愚者的轮舞 #1

作者:Baine
2016-07-15
5 5 4

授权声明

indienova 得到会员 Baine 授权,将开始连载反映其 TCG 作品 War of Kingship 世界观架构的小说《愚者的轮舞》。

01.帝王之城(池现)

池现是第二次来帝都。他并不喜欢如此大的都市,也不喜欢权与力的浓烈气味。他只是顺便路过帝都。原计划落脚一天,直接就继续行程,但自己的物资并没有补充好,他赶上了一个大型的节日,旅行者太多,商店全部脱销。

池现并不了解这个城市,所谓的四都之首,帝王之城。四个王权的首都,分别是南方无色海底的海王之城塞尔塞塔,西方赛格拉姆丛林中的兽王之城奎曼莎,东方洛兰盆地的永恒之城纳比斯,中部平原的帝王之城帝都亚萨。池现曾去过一次奎曼莎,他更喜欢那样亲近自然的城市。

如今的亚萨已经是四大王权中最为繁荣最为壮大的都市,它是诸神庇护之地,在持续了近百年的大海难中,整个帝都亚萨都笼罩在神迹一般的巨大结界之中,并未受到一丝损害。人们说,那是主神“秩序”赐予的神迹。从那之后,每十年的王权更迭,王权继承者都将在亚萨受命。

darling

不过对于池现来说,现在的亚萨,就是一个因为节日而阻拦了他继续前进的地方而已。阻挡他的不是小型节日,而是每年仅有一次的,持续一周的,帝都商会。

帝都商会邀请了全世界的商队来到帝都,这一周内是免除税收的,对于刺激大海难之后的经济起到了不可小视的作用。为保证公平,所有的参加商会的商家在商会开始前一周之内,不可以售卖任何商品,本地的商店在这一周之内也不可进货,只有等到商会开始,人类的王敲响亚萨城最高处的钟时,才可以开始进行售卖。

现在距离商会开始,还有两天。也就是说,池现不得不再等两天的时间才能买到足够的装备和物品,

池现庆幸自己出来带着的干粮是足够的,现在一个面包的价格已经翻了五倍,这样吃两天的话,他可承受不起。

出城也变得十分困难,亚萨的关卡检查十分严格,守卫日夜交班的审核着进城出城的商人,长队永远都能排两条街。池现没什么事情可做,他不喜欢逛街,但此时也只能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晃悠,累了再回旅店睡觉。

街上是很热闹的,虽然商人不可以售卖商品,却可以提前摆摊准备,不少的商人已经架好了自己的帐篷和摊子,忙忙碌碌地把自己的货物整理分类,思索着这一次商会可以给他带来多少收入。

池现一直从中午逛到傍晚,百无聊赖,一个人跑到城墙上去看着仍然排着队准备进城的人们。千千万万个人,像蚂蚁一样在地上爬,这幅情景并没有让池现感到什么不自然。

然而就在夕阳笼罩着亚萨之时,橙色的光把人群拉出细长的影子,摇曳不定如同鬼魅。云层带着血一样的红色一直蔓延到天边。在那一刻,池现似乎感受到了什么。

那种带有某种颤栗的,冰冷刺骨的恐惧,在一瞬间传遍他全身,又立刻消失。然而池现感受到的并不止于此。那并不是什么突变所能带来的剧烈感触。而是沉积已久的情感,似乎只是在等着某个时刻的到来。

“喂!你是什么人,不知道这里不可以随便上来么?”一个粗犷的男性声音从池现背后响起。那是一个穿着守城卫兵制服的男人,手里的是仅有城墙守卫才会装配的精致长枪,并没有拿盾。

city_guard

“哦,我马上走。”池现并不准备跟这些军爷多惹麻烦,果断地选择了回头走向下城墙的楼梯。
  
“我有说过让你走么?”那个守卫的声音让池现不悦,不过他还是转过身来,微微低下了头,问道,“还有什么事么?”
 
