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游记」第一期:独立游戏创作与生活的平衡(厦门篇・上)

作者:Lefland
2021-07-07
33 6 18

厦门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在厦门呆了两年的时间,对这里还比较熟悉。

厦门也算是独立游戏以及游戏产业比较多的城市之一(北上广深、成都、厦门、杭州)。

这里的气候很好,经常是晴朗的天气,日照非常的充足,空气也不会很潮湿。

岛内的房价很高,所以导致不管是租房还是日常的生活成本都偏高。

这里的食物基本都是基于闽南菜系,食物偏清淡,偏甜。

这里很少吃辣,厦门的辣度有一种独特的单位,“厦门辣”——介于不辣和微微辣之间。

我很讨厌厦门的食物,无法接受这种没有调味的烹饪方式,平时吃的最多的是各种连锁的餐饮品牌。

而或许正是饮食上的差异和地域的问题,让厦门成了福建游戏人的聚集地——能够选择长期留在厦门工作的,多半都是福建人。

福建人的落叶归根是刻在灵魂上的,就算不是回家乡工作,那么至少也应该是在福建以内——福州或是厦门。

作为一个回不去的东北游子,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理解落叶归根的观念。感觉故乡在我读书离开的那个瞬间,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只存在于记忆中的东西。我发觉我已经不再属于那片土地了,于是便开始在这世间流浪,寻找一个新的地方,生根发芽。

终于离开了厦门,发誓再也不会回来了。如果说一定要有什么值得留念的话,那大概就是海边夏夜的风和摊子上刚做好的海蛎煎。

(一)游戏诗人

最早知道杰克,是在某个社交平台上。我看到有人每天都在打卡自己的独立游戏开发,我就很好奇这个人到底在做一个怎样的游戏。后来有一天,他更新了一条自己游戏上架的动态。那个游戏,叫《忍者明》。一个平台跳跃游戏。

对于平台跳跃游戏,我一直是又爱又恨的。在这个类型中不乏有马里奥,蔚蓝这种平台跳跃神作,也有空洞骑士这种类银河城游戏。但是同样的,由于平台跳跃的制作门槛比较低,在 Game Jam 中,也一直是一个非常泛滥的游戏类型:Game Jam 上的平台跳跃游戏的同质化很严重,质量也良莠不齐,时而超神,时而超鬼。这种类型的游戏极其依赖美术的包装和关卡的设计。我也曾在初做游戏时踩过几次平台跳跃的坑,以至于我后来发誓,再也不做平台跳跃游戏了。

《忍者明》在平台跳跃的基础上增加了“飞雷神”的操作,也就是玩家丢出飞镖后,可以传送到飞镖的位置。后面的关卡设计就基本围绕这个能力来展开。后来我也体验了一下《忍者明》,发现这个游戏对操作的要求极高。在死了几十上百次之后,我退出了游戏。我作为一个手残,并不适合玩这种特别需要操作的游戏。

后来也是机缘巧合,听说他来厦门找了工作,便约了他聊一聊。

杰克以前是做电脑相关生意的,做这方面的生意也是因为从小就喜欢游戏。然后也是因此很早就开始接触了编程,自学相关的内容。再后来开始自学做游戏,并且最终完成了《忍者明》。在自学做游戏的几年里,几乎没有什么收入,但是杰克的家属一直支持着他去做自己的事。在完成了《忍者明》之后,杰克开始寻找厦门的工作:因为他的家庭就定居在厦门。寻找工作的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也有面试官质疑他的能力。但是其实对游戏开发人员来说,不应该只看履历,而是应该看这个人能做什么。

《忍者明》获得了一些还不错的成绩,这让长期没有收入来源的杰克,可以回一些血。购买他游戏的人中,有很多是来自社交平台的玩家。在任何一个渠道上有一个长期的内容创作,一定是有所回报的。现在也有很多独立游戏开发者,通过 B 站等渠道宣传自己的游戏或是积累一个粉丝群体,这些对游戏的宣发而言一定是有用的。但是还是要注意投入与收益,成功不能复制,量力而行,点到为止。

