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教育:误解、捷径与性价比

作者:ayame9joe
2018-01-04
13 9 1

indienova 制作游戏相关院校专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期间,这一专题亦获得了大量学生与开发者关注。不少朋友留言,表达对于这个专题的兴趣,或者询问更多相关问题。教育是产业的基石,也预示了未来,不少人愿意以此为契机寻求方法。

当时启动这一项目的目的部分也在于此。

在我看来,中国游戏市场的繁荣多少存有虚假因素,且不论同质产品对于市场的不良影响,仅就独立游戏而言,炒作没有任何意义。我们看到的现状依然:真正优秀的作品数量太少。这并不只是因为玩家眼光太高。我们不缺真诚与想法,就落地而言,中国游戏还有太长的路要走。

国内市场积淀主要集中在系统设计,独立开发者更多依赖于自身某一方面的技能再进行拓展,许多时候事倍功半。一些企业招收应届毕业生之后需要培训 3 - 6 个月才能正式投入工作,教育匮乏以及与产业之脱节由此可见一斑。

问题错综复杂,解决方法难于一蹴而就,教育并不是唯一的答案,但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一种捷径。

误解

不过大众显然对于游戏专业有着许多误解,即使他们没有像对于电竞专业那样取笑。

我们无法否认这些误解本身的确实。国情作为任何讨论的宏观背景,我们对于教育本身天然存有质疑。游戏教育目前缺乏人文层面的熏陶。我们当然亦深知,即使是被看作先进的西方游戏教育体系,制作与研究也确乎存在割裂。——但这更多是教育对于产业的回应,也并不是大众对于游戏专业评价的来源。如果仔细品读,不难看出,经由折射,这样的信任危机某种程度更来自于了解缺席。

当然在此,由于已经有了虽然并不足够的游戏院校专题在前,我并不想重复普及工作,而是更想提出两点看法。

讨论教育的价值从来不应以不世出的天才作为衡量标准,因此,也完全没有必要将 Jonathan Blow 可不是游戏专业毕业生当做一个论据。如果北美游戏教育已经为产业大量输送人才,这些人才经过产业检验与洗礼之后,部分独立单干,又事实上成为某些独立游戏的中坚力量;那么,我们完全可以肯定地说:教育的力量正在于此。

我们亦无必要片面夸大学科发展之中的问题,否认已有的成果。游戏行业历史不到 50 年,理论与实践都在不断变革之中,学科建设更是需要产业、制度等一系列支持。但应该意识到,到了现在,真正意义上的小白鼠已经很少,即使国内院校面临太多问题,也更多与国情有关,而非游戏制作还没有总结出自己的元素周期表。——是的,我们的西方朋友向来擅长找到各种问题的解决办法,科学主义的根本就指向于此。现代电子游戏作为西方产物,早就不是灵光一现的创意工坊,而是有着实在的方法论。这也是游戏教育的基础所在。

捷径

专业教育的确并非进军游戏产业的唯一方法,但无论如何,制作游戏脱离不了目前已有的理论实践。即使是我们推崇的大师,他们也获益于前辈的工作。从事一门行业之前先去进行文献查找,毋宁说更是一种好的习惯,而非需要诟病。实际开发者对于知识与技能的渴求正来自于此。之所以把直接就读相关专业看作一种捷径,是因为其相较个人摸索更加系统,同时以项目为核心推动,并辅以学校的资源与人脉。

性价比

当然,要攀捷径必有付出,除了申请过程之中的劳作与硬件要求之外,学费等亦是巨大的经济成本,虽然可以通过转战欧洲等方式压低。更不用说时间花费。这对于学生群体可能无须考量,但如果是工作之后继续深造,则可能要比经济成本更加苛刻。与 Butterscotch Shenanigans  团队的陈适沟通这个问题时,他提出性价比的考量是我认为相当重要的一点。

对于普通的求学者而言,就业显然是性价比的重点。而况,就游戏制作本身,由于项目经验的重要,就业在某种程度上可说是教育的延续。遗憾的是,作为国际学生,中国毕业生在外就业严重受到海外政策的影响。NYU 毕业生戚本刚在知乎想法晒出的求职历程一定程度地展现了进军 3A 的困难。但蛰居小工作室并不是“坏”的选择。国内大厂也向留学生敞开了怀抱。我相信这些学生一定会以各种方式对于国内环境施加影响。

况且,究极考量性价比的话,自我提升本身最为关键,而这甚至不仅游戏开发技能所能包含。在我与同事 Luis (他本人毕业于法国游戏院校 ENJMIN)讨论海外院校国内认可程度的时候,他睁大眼睛说:The experience itself is valuable. 没错,不管外境如何变化,你总是自己最重要的作品。

但也只有你了解游戏专业的项目教育是否适合你。或者,为了达成“我要做游戏”的目标,你到底欠缺什么。你需要判断游戏教育能否补足你的短板,或者给予更多收益。甚至于,每个想要做游戏的人,其背后的想法实际各有不同。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