守卫似乎对池现并没和其他人一样对他恭恭敬敬而表示相当的愤怒,冲上去一把抓住池现的领子:“一个外乡人,鬼鬼祟祟的跑到城墙上来,我就算现在捅了你,也是说得通的。”
  
“那还请军爷放我一马吧。”池现抬头看着这个比自己高一头的守卫,他的冷静让守卫更加愤怒,不过池现已经握住了拳,他仍在忍耐。
  
尖叫和嘈杂的呼喊声在城墙下响起,守卫一惊,向下面看去。一个商人带来的售卖的利齿猎犬不知道为何挣脱了绳索,那种生长在荒原的猎犬比狼还要凶猛,此时商人正一脸焦急的看着它没有训练好的野兽缓缓的逼向旁边的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发出一声尖叫倒在了地上,吓得已经忘记了逃。
  
“切……”守卫松开了池现,单手拄着城墙的栅栏,一跃而起直接跳过了栅栏。
  
池现愣住了,这个城墙有五十米高,如果是人类的话,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安全的着地。然而那个守卫就是那样毫不犹豫地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接下来的场景在场的人都印象深刻。一个高大的身影如同从天而降的利刃,准确地落在了猎犬的身旁,长枪直接洞穿了猎犬的头,刺入地面。那个守卫保持着一个半蹲的姿势,看上去轻车熟路的化解了从五十米高空落下的力量,他稳稳地站了起来,枪尖一挑,将猎犬的尸体扔回商人的身旁。
  
又有四个守卫很快的围了上来,他甩了一下粘在枪尖上的血和脑浆,厌恶地看了一眼已经吓得不敢说话的商人:“带着没有训练好的猎犬进城?带去监察室。”
  
围观的众人只看到了这个守城士兵所具有的不同于人类的强大,而池现却看得更加清楚明白。
  
在他落地时,地面上展开的那种暗色的纹路,虽然只有一瞬,但并逃不过池现的眼睛。
  
那是魔法没错。

ghost_river_midnight_magic
  
帝都的士兵都是经过魔法师加持的,这种传言池现今天亲眼看见了。他也明白了为什么这样人员嘈杂的商会,每一次都能办到无一人死亡,从未发生过任何叛乱和暗杀,更不要说小偷小摸和抢劫。
  
亚萨的士兵,每一个都是以一敌百的强大。这也就是为何亚萨被称之为帝王之都的原因。
  
但池现此时更加明确地感到了不安。并不是因为看到了战斗力超群的守卫,也不是因为看到了刚才细微的混乱。
  
帝都近乎完美地被守护在规则与力量之下,怎么看都是无懈可击的。但池现却感觉他身处之地是在山顶尖峰上的一块巨石,以出乎意料的平衡承载着上面的一切。
  
但那不是真正的平衡。那是脆弱而岌岌可危的,幻想。

守卫们押着那个不走运的商人离开了城墙下,池现也在他们忙碌的时候选择安静的溜走,他并不想再招惹什么其他的事情。离天黑还有一会儿,过了今天,明天的午夜,钟声就会响起,帝都商会一开始,他就抓紧买了东西离开。
  
池现一直在旅馆睡到第二天的中午,他起身洗漱了一下,收拾好了自己的巨大的背包,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旅费,看起来补充了物资之后应该还能剩余不少。走到旅店楼下的时候,池现发现就餐的人少的奇怪,只有零星的几桌坐着看起来是刚到帝都的人。
  
街上所有的地摊都盖着布,商人都似乎在帐篷里睡觉。加以思索之后,池现稍微明白了情况。因为帝都商会开始的一刻是午夜零点。钟声敲响,就证明盛会开始,人们并不准备在第二天早上才开始售货购物,而是从零点开始,如同狂欢一般的迎接这次商会。
  
虽然街上并没有什么平民和商人,巡逻的士兵却远远多过前几天,在各种街口都站着重装的守卫,巡逻队也不断的穿过主要的街道。氛围似乎变得十分紧张和焦躁,池现非常厌恶这种气氛,他回到旅店,吃了一些干粮,又躺回了床上。
  