《忍者明》用的是 Unity 的免费素材。在游戏制作的前期,资源商店的内容足以应付独立游戏开发者的全部需求。虽然商店的素材可能会导致你的游戏的美术和别人的游戏重复,在宣传上有些吃力。但是这依然是一个很好的做独立游戏的方式。在没有办法解决美术问题的时候,考虑先用免费素材把游戏做出来,在后续有条件了以后再去更新美术资源。在前期不用太纠结于美术表现和世界观的问题上,先让游戏能运行起来才是最重要的,除非你的游戏非常依赖美术和世界观。

《忍者明》在发布后,也成功的找到了一起合作的人,美术更新的工作也提上了日程。这是一个很适合独立开发者的路线。当然,这很依赖游戏本身过硬的玩法。现在尝试做有趣机制的独立游戏越来越少,同质化问题也在独立游戏圈中泛滥。很可能去掉美术表现,我们都很难把它和其他的游戏区别开来。

于我而言,比起程序员,杰克更像是一位艺术家或是诗人。他有自己的游戏理念,并且通过游戏去表达。“做游戏并不需要什么理由,可能因为某些契机就去做了”他做游戏的动机,和他平时的发言一样的直爽。

《铁蛋》是杰克在做的一个新游戏,游戏的类型是平台跳跃+横板射击。杰克也经常在社交平台上更新自己的进度。我也希望能够早一些看到一个完整的 demo。

问起未来,杰克说打算先安稳的工作,然后业余时间开发新的作品以及翻新《忍者明》的工作。

后来,听说杰克已经在做主程了。从自学编程到游戏主程,这大概是我今年听过的最赞的故事了。自律的人,一定会收获属于自己的橄榄枝。


如果你觉得冷,

我背着油汀经过你。

我穿过阴冷潮湿的小巷子,

烘热竹杠上的被子,

我放下油汀,

它蹲回角落里,

谁也温暖不了。

——杰克有茶《我背着油汀》

(二)“烂梗之王”

本来只是想联系一下杰克的,结果我被杰克推给了孔达——大笨狗游戏群的群主。

孔达是留学后一直在国外工作,最近才回的厦门——他本就是厦门人。业余时间一直在经营大笨狗游戏群,然后做一些自己的游戏,也在试图做一个 B 站的 up 主。

孔达做独立游戏是出于爱好,这种爱好也没有一定需要去全职做独立游戏的程度。他在回国后依然在外企上班,没有加班,有充足的业余时间做自己的事。试图经营 B 站的 up 是为了给独立游戏的宣发找一条路,但是现在还在起步阶段,道阻且长。

因为孔达的家就在厦门,所以他也没有什么大城市生活的压力。唯一可能会有压力的,就是可能已经到了,需要去思考另一半问题的年纪了。

平时和他聊天时,烂梗连篇,活跃气氛效果一流。是圈内当之无愧的“烂梗王”,这让他的形象十分的平易近人。

因为经营独立游戏群的原因,他也认识了很多独立游戏圈的人,包括一些海外归国的。这让我突然感受到了国内独立游戏人构成的多样性,中国独立游戏人的规模可能比我想象中还要庞大的多。

聊天时他也经常和我聊起他和别人讨论的一些东西,也经常有些让我惊奇的事情和想法。这种感觉非常的奇妙,那些我可能从来不会见到的人的思想,正在影响着我。这便是人与人之间的连接的某种桥梁吧。所以,多见一些人,多聊一些东西,始终是有益的。

