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自足 VS 缘木求鱼

作者:ayame9joe
2018-01-19
9 3 2

Labo 推出之后,全世界的玩家都在吹爆。我想我能够明白那份热情,实际上我也能体会到,只是我想知道更多。

直到晚上听到马世芳对于陈升专辑《归乡》的访谈,升哥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我不太明白)世界为什么要一直那么快地向前走?大意如此。那个瞬间,某些东西连成一处。

实际上说,众人恶搞的游戏历史发展的确也从某种程度上反应了事实。


实则我从来不怀疑任何企业或个人的创意(一如既往,这是 Labo 公布之后我们给予 Nintendo 最多的评价)。满屏的 Nintendo 赞歌之下,我宁愿相信,没有给出任氏答案(标准或者令人意外),是因为我们并没有面对足够好的问题。

世界运转越来越快,速度令人晕眩,我们已经无法停下,似乎本能追逐。无奈,过往事实就在告诉我们,更好总在前方,总在我们还未到达的地方。从理性来说,这看起来根本不是一场能够赢得的胜利,遑论其中细节问题种种,但忙乱于追逐本身,我们根本无暇顾及。这套哲学落到游戏产业,某种程度就成为了技术备战,光影到 MR,无不如此。

这个公式简便、易行,更高、更快、更强,这简直就是人类的天然追求,何须反思它其实是个无解的问题。

在这个前提之下,退回到自然状态或许是某些清醒或者试图另辟蹊径的人的选择可能。


李如一在知乎想法中写道:

越来越多人意识到必须从屏幕中走出来了。不是 AR,不是全息投影,而是摸、触感,说话时眼睛看着对方的眼睛。

无疑我是赞同这个“想法”的。但我更愿意相信,Nintendo 并不一定是在这样的前提(“我们需要从屏幕中走出来”)下给出了这个答案。让我彻底发想一番,如果一切颠倒过来,或许 Nintendo 干脆以为,我们没有必要走入屏幕之中去呢?


我们需要从屏幕中走出来,是一个略带执拗的痛苦命题作文。

我们没必要走入屏幕之中去,则是我本自足,何必外寻的信心。


 Nintendo Labo 这样的产品来看,我愿意相信后者。


又或者,屏幕内外,本来并不是问题的核心。我们没必要走入屏幕之中去,是因为趣味本来就不在屏幕内外。趣味与屏幕是两个维度的事情。为什么我们会认为技术进步就能够拯救人类呢?


让我们扯得更远一些。


前段时间,Steam 上架了一款只有几分钟流程,也其实没有什么交互动作的免费作品 A Raven Monologue,不只是因为免费,它得到了不错的评价。indienova 在发售前做了前瞻,昨天又将其选在 Indie Focus 之中做了推荐,机核等也做了安利。


这次我觉得有趣的地方在于,游戏本身出色的内容战胜了玩家对于游戏形式执着的期待。评论之中玩家讨论几近于无,但意境深远的叙事,而很少针对流程(短),(无)交互,(不是)游戏。与此同时,A Raven Monologue 制作团队前作 Banyu Lintar Angin - Little Storm - 尽管也获得了好评,但评论不乏 ppt 的善意揶揄。

当然,这是玩家口味变化的结果,但某个角度来看,这或可充当内容至上的佐证:当我们表达对于游戏形式不满的时候,我们其实在说这个作品本身并不够吸引人。以为更加“游戏”就能够成为一款好的作品,实在像是“以为写首好歌就能抬起头”。与误以为“技术 = 好玩”故而转去追求技术一样,乃是一种缘木求鱼。若要避免如此,则需持有一份趣味不在技术,不在形式的自信。

ayame9joe 

兴趣广泛,技能拙劣,准备当一辈子的艺术系新生。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树册 2018-01-20

    规则走到底,是近似无规则的规则,它或许很细微,或许很庞大,它是我们所理解的一套基于我们梳理过的系统,像是“内层,”但它还存在着无数可能,像是“外层,”外层是玩家所创造的可能,亦或是除去原体外的一切创造,外层改造着内层,使规则变得不一样,或使之偏离原来的轨道——这是一首我自认为的游戏“诗。”

    玩过那款“乌鸦先生”的游戏,我不管作者制作这个游戏的目的是在于“叙事,”还是“表现方式,”还是“简单,”我不管作者出于何意制作这款游戏,它又有什么传达给我们的隐喻或表达,我只在这款游戏的过程中,臆想着那些通过鼠标点击,键盘翻页的小按钮,它们如果更有趣一点,就是一个不起眼的按钮,或许也能有不可思议的表现,但它们不是服务玩家,或者是带给玩家任何“视觉交互,”它们仅仅是更有趣,也不是玩玩具的有趣,不是所谓交互的有趣,它们是能让我们欣赏到“游戏”的玩弄本趣,趣而有味的有趣(就像欣赏音乐一样),但是回到现实,乌鸦先生讲完了故事,也就仅仅如此。

  2. tnl 2018-01-22

    这些纸壳子不会那么好用的。
    说到底,这些东西甚至不是第一次出现。大概是花上五六百块钱,买到一些用线连起来勉强能动的东西。(任天堂可能把它设计得更好更耐用。)除大友外大概不会有人沉迷发掘出什么新鲜的东西。对于小孩子而言,玩上几天大概就会把 Switch 还给爸爸吧?
    当然,我对这产品一点都不悲观。这可以是个很好的大人买游戏机的借口,因为它简直不能再直观。就像小霸王本体下面的那排键盘一样直观……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