池现很节省地选择了走廊最深处的小屋子,应该是一个旅店最边角的房间,窗户小的可怜,并不透气通风,但池现并不太在意。他只想这样什么都不做地度过这几个小时。
  
他这次出行的目的地是洛兰盆地边缘的一个小镇,由于近一个月以来都以急行军的方式在行走,从未在路上耽搁时间,他原本可以提前半个月到达那里。虽然现在耽搁了三天,对于池现来说并没什么特别大的问题,但他并不喜欢耽搁时间。
  
夜晚如期而至地降临,街上的灯尽数点亮了,所有商人都精神抖擞地摆出了自己的货物,激动地等待着零点的到来,广场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盛会终于要开始了。池现坐在旅店门外的座椅上,等着钟声响起。
  
距离零点还有半个小时,广场中心的高塔下已经聚集满了人。无数的灯不知疲倦地照耀着整个广场,亮如白昼,高塔顶也站上了一圈身穿银色铠甲的守卫。人群中唏嘘声不断:“看呐,那就是亲卫队。”“全身的铠甲可都是亚拉斯精铁铸造的,价值连城的宝贝啊。”“好看有什么用,抗打才行啊。”
  
官员们都陆续出现在了巨大的高塔顶,各自站在属于他们的位置上,年迈的祭司在所有官员都到齐之后缓缓的踱步而上,走上了高台的前端。他扫视了一下下方的人们,苍老的脸上看不到什么情绪。在他高举手中权杖之时,人群中的声音戛然而止。
  
——就要开始了。
  
一个声音在池现脑内响起,池现并没有在意,他只是向广场边缘的商家走去,准备在第一时间买齐自己要的东西。祭司的祷告和其余神官的仪式池现没有兴趣去欣赏,他只是等着最高王权者的出现,敲响那个高塔之上最大的钟。
  
祷告的咏唱散去之后,神官们都纷纷退下,祭司转过身,所有的守卫一同单膝下跪。两排守卫开出了一条道路,一个身穿白色戎装的身影出现在了道路的尽头。
  
那个人从高塔的楼梯缓缓走上,一直走到祭司面前。
  
那就是人类的最高王权者,人类之王,奥德里奇·艾鲁迪恩。大海难之后第七位人类的王权者,如今已经在位五年。广场上的人因为距离太远并没法看清奥德里奇的脸。不过他们仍能感觉的到不同于祭司出现时的那种巨大的压迫感。
  
祭司仅仅是抬起了权杖,人们就必须闭上嘴安静下来,那并不是什么习俗,而是一种具象化了的情感,每个人都不自觉的做出了那样的选择。
  
然而奥德里奇出现的一刻,大家都纷纷地单膝下跪。那是由内心而发的某种情感。奥德里奇的本身似乎就是“威严”的具象化,不容反驳。
shot_1300634495
  
祭司将手中的权杖恭敬地托给了人类的王,在奥德里奇接过权杖之时,祭司也单膝下跪。
  
没有言语,没有声音,整座城市已经有近百万,此时没有一个人敢说任何的话。奥德里奇挥手示意所有人可以起身,大家才缓缓地起身。
  
接着他走向了那个巨大的钟,钟下是由精密的仪器所连接的钟摆,那一刻,所有的人都如临大敌一般的等待着。
  
奥德里奇推动了那个杠杆,随后钟塔的齿轮接连的开始了转动。钟声终于如期地响起。巨大的钟声在一瞬间传遍了整座城市,人群中也爆发出了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
  
商会开始了。
  
天空之上炸开了无数的烟火,欢愉的气氛迅速的传递到了每个人的身边,池现也如释重负的开始选购他的物资。
  
然而震耳欲聋的烟花爆炸声中似乎夹杂了其他刺耳的声音。池现注意到的时候,在他视线能够触及到的城墙一方,竟然冒出了流星一般的红色火光。那些火光重重地砸在了城墙之上,瞬间将无比厚重的城墙砸出缺口,轰鸣声和地面的震动传到他耳边的时候,火光已经包围了整座帝都。
  
“袭击?!”池现惊讶的看着那些火光,人群中的声音从刚刚的欢呼变成了尖叫和不断的奔逃,变故过于迅速,他并没有很快能够理解。“难道因为加强城内的防御,没有去管城外的防守么?”
  
