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哈士奇》一点点实现梦想的贪玩少年

作者:希罗
2019-07-29
15 1 0

写在《迷失的哈士奇》参展东京电玩展之前

我从小就是个乖孩子。

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初中之前一直排在班里的前三,高中因为周围的大触太多,但是也一直很稳定也不偏科。在家里就是典型的隔壁家的孩子,不吵不闹认真读书,也不惹事,也不给家里添麻烦。

然而大家谁也不太清楚(可能谁也都知道),我从小就特别贪玩。


玩游戏。


上幼儿园的时候,楼上邻居大哥哥就带我一起玩 FC,他搬家的时候送了我一台 PS。95年那会,他家就有一橱窗的正版高达模型,在我眼中邻居大哥简直就是某种神一样的存在(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有钱人)。

邻居大表哥就是我的游戏启蒙。

在那马赛克和点阵变换的屏幕里,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小学二年级我爹就买了台电脑,从此我放学最重要的事是赶紧冲回家,一扔书包,跑进书房看我爹玩电脑游戏。放学的时候和同学一起回家,几个要好的同学会围在我身边,让我给他们讲我玩过的游戏。我能兴致高昂的叽里呱啦讲一路,手里的冰棍化了都不知道。


神奇的是,我是那种比较自律的小孩,知道该完成该做的作业,每天告诉自己完成了当天的任务才能去玩。小学时外婆在我生日那天送了我一台 GameBoy,我一直偷偷的藏在自己的抽屉里,背着爸妈偷偷的玩。终于有一回被打扫房间的老妈发现了。我坐在我爹的腿上泣不成声,觉得世界末日已经来临。

但是,他们没有责怪我,反而安慰我说:

“只要能管好学习,多多运动,不会限制我玩游戏。”

谢谢他们,我至今都觉得这也许是天底下最好的父母。

他们的教育一直让我安安稳稳的怀抱着梦想走到了现在。

那之后,我很听话,父母一直也都很放心,这让我有了更多的机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游戏(他们也不没收我的压岁钱)。


也许从小就有止不住的想法,“如果这个游戏这样设计就好了”,“要是它能这么玩该有多酷”,夜晚总是抱着各种各样的歪点子沉沉睡去。

老爹曾在百货商店给我买过一套乐高,军事题材的一整套。我印象中,一直捣腾了快十年,每次都能拼出不重样的东西来,拆拆装装乐此不疲,就像在宣泄自己无处释放的脑洞,沉浸在作业和应试外的创造乐园。

特别喜欢做偏门鬼道的家伙,是个典型的少数派。

别人都在做什么,我就不乐意做什么。

也许是这股奇怪的犟劲,让我努力去思考,去创造极其个性化的东西。

小时候经常会想:

“要是我会做游戏,那得多牛逼。”

一转眼,

在大学自己买游戏设计的书,玩大量的游戏。

大学毕业后,从 2017 年 8 月开始在业余时间努力地自学引擎做游戏。

2018 年初发布了自己的第一款游戏《这不是个跳跃游戏》

参加了几次Game Jam,到现在的这款游戏《迷失的哈士奇》

参加了各种各样的活动,入围了些比赛(尽管木有得奖)。

然后


“我的游戏要去东京电玩展了。”(破音)

曾经的梦想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实现了。


参展一直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事。2017 年当时刚开始自学引擎做小游戏,跟着朋友去 Weplay 展玩的乐此不疲,心想要是自己的游戏能在展会上摆着该有多酷。没想到第二年这个梦想就实现了…在中国独立游戏联盟 Ciga 举办的 Game Jam 获得了杭州站的第一,入围了 indieplay 的奖项,虽然展出的是自己 48 小时的作品,但这一定就是我一点点努力而得到回报的印证。


其实今年我自己已经跑了三个展会了。核聚变,杉果派,CCG EXPO,对于一个业余在家做着玩的初心开发者来说,已经心满意足了。虽然看着自己的游戏已经腻歪到了莫得感情的地步,但每每看到玩家聚精会神的解谜,或者通关后的开心和不舍,都会有所鼓舞和激动。甚至有些玩家打通了 DEMO 后立马买了游戏,然后跑回来质问我:

“怎么卖的这么便宜?!”

“啊哈哈,不好意思,也许正式版会涨价的,您放心…”(笑哭脸)

也有玩家告诉我“这是他在展会上看到过最有创意的游戏”,让我十分感动。

这些经历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北京核聚变 独立游戏区

话说回来,有道听途说,也看过一些视频,加上我自己也大致了解,展会可能对产品的推广帮助并没有那么大。“大多数的展会多在于和各种各样的圈内人士 PY。”当然对于我而言,能认识更多的热爱独立游戏的朋友真的是再好不过了。相较于参展的其他开发经验十足的开发团队来说,我真的是乡下人进城,“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但参展真的是件非常开心的事情,你可以不用门票就进展会玩(误),可以近距离的接触和观察玩家,可以认识许许多多的批评指正或给你建议的大佬。


正在上线 steam 的游戏叫《迷失的哈士奇》

这个名字的由来比较有趣,原来叫《Mr Husky》,直译过来是《哈士奇先生》,是一个非常舔狗向的解谜游戏。偶然的一个机会,我发现 “迷失的”这三个字正好是“Mr”的谐音,它又表达了这个游戏核心的迷宫玩法,于是就改成了现在的这个暴露该物种智商的名字。

正巧,核聚变的时候,因为实在忙不过来,放在展台前的一只哈士奇玩偶被偷了。那只穿着蝙蝠侠 cos 装的玩偶,“迷失”在了茫茫的人群中,以至于被朋友见面就调侃:

“希罗你的狗呢?”

“希罗你的狗呢?”

在《迷失的哈士奇》中,主角二哈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将骨头带给他的心上狗。然而游戏的移动方式十分特殊,并不是左右横跳的平台动作,而是用十字键去切换重力方向,让这只傻狗自由下落,颇有些无厘头似的玩法。这个玩法创意来源于 2018 年初的 Global Game Jam,有点像宝可梦某冰系道馆的滑冰玩法。搭配各种各样的玩法元素,例如传送门、会变化的地图、推箱子、一踩就碎的砖块等等,关卡会很丰富,当然…二哈觉得这游戏一点都不烧脑。

历时一年(断断续续)在业余时间开发,非常努力的设计了十几种玩法元素,八十个关卡,乃至二周目,现在游戏就要正式上线,去到东京电玩展啦!希望通过这款游戏,能磨炼自己完整的开发一款游戏的能力,懂得一些发行的技巧,当然,最重要的是,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这两款哈士奇游戏让我的人生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我会继续坚持做下去的,


做游戏实在是太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