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文化漫谈(二):《维京传奇》与时代格局

作者:奥古斯都鱼丸
2018-04-14
4 0 4

编者按

从《北欧女神》、《神话时代》到近期的 Banner Saga、Northgard 与即将发售的《战神》、《全面战争传奇:不列颠王座》,北欧题材一直是让人津津乐道的话题。本系列将从北欧人的历史文化出发,通过对影视作品和相关游戏的分析,试图理解维京时代特有的文化魅力。本文是第二篇,有关《维京传奇》的介绍。

上一篇文章链接:《北欧文化漫谈(一):神话与维京时代》

前言

《维京传奇》的故事从公元8世纪末期开始,以传奇海盗拉格纳·洛斯布鲁克一家为主角,讲述了维京海盗的发家史。作为一部历史时代剧,《维京传奇》真实还原了维京时期的突袭战争、遭遇战、大规模会战、攻城战等冷兵器战场,又将立意放在了对文化包容性的认可,将表现重点放在对文化冲突的描绘和文化融合的历史发展上。它的格局显得尤为宏大,也体现出了历史小说、史诗剧的吸引人之处。

剧内剧外的历史人物

拉格纳

拉格纳是剧中的主角,也是传奇的维京海盗。历史上的拉格纳第一次围攻巴黎,却因海难漂流到英国而被处决。他的儿子人数众多,也在名声和事迹上远远超过了他,相传伊瓦尔率军入侵英国即是为父寻仇。

剧中的拉格纳是历史上众多维京首领的形象总和。第一次发现西方的航线,多次入侵英国并定居,诈死攻破巴黎,受洗成为基督徒,种种维京时期史诗般的战斗,都通过他得以在剧中表现出来。将他设计为主角是合情合理的,因为这些著名的历史事件也或多或少确实与他的血脉相关。正因为如此,这个角色在剧中显得如此的迷人又具有超越时代的眼光——毕竟这些人的历史形象也已经跨越了好几代的人生。


埃塞尔斯坦

埃塞尔斯坦作为一个纯虚构的角色,也是本剧中最具有戏剧张力的角色。他被拉格纳从第一次掠夺中作为奴隶俘虏,又逐渐被拉格纳视为最信任的朋友。他也被威塞克斯国王艾格伯特视为圣人,艾格伯特甚至为他与儿媳的通奸感到喜悦,并袒护他们的私生子阿尔弗雷德。

他是多文化冲突的集中表现。他懂得维京人的语言,懂古英语,也能看懂拉丁文。他熟悉英格兰各地,也游历过法兰西,甚至被带去维京人的圣地参与祭礼。他在基督教和北欧诸神的信仰中挣扎,和北欧人一起掠夺屠杀,也为英王阅读着古罗马的书卷。最终他发现了奇迹,而坚定的与维京众人决裂,选择了殉道。但即使这样,拉格纳在他死后依然无比怀念信任他,这也预示了维京时代的结局。


“鸦人”弗洛基

弗洛基在维京人大发现时期,依靠着三只渡鸦发现了冰岛。传闻他出海时随身携带三只渡鸦,每每朝三个方向放出,如果有渡鸦没有返回,那这个方向的一定距离内便证明有陆地。相信是这种颇具神秘色彩的航海方法令人印象深刻,历史上并无其他记载的弗洛基却在本剧中大放异彩成为了主要角色。

弗洛基不但是拉格纳最早的朋友,负责造船、工程设施的修建,也象征着最保守的维京人。他对北欧众神忠心耿耿,对献祭自己也在所不惜。他厌恶拉格纳和罗洛的叛教,也仇视传教士埃塞尔斯坦;但他在拉格纳最危险的时刻拯救其性命,也作为内应瓦解对手助拉格纳登上王位。在拉格纳最初的西行探险时,恰恰是用渡鸦的方法发现了陆地,也鼓舞了绝望的船员。


“勇士”比约恩

无论在历史还是剧中,比约恩都是拉格纳的儿子。他在历史上因为一场具有传说性质的地中海掠夺闻名,那也是维京人所掠夺的最远地区。

在剧中,拉格纳久攻不下巴黎,在死前与法兰克国王要求受洗,并希望以基督徒的葬礼结束自己的一生。按照约定,维京人用乐器代替了武器,以维京人国王的待遇将拉格纳的遗体送到巴黎城下。当法兰克人从维京人手中接过弗洛基亲手打造的船型棺材,并在教堂祷告时,拉格纳瞬间从棺材里冲出,护送他的卫士们也拾起了藏在棺材里的武器。他们以公主当人质,打开了曾两次无法冲破的巴黎城门。城门外,唯一知道这次计策的,也是他的儿子“勇士”比约恩以率领大军严阵以待。大军一拥而入,巴黎终于被攻陷。

历史上在公元859年左右,比约恩与他的兄弟哈斯泰因正在掠夺不堪一击的西班牙地区。对海盗们来说,洗劫“永恒之城”罗马是最大的奖赏。他们沿着亚平宁半岛南下,一路寻找最大的城市,误将大理石贸易中心卢纳当做了罗马城。哈斯泰因与比约恩正是用此计策攻陷了卢纳城,而哈斯泰因扮演了死者的这一角色——这也是使比约恩“勇士”名声响彻地中海的决定性战役。