池现很快便否认了自己的想法,虽然奥德里奇这个名字只是一个代号,每一位人类之王的名字都叫做奥德里奇,但目前在位的这一个,能力之强是前所未有的,他虽为战士出身,却善用各种资源和人才,统一了整个亚萨势力。远比旧王精于权术,接管了血月教派,培养了黑风军,接连在三年内把周围的大部分游民和小国也吞并。外交方面更是出色地拉拢了驯龙者与凡骨族,西荒的叛军一直被赶到荒漠深处,几乎无还手之力。防守疏漏这样简单的连池现都能想到的错误,奥德里奇绝不会犯。
  
高塔之上的官员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够呛,但毕竟训练有素,很快便开始了应急预案。奥德里奇显得异常冷静,走到了祭司的身旁,看着不断袭击着城墙的火光。
  
“是两百个龙骑兵,分成了四个队,正在不同的方向对城墙发动了攻击,应该是采用了某些障眼法,躲过了我们的哨所。”哨兵飞速的跑到奥德里奇面前,跪着汇报出敌袭的情况。
  
“没有飞龙?”奥德里奇轻蔑地笑了一声。
  
“已经确认过了,都是西荒巨龙,没有飞龙。”哨兵回答。
  
奥德里奇转身,看着混乱的人们,开口说道:“都冷静下来。”
  
那句话震耳欲聋地传达到了每一个人的脑海里,奥德里奇并没有使用任何池现所能意识到的技术,看上去只是普通的说了句话而已。
  
“亚萨乃神佑之城,永不覆灭。”人类之王缓缓地说出了一句话,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无形的力量像是毫不留情地摧垮了人群中蔓延的恐怖情绪。所有人都不再惊慌,不再尖叫,男人们开始自发的保护身边的妇女和儿童,商人们将商品整理收回,城内的士兵开始引导广场上的人疏散。
  
池现也被刚刚那种力量所震惊了,那不是命令能够达得到的程度,他终于理解了所谓王权者,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他们是定义,他们是规则,他们是不可反驳的,“绝对”的实体化。
  
“告诉所有的兵将全部远离城墙。”奥德里奇对传令兵说出了命令,传令兵领命之后迅速的离去。奥德里奇拿出怀表看了一下,从商会开始,只过去了十分钟。城外的攻击并没有停止,地面不断的颤栗着,城墙在火光的冲击中岌岌可危。
  
西荒巨龙是一种被用作攻城武器的巨龙,驯化西荒巨龙的技艺难于登天,不过对于奥德里奇来说,没有飞龙可以直接突破城墙的防线,就丝毫不足为惧。亚萨乃神佑之城,奥德里奇在心中这样说着。士兵们都迅速地退离了城墙,奥德里奇用权杖敲击了一下地面:“我是万物之理,任何力量在我面前都将自取灭亡。”
  
细微的震动在奥德里奇的脚下产生,像是打开了什么的开关一样,从高塔上蔓延而下的是发着青色光芒繁复交错的回路,回路展开的速度极快,几乎是在一瞬间覆盖了整个亚萨。池现明白这是什么,这就是在大海难中保护了整个亚萨城的那种力量,所谓的神佑。
  
“嗡”的一声,淡青色的光以一个半球的形状笼罩了整个亚萨。轰击声戛然而止,所有的火光再触碰到这个屏障的一刻都消弭了。而这个半球并没有静止,而是不断的扩大,城外围着的两百只西荒巨龙都悲鸣着开始疯狂地后退,他们背上的龙骑兵无法操控这些恐惧的野兽,陆续被摔了下来。然而那些巨龙的速度远比不上屏障扩展的速度,屏障像是岩浆一般,所过之处,巨龙如同融化的黄油一般被抹除了巨大的身躯。
  
亚萨结界,守护着帝都的第一道防线,帝都并不需要重兵把守在城外,也不需要任何其他城镇的兵力支援,因为有亚萨结界的存在,任何攻城的手段,都只能说是徒劳。那是由百年前的代行者们传承下来的恩赐,任何种族都无法达到的科技和魔法融合体,王权的象征。
  