孔达组织了几次群里的 Game Jam,人数不多,规模比较小,大部分都是参与者在业余时间做的。举办了几次,鸽子比交上来的作品还要多,后来就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了。大概和我之前组织 Game Jam 时遇到的问题一样:这种没有任何回报的微型群内 Game Jam,是否还有它存在的意义?今年的各种 Game Jam 活动也非常之多,除了 CGJ,GGJ 这种传统的定期活动,各种游戏行业内的公司或者组织也在做各自的 Game Jam。 打工人本就不多的周末,显得很捉襟见肘。

Game Jam 应当是一种促进人们思考和创作的游戏形式的活动,但是同样的,Game Jam 也会占用参与者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对开发者本身的体力,能力是一种很大的考验。作为一种国外传过来的活动形式,占用一整个周末的 48 小时的极限开发,对国内加班严重的游戏行业上班族而言,是不是有些太过吃力。曾经有过一次,周五下班开始做 Game Jam,然后做到周天的晚上,然后周一又要去上一周的班的惨痛经历。那还只是一次线上的 Game Jam。总之,Game Jam 是一个很棒的活动形式,但是还是点到为止,参赛者和举办方也都不必太过功利,大家玩的尽兴就好。

孔达之前做过一个玩家编写 AI 的回合制战棋游戏,上架了 steam。不过他把游戏设置成了免费游玩,想的只是做一个完整的流程,也没想着让游戏卖钱。然而免费的游戏其实并不会提升游戏的玩家数量,人们对免费的东西总是不够关注,也不会珍惜。就算只设置一个很低的价格,也比完全免费要好。只有这样才能让你真正知道自己的游戏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和水平。不要幻想游戏免费就会有大量的玩家来玩,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孔达也有在尝试做一些自媒体相关的内容,希望可以通过自媒体的影响力,给自己和一些熟悉的小伙伴做的独立游戏,多一些宣发和传播。但是这方面的实际收益可能非常的低,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放在视频节目的制作上。这不是一个一边上班,一边做独立游戏的人可以有时间去考虑的。我后续可能也会考虑出一些内容,分享一些内容,积累一些资源。但是也是以个人创作的形式,不会朝自媒体的方向走。

和孔达聊起未来的计划,他说他正在和别人合作一个项目,他负责游戏的程序。孔达这种一边工作一边做独立游戏的状态估计会一直保持下去。能够在工作与独立游戏之间找到一种平衡,确实是一种很棒的状态。

希望多年以后,我们依然是当年那个喜欢游戏的少年。

(三)关卡“萌新”

我和满天认识了快 4 年了。

最早是在独立游戏的群里面认识的,因为在群里比较活跃,也比较聊的来。

他大我一届,毕业已经三年了。

因为疫情的原因,他在结束一段工作之后一直在家,会抽时间开发一下个人的游戏作品。

后来他参加了亚恒举办的线上 Game Jam,拿了最佳人气奖。那次的主题是“跨界”,他做了一个关于血条的游戏:血条是实体的,会和游戏中的其他物体产生碰撞;血条也会因为血量的增加而“超过”血条框。围绕这个机制,他构筑了一些需要解谜的关卡。

疫情好转之后,他才出来找了第一份游戏行业的工作。

我问过他关于未来的计划,他觉得还是要先积累几年,然后再考虑后续的一个发展。“要先攒够钱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满天的日常就是:租着房子上着班,加班会比较多,然后业余时间打打游戏,周末偶尔也会出去玩一玩。这可能是大部分游戏行业从业者最真实的状态了,我在上班的时候,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样子。

或许很多人也有关于制作优秀游戏的远大理想,但是现实的生活还是把我们束缚在原地。当然,个人的选择没有什么好与坏的区分。试想一下,如果能够在一个让自己感到舒适的环境中去过普通的生活,又有多少人会选择离开呢?如果选择留下,那么为何不乐在其中?