哈斯泰因作为首位真正意义上的维京探险家,其光荣事迹在剧中被移植到了他父亲的身上。而在这场比约恩的高光战役中,他扮演了与历史上一模一样的角色,却更加体现出拉格纳这传奇的一家人所蕴含的家族深情。


“行者”罗洛

传闻罗洛身材魁梧,维京人的马匹无法承载他的体重,因此他必须一直步行。他因为包围巴黎名留青史,并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胜利,仅仅是因为法兰克帝国皇帝“胖子”查理在本可给与绝望的维京人最后一击时,出人意料的发起和谈而定居诺曼底。罗洛与他的整个军队接受了洗礼,也忠于“胖子”查理的堂弟“糊涂王”查理。他不但为“糊涂王”清理叛军,也迎娶了当地女子,并逐渐接受了法国人的习俗。实际上罗洛可以被看作诺曼人的第一位首领。

剧中的罗洛被设定为拉格纳的兄弟,他步行作战,手持双手大斧,是最厉害的勇士。他野心勃勃却忠心耿耿,早在诺森布里亚掠夺时期便为议和而接受洗礼,同时他还有一项觊觎人妻的设定,这些种种文化和性格上的矛盾使罗洛在剧中有血有肉,也充满了命运的嘲弄。虽然剧中的多数情节为虚构,但无论是步行作战、留守巴黎还是恋情的发展,在种种人生的高光时刻,基本还是与史实保持了一致。

文化冲突与融合

在神权为上的欧洲中世纪,文化的冲突最直接地体现在信仰上。崇拜奥丁的拉格纳家族,从一开始便预示着他的不凡。在那个年代,上流社会的维京人崇拜奥丁;农民、水手、战士,他们都更加愿意向雷神托尔祈祷。拉格纳在伯爵的手下拥有一亩两分地,作为一个野心勃勃的农民,他自称为奥丁的后代。整部剧的主题——文化冲突与融合,便从这样的细节开始了。

剧情的发展是由一次又一次的文化冲突推动的。在拉格纳成为国王之前,维京人社会结构与民俗习惯得到了充分的表达,他们投票裁决一个人的罪行,为诸神献祭牲畜和活人,为伯爵之位发起决斗,为向往神话中的瓦尔哈拉神殿向往战场中的死亡。而拉格纳逐步上位的过程中,基督教文化渗透进了他的思想,埃塞尔斯坦成为了他最信任的人。

拉格纳、埃塞尔斯坦与威塞克斯王艾格伯特作为三名“超越时代”的主角,对古罗马、维京民俗、基督教文化,都有超越常人的兴趣和接受能力。他们互相学习语言,了解并参与异教徒的仪式,不惜顶着本族人的压力推行与异教徒的交流。拉格纳渴望土地的目标不同于其他执着于掠夺的维京人,他的视野超越了子孙后代。正是他的这种特殊目的,促使着他需要理解异国文化,也能够在外交上大施拳脚。

埃塞尔斯坦通晓北欧方言、古英语和拉丁文,而艾格伯特热爱古罗马的文献,崇拜古罗马的帝王,在拉格纳与艾格伯特之间,埃塞尔斯坦成为了最特殊的文化桥梁。他差点被作为祭品献给北欧众神,又差点因为叛教而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最后见证到奇迹而选择了殉教,死在对北欧众神最忠诚的弗洛基手下。这一时期最富盛名的历史人物——阿尔弗雷德大帝,也被安排成埃塞尔斯坦的私生子,安排在了这样极具表现张力和戏剧冲突的角色身上。

这部剧同样包含着现代思潮的影响。除了三名超时代的主角拥有异常包容的文化价值观以外,剧中的女性角色刚强独立,勇于争夺自己的爱恋,也敢于作为首领主持大局。他们随军一起组成盾墙,一样作为水手与战士,而他们怀孕生子的重任更是让其他的维京男性对他们敬畏有加。除此之外,剧中的国王多次对主教指手画脚甚至捉弄嘲笑,而交战前后礼节繁琐的祈祷仪式、表面上虔诚而背地里残忍荒淫的英法上流人物,也无不体现着今天的文化体系对中世纪愚昧的讽刺。

就如维京人在西欧地区的第一次掠夺,一群信仰北欧诸神的异教徒冲进了手无寸铁的修道院,维京时代的终结也在于丹麦区、诺曼底、罗斯国融入了基督教文化圈。《维京传奇》将数百年的历史融入五季共59集剧集当中,把多个维京部落与王国,在不同时期大放异彩的历史人物,融合在围绕传奇的拉格纳一家,作为他们的亲人与好友登场,无疑让剧情的理解变得简单了许多。在文化冲突与融合的作品主题上,这样的改编也是饶有趣味。

近期点赞的会员

 分享这篇文章

奥古斯都鱼丸 

春马金鞍,扶醉夜归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Oncle 2018-04-15

    我觉得这篇应该给瑞典小哥看看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