“以为在这种时候能有一丝胜算么?”奥德里奇满意的看着停息的火光和攻击,他并不担心什么,商会仍会继续,一切都不会有什么改变,这次攻城只能说是个小插曲,无论他们在远处还滞留了多少兵力,在这样的下马威之后,都只能作鸟兽散了。
  
毕竟无论是谁,攻击拥有结界的亚萨城,无异于以卵击石。
  
“吱呀”的一声从天空中传来,人们又重新抬头看着笼罩着他们的亚萨结界,奥德里奇也愣了一下,并不知道这个声音从何而来。变故是在一瞬间发生的,结界瞬间变了颜色,从淡淡的青色变为了暗红色,回路像是鲜血一样爬满了整个结界。
  
“这是……”奥德里奇眯起了眼睛,他从未见过结界有过这种反应。
  
他的喃喃自语还没结束,一道光柱便从结界上重击到了地面上,光芒散去时,被击中的那一处无论是人还是房屋都被燃烧殆尽了。
  
紧接着,无数的红色光柱暴风骤雨一般疯狂的泼洒在了地面上,爆炸声和火焰充斥着池现的双眼。
  
“这是怎么……回事……”池现并不理解这时的变故,他身旁的商人一声低呼才让他反应过来,一道光柱从他头顶上迅速的击下,池现抬起了一只手,像是要接住那道光柱一样。
  
“Hs Alnosa……”他低声说出两个词,无人理解的语言化作了巨大的力量在一瞬间爆发出来。
  
“滋”的一声光柱撞击到了一个白色的小型屏障之上,池现闭着眼,全力的抵抗着这个光柱。他旁边的商人更是已经蹲下准备接受他的死亡,然而光柱的力量远比他想象的要强得多,的确是由亚萨结界直接驱动的某种力量。
  
在池现苦心经营的白色屏障出现裂痕的时候,红色光柱才慢慢散去。他一下倒在了地上,拄着地面,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下。就在这时,他发现冲击声消失了。抵抗着胸口如同焚烧一样的痛苦,池现缓缓地站了起来,他接下来看到的场景,令他永生难忘。
  
天空上的红色屏障逐渐变淡然后消失。而地面上,整座亚萨城,已经满目疮痍。尸体,鲜血,肉块,以及哀鸣。火焰和烟尘不断的靠近池现,但他已经忘记了如何去转动身体。
  
仅仅是一瞬,他除了听到的尖叫与哭声外,视野之内再也看不到任何活着的人了。能看到的,只有死亡与痛苦。而那个瞬间对于池现而言又太过突然,无法反应的大脑甚至停下了这一刻的时间,让他能够仔细的,毫无遗漏的观察着、倾听着、感受着那铺天盖地的:

死亡。

beerhenge
  
守护了帝都近百年的亚萨结界,背叛了人类,同时也终结了神佑之城的不灭传说。

  
“我给予你权,你必以权守护弱者,我给予你力,你必以力贯彻戒律。给予傲慢者失败,给予叛逆者惩戒,给予负罪者宽恕。一切荣耀、权利、力量都属于我,也必将由我赐予你。”
  
在远处的黑暗中,一个声音缓慢地念着手中的古卷。

“是时候了。”

Baine 

一颗…赛艇?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至尊小夜猫 2016-07-17

    船可载舟,亦可赛艇。

  2. Randiris 2016-07-17

    哦!不错!
    主角为什么会魔法?
    为什么说亚萨结界背叛了人类?而不是有人从中作鬼?
    安逸使人倒退?
    主角之后会获得什么能力?又何去何从?
    挺期待后面会讲什么的

  3. Randiris 2016-07-17

    “手里的是仅有城墙守卫才会装配的精致长枪,并没有拿盾。”····如果你说长柄斧我都觉得没啥- - 还有右手的是啥

    • Baine 2016-07-17

      @Randiris:那个枪兵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他的原画我还没画,近期会画出来然后修改配图啦。

      亚萨线是整个小说的核心,亚萨覆灭也是整个阴谋的核心,而且那个阴谋远远比杀几万个人要更一颗赛艇的多,期待的话记得看接下来的章节。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