但是对于那些打算上班赚钱,然后业余时间开发游戏的这些人来说,工作的内容可能会很大的影响到这种模式的持续发展。如果是像游戏这种高强度又普遍加班严重的行业,巨大的工作压力和频繁的加班,会让人没有思考的时间,也没有业余开发游戏的时间和精力。我也曾连续很长一段时间,利用业余时间去开发自己的游戏。有时甚至在工作日也会开发到凌晨,然后第二天被七点的闹钟叫醒,爬起来去上班。只有在没有加班的公司或是行业里,才有可能实现这种业余时间去开发独立游戏的平衡。

在他工作之后,我也再没有听过关于他的游戏的任何消息了。原计划上线 steam 的“血条”的正式版也因为关卡设计的进度问题一直搁浅。

或许国内的独立开发者需要更多的资源,以及一个更好的社会环境。等社会生存的压力没有那么大的时候,或许我们就能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这个行业里发光发热。

当然,对想要入行的新人来说,还是建议先去游戏公司里面去学习学习。尽管最后你可能会发现,其实也没有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一个标准化的行业流程中,你的项目管理能力会得到提高。对游戏的理解,也可能会变的和以前不太一样。我也很难说这是一个好事还是坏事,但是在手游环境的两年,让我确实得远离了手机游戏,看到手游就会头疼的那种。

“对国内的独立游戏,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我问满天。

“emmmm······希望大家没钱不要来做独立游戏。”满天如是说。

我感觉遭到了某种背刺。

“我觉得做独立游戏一定要有超级硬性的实力,这样才能完成游戏并且保证一定的品质。还有,对于所谓“独立游戏”的定义里面,“游戏的创意”其实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从开始做游戏到游戏完成,做出来的东西是自己思想传达的实体,还是一个向市场妥协的产品?如果真的能做出一两个完全传达自己思维的游戏,其实就已经完成了“独立游戏”这个目标。至于这个游戏的市场表现怎么样,其实对于独立游戏来说,是无所谓的。”


(上篇完)


ps. 后续预计以一周到两周一篇的频率进行「戏游记」的更新。目前「戏游记」已经完成了四个城市(厦门,深圳,杭州,成都)的旅行,拜访了近 20 个独立游戏人或工作室。本人目前呆在成都,等待参加今年的 CGJ。尽管这次旅行基本上已经结束了,但是这一路上的所见所感,让我获益匪浅。「戏游记」的旅途里,也有足够多的有趣事情和故事值得写下来,分享给每一个走在游戏制作路上的人们。我觉得「戏游记」不应该就这样结束,它应该和游戏领域的学习一样,贯穿我整个创作的生涯。「戏游记」将会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旅程,与无数的取经人一起,寻找未来的方向。

近期点赞的会员

 分享这篇文章

Lefland 

文艺青年, 独立游戏人,「戏游记」主理人, 入蜀布道师, 独立游戏工作室共享联盟发起者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叶梓涛 2021-07-07

    支持!

  2. luxjuve 2021-07-07

    好玩,开个公众号啥的呗

  3. 阿客 2021-07-08

    在成都想吃什么好吃的,我可以给你推荐

    • Lefland 2021-07-08

      @阿客:已经有朋友带我吃遍成都了,谢谢啦

  4. 方程 2021-07-09

    最近的indienova作为社区开始有点儿早期的豆瓣网的感觉了。对比其他游戏社区,这里从作品到杂谈再到闲聊,我总感觉缺了点什么:有极客的激情,有诗人的浪漫,有冒险家的野心,有嬉皮的傲慢……但却没有多少屌丝与草根的“人文生活”气息。或许大家都和我一样,并不热爱着现有的生活吧……所以才憧憬着“明天”、总是坚持着“前行”。

    • 某个人 2021-07-20 微信会员

      @方程:问题是现有生活使你满意吗?

