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当姜文聊的是游戏

作者:ayame9joe
2018-07-22
23 9 11

周末去看了姜文导演的《邪不压正》,对于影片本身的评价暂且没有必要在 indienova 讨论,但回来翻阅导演的一些访谈,感觉不少内容完全可以为游戏制作做一提示,遂录笔记于此,谨为诸君提供参考。本拟在笔记之上做些批注,无论怎样都显得是画蛇添足,于是只作保留原文,如果你在游戏制作能够从中得到什么启发的角度来阅读,想必能够明白我做引用的原因。或者再直白些,把电影二字换做游戏,可以吗?

之所以做这个尝试,不是因为片子好看,或者姜文牛逼,甚至不是因为这些论述本身有什么新鲜的或者有价值的地方,更多在于提供一个视角:在受到主流关注但不那么工业因此反而显得正常的导演那里,他这样思考电影。

我们应该怎样思考游戏?

以上。

以前没觉得,这次忽然感到这就是 indienova 最年轻联合创始人六十岁的样子

参考来源

起码现在电影乍一看像电影

80年代末了吧,我有幸出去参加过几个电影节,也带着中国的片子去,我有一个非常深的感受就是,我一看那中国电影看半天,节奏又慢动静也没有,颜色也不好,我说这可怎么办,特别着急,然后就赶紧跑,怕人知道我是这片里的演员。

然后随便看好多国外电影并不高级,思想性也一般,都不像中国电影,那么有很多的思考在里边。

但是他们的技术做得非常好,就是要声有声要色有色,光是声音和色彩,你就有很大的享受,所以那个时候我就稍微受了点刺激。我说这东西是能做好的,于是我就一直在追求,起码把它做好。

所以前些日子在上海电影节,他们问我说,你觉得改革开放40年关于中国电影有什么变化,我说起码现在电影拍得,你让人乍一看还都像电影,样儿都没错,这其实挺大一进步,以前连样儿都不是。

电影得有戏剧的底子

那时候,居然聊的那种嗑,现在听绝对可笑,当时也挺可笑,可是大家伙聊的很认真,就是说电影要跟戏剧分家,我那会儿上戏剧学院的时候,我说这是什么意思,干吗聊这事,没多大意思。其实没有戏剧做底子的电影,是拍不好的,戏剧是上千年的艺术,你这电影才一百年。

这是必须有的底子,当然还有建筑的,还有音乐的…以前中国很多电影拍出来吧,它没底子,它只是出点照片、颜色,就是大概是那个意思,你得使劲想它是个电影。


彼可取而代之


因为我不爱看那个时候的电影,都特别假,到某个时候,我觉得我必须去做导演。……如果说有三种的话,宁有种乎,彼可取而代之,应如是,我可能是彼可取而代之的想法。这不行吧。我再弄一个吧。


你只能表达自己

主观的真实是最重要的。


你只能表达自己,每个人都只能表达自己,要不怎么说罗生门呢。

怀疑是在我创作的时候,那你就说拿捏嘛,你想做个圆的东西,你又不能用圆规,那就成工业而不是创作了嘛,你拿手不断捏捏捏,在这个修改过程中,你本身就是在怀疑自己,甚至是反对自己,但你做完之后你的样子已经在这里了,你已经坚信无比了。


电影创作需要持久的耐力和理智


我不知道我该很骄傲地说,还是很自卑地说,它不是写一段歌词,也不是写一段小令,你像我要弄一电影这事,我可能得好几年去想它,然后用两年,三年去弄这剧本,然后你所谓的兴奋与激情,还必须延续两年、三年。我不能说高潮一下子过去了,那会是很不负责的事。要把这事操办完,你得有持久的耐力和理智。其实有很多理性成分在这。

……

我们需要用很长时间来找到这些台词,用很长时间在想办法。这其实是很难做的。确实我可以一年拍二十部戏。其实拍很容易。


不会演戏的编剧不是好导演

理论上没什么困难,但是你具体做的时候,美术的东西都是实的,不像勃朗特的画,我可以让它很主观,美术会问你,摄影师会问你,每个人的想象是不同的,你不能死乞白赖地说就做那样子的,所有人都会觉得挺茫然的。你带着别人走一条路,但是不这么走,又如何呢,那条路本来是不存在的。所以费劲。

一个导演,不参与剧本,不参与剪接,不参与表演,那都不能叫导演,不会演戏的编剧不是好导演(笑)。

中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道听途说把导演当成事了,我很反感,你先别说你是不是导演,你会不会写剧本?你能不能剪接?你能不能演戏,如果不能的话就不是,你就不叫导演,就不能叫导演,你凭什么跟人家说?你凭什么跟人家说你要这么做,你不能说我有这个职位,那是胡扯。

近期点赞的会员

 分享这篇文章

ayame9joe 

兴趣广泛,技能拙劣,准备当一辈子的艺术系新生。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有猫的尾巴 2018-07-22

    这次忽然感到这就是 indienova 最年轻联合创始人六十岁的样子
    233

    • erufu 2018-07-22

      @有猫的尾巴:哈哈哈哈哈哈哈

  2. QLYQ 2018-07-22

    很有启发,可以借鉴,可以思考,最终还是超越!

  3. Oncle 2018-07-22

    雷大少60岁的样子

  4. metsa 2018-07-23

    同感。我在看十三邀姜文这一集时,还有贾樟柯等,都是抱有求知,探秘他们是如何进行创作的,创作的过程会有哪些感悟。他们谈到的共同的一点就是,“表达自我”,那个主观的自我。不论这个“自我”是渺小还是琐碎。

  5. indieOCT 2018-07-23

    中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道听途说把游戏设计师当成事了,我很反感,你先别说你是不是设计师,你会不会写代码?你能不能画画?你能不能配音效,如果不能的话就不是,你就不叫设计师,就不能叫设计师,你凭什么跟人家说?你凭什么跟人家说你要这么做,你不能说我有这个职位,那是胡扯。

  6. 只能表达自己。或者不要表达。

  7. 天义 2018-07-23

    “宁有种乎,彼可取而代之,应如是,我可能是彼可取而代之的想法。” 这已经的谦虚的说法了,不过看宁有种乎在第一位,说明姜文的骨气,那个时候的他一定想过,我就不能当导演吗?

  8. 树册 2018-07-24

    实话实说:无病呻吟。不是文章里的话,是文章中的文章。

  9. Codinggamer 2018-07-24

    所以看《邪不压正》时候看到姜文即是导演又是剪辑(还有两种职业忘了)时候就很钦佩。

    我也来改编一下:
    我们需要用很长时间来找到这些玩法,用很长时间在设计关卡。这其实是很难做的。确实我可以一年制作二十部游戏。其实做很容易。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