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机器:超人类主义的“微笑准则(SMI2LE)”

作者:U-ACG
2019-08-15
2 0 0

成为机器

“超人类主义” (Transhumanism)的拥护者来说,“成为机器  成为机器  ”并不是一本读起来很舒服的书。作者 Mark O'Connell 在书中一一介绍了此种运动的本质,宗旨,理论,以及流派,但同时也用嘲讽的口吻告诉读者,我们离这些科幻小说的场景还很远。

简单来说,「超人类主义」是使用科技来主导人类未来的演化,此运动受到许多矽谷高科技产业从业人员的支持与拥护超人类主义的中心概念是我们的全身:不仅是肉体,也包含了灵魂与心智,全都是过时的科技,并且使用了老旧的资料格式,需要彻底的全面翻修。

科技网路界的朋友或许都非常熟悉,多年前 Google 的工程总监 Ray Kurzweil 曾提出了「科技奇点」 (Technological Singularity)的概念。也就是高度的人工智慧(AI)的降临与发展会给「人类」这个词汇带来全新的天命。

人和机器最终会合而为一,死亡也不复存在。毕竟宇宙是如此之大,足以让所有的智慧生命体尽情探索,因此人类必须要开拓外太空,并且让生命维持极长的时间。为了实现此一天命,我们需要 AI,机器人和太空殖民,征服这人类的终极边疆。

基于以上的需求,长寿,保存累积的经验与克服死亡便自然成为最主要的目标,由此衍生出了许多理论︰如延续生命,心智资料上传,人体冷冻术与回复青春。超人类主义者非常积极地想实现这些理论,未来主义者更直接将这些目标做成“微笑准则 ”: SMI2LE (太空迁移,智力增长,生命延伸) 

一般来说,指的是人工智慧全面性超越人类个体的关键点。

在心智上传方面,也就是把人类的智慧,经验与记忆以某种资料形式保存下来,就像游戏存档,更向是我们在许多 SF 作品中的记忆留存。这项技术 已经有类似「复本」(Carboncopies)这样的非营利机构,该机构的宗旨为“实现对人类神经组织和全脑的逆向工程。透过全脑模拟和神经义肢来重制心智功能,创造出” 基底独立意识 (基板独立意识) )。」

所谓的“基底独立意识”,是人类的心智和经验可以独立存在于不同的“基底” (各位不妨将之想像成一个硬体平台)之上,不需要只仰赖生物大脑。 要将人的心智上传到基底平台之前,必须要先对全脑做扫瞄,并将扫瞄的结果转换成资料,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所开发的「神经尘」 (神尘)技术便是这种用途,未来可望将无数极微小的探测器放进大脑的神经元内,将资料扫瞄出来。

Ray Kurzweil 认为,人类有太多数量的神经元是用来维系生命所需,而不是用来处理资讯,简单来说,现行的人类身体无法活用大脑,我们浪费了太多的可能性与潜力。因此,我们若能将人类的心智从这个落伍的肉体中「解放出来」 ,上传到更适合用来运算的基底上,将更能彻底发挥心智的作用。

在某种意义上,这也是许多 ACG 作品中超人类的基本逻辑。

作者的反击与再反击......

本书前面描述了这么多引人入胜,令人对未来充满憧憬的技术,但作者的耳光也来得又快又响。

首先是人体冷冻计划,至今仍都是纯理论阶段,因为我们现在还没有技术可以将这些样本解冻,更遑论解冻之后的治愈。更让人沮丧的是,我们也无法确定目前的冷冻技术和过程是否正确,是否确实地保留下所有能恢复意识的部位。曾在牛津大学受教的哲学家 Max More 后来成为超人类主义运动的要角,便承认人体冷冻术本身其实是对未来做的“孤注一掷” 」。

至于心智上传,人类唯一能记录下所有神经元连接组(connectome)的生物叫「秀丽隐杆线虫」 (Celegans 线虫),因为它只有 302 个神经元。至于人类,则有数十亿个神经元和数以兆计的连接组,目前我们没有任何扫瞄技术,也没有任何储存媒体能将全脑转化成资讯;同样地,我们也无法确定要用什么样的扫瞄方式才能保留下意识,以及记录的形式为何。

有一群人等不及科技奇点的到来,决定加速进程,他们积极透过各种植入人体的晶片或机器来强化或改善自己的能力,这群人统称为“生物黑客” (Biohacker)。透过这些植入体,他们希望能够快速找到各种问题的答案,甚至透过机器来为他们预测结果或做选择此时来自哲学界的挑战再度出现:如果机器能为我们做任何决定,那我们不就深陷于命定论中?生物黑客组织 Grindhouse Wetware 的领导人 Tim Cannon 认为我们本来就是命定架构中的一环,是我们自己错误地将此一事实拟人化。

另一项担忧来自于个体的隐私权。现在我们光是上网所被揭露的个资便足以让每个用户胆颤心惊,当我们成为机器,我们的心智转化为资讯后,我们不会变成商业行为的奴隶吗?Tim Cannon 认为所谓的隐私权只是原始的生物本能,当我们的大脑获得升级,我们的行为就不用担心任何程度的隐私。

作者认为,超人类主义不但是终极版的科技资本主义,甚至吊诡地类似其所排斥的传统宗教基督教的末世论和科技奇点的概念,有某种程度的相似性:它们共同追求着一个伟大的事件在特定的时间点发生,两者都希望克服死亡的束缚与恐惧,并迎接一个更美好的来生或是更进化的身体。

在此书完成时的2017年,要看到具体实现的“神经漫游者”(Neuromancer)或是“骇客任务”的场景,感觉遥遥无期。但就在这个月(2019年7月) ,由马斯克创办的 Neurolink 公司发布新闻稿,最快在2020年便可进行人脑与植入体串接的实验,说不定在此生,我们就有机会看到“微笑准则的其中一项实现呢。

成为机器,或者与机器共生共存,似乎是未来不可避免的趋势。

近期点赞的会员

 分享这篇文章

U-ACG 

U-ACG是台湾国立交通大学数位文创学程、御宅学术研讨会与台北电玩艺术节的官方资讯网站。我们致力于广义的游戏、动漫与教育艺术文化之间的媒合与流动,也製作动画、桌游和手机游戏,并支持相关活动的推广 。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的讨论

暂无关于此的评论。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