    • 方程 2021-07-20

      @某个人:重点并不是“满意或不满意”。我更感兴趣的是话语的缺席,比方说,既然国人对现有生活普遍持有失望的、不满的、负面的情绪态度,为什么在作品中却没有直白的表现呢?“土味”够不够还不算是重点,本真性(authenticity)的缺席才是。最近孔小菜的《坏小孩》很令人期待,但感觉还是不太对劲,主角王憨和他生活的环境还是过于陌生、不近人情了——看上去很王朔,却又缺了那点儿现实感,没有共情。

    • 方程 2021-07-20

      @某个人:对的,就是这种情绪,在网络小说圈里倒很常见,但在国产游戏圈却几乎见不着有这种创作意向的。
      前些年橙光有个《篱笆庄秘闻》说的是网戒所,本来似乎能写点什么,但结果成品却普普通通……希望有朝一天国产游戏里真的能冒出一个“莫言”吧。如果阻力真的只有官媒,那就太好了,学网络小说那样做好之后不在正式渠道发行就能解决了,可惜事情似乎没那么单纯……

    • 方程 2021-07-21

      @方程:举几个例子
      Stilstand - 婚恋焦虑
      Firewatch - 逃避生活
      Night in the Woods - 辍学
      Actual Sunlight - 职场厌倦
      To the Moon - 对爱情的失望
      这几部,对常人生活的“负”的一面有着诚实的直接刻画
      就是说,诚实的也不一定是情绪基调阴暗的,阴暗并不是重点,诚实才是
      跟成本的关系也不大,我看Actual Sunlight的成本就挺低的
      模仿文学的用词,也许我可以依据故事主题称呼“这类”作品叫做“现实主义”系
      我感兴趣的是国产游戏中这类游戏的缺席——其实在国外,这类的也不多

    • Lefland 2021-07-21

      @方程:其实我对这些方面还是挺感兴趣的,也是在彻底完成自由职业之后,才有时间去思考这些方面的东西。我自己也有很多想要去表达的方向。包括各种我们现在正在面对的,以及将来会面对的“负”面。我虽然不是个悲观主义者,但是我喜欢去剖析这背后的逻辑。去真实的感受“负”的东西,才能让我们有更多的思考,才能知道怎样去更好的生活。有那么一点向死而生的味道。后续会在这方面做一些实验性的作品尝试把。希望我不会被爆锤,匿了匿了。

    • 某个人 2021-07-26 微信会员

      @方程:哈哈我昨天的回复都被删了,还能对这个社会现实抱有什么希望呢

    • Steamer 大前天 07-27 14:43

      @某个人:实在抱歉,但希望您能理解。本来公司人手就短缺,忙得四脚朝天,您可能不知道每次被~约~!@#~谈~是多么耗时耗力的事情,更别提之后还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开发监控程序和写%…整~!改…&报告。所以,真心希望您能够理解。

    • 某个人 大前天 07-27 21:12 微信会员

      @Steamer: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说一个说实话和感慨都要被和谐的国度还有什么希望

  5. zerothebest 2021-07-10

    出文章了 支持

  6. chenjd 2021-07-12

    “边上班边在业余时间做独立游戏”在国内大部分公司里是做不到,本来高强度的工作和创新就是两个对立面。曾经在一个小公司上班,老板经常开会鼓励大家要花时间制作自己的游戏表达想法,另一方面每天上班到晚上11点才能回家,累得一逼,最终这个政策变成口号,变成老板的焦虑转移。后来去了一家成熟的大公司,工作轻松了才有精力做独立游戏。所以建议独立开发者还是去工资稳定,工作稳定的成熟大公司上班,小公司由于面对资金压力问题经常加班特严重,一直处于焦虑和疲惫状态是不利于创新的

    • Lefland 2021-07-12

      @chenjd:大公司也是一样的,面对的也是加班和疲惫,只是有些游戏公司可能比较特别而已,属于个例

    • chenjd 2021-07-21

      @Lefland:小公司容易画饼,先画个鼓励自主创作游戏,然后再让你面对996的加班现实,所以会感觉落差比较大.后来就明白了这两者都是公司管理层的焦虑转移

  7. birdparrot 2021-07-12

    支持,支持!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