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vil Within 2 中的细节和彩蛋

作者:CorsivaMonotype
2020-03-25
3 1 0

事先说明这篇文章包括了一定的彩蛋集合,和开发过程中的有趣细节。

所以不是单纯例举二代彩蛋(敲黑板)。

1. 幻灯片

二代里面有一些非常有意思的幻灯片,玩家需要在游戏不同地方分别找到。


- Seb 和 Kidman 一起

和老同事叙旧


- Seb 和 Joseph 聊天

关于 Oda 这个姓氏问题现在终于可以解开了,右下角类似灯笼一样的物品上写了御田二字(毕竟 Oda 有好几个翻译如织田尾田御田)以及桌面壁纸是富士山(非常 stereotype)


- Seb 和 Myra

他们本应更加长久


- Seb 在酒馆

合乐镇医院提醒您,吸烟和酗酒有害健康


- 女儿 Lily

“大难不死的女孩”


- 灯塔精神病院

这是一代结尾场景,在二代作为一个特殊成就出现

2. 成就

这一代也是相当多了,个别成就可能含有官方玩梗的意思。


- Taken:亲眼目睹女儿 Lily 被劫走

小 Lily,一个人玩游戏啊?

这个成就大可不必。


- Finally Free:与二代 Seb 重温灯塔记忆

完成三次 Anima 任务即可解锁,前面的幻灯片有提到。


- Doing Something Detecting:收集 20 份文档

“叮叮叮,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我。”


- Good to See You Again:拿回一代长弩

《See You Again》by Sebastian 

以及这个 Warden Crossbow 是否该翻译成典狱长弩呢?


- All in The Family:收集全部联动玩偶

“我们是一家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Bethesda


- Caffeine Addict:使用过所有咖啡机(至少一次)

“老咖啡因了,他喝咖啡一直很猛的。”


- I Am The Night:用偷袭方式解决十名敌人

请问去哥谭镇的路怎么走?


- Death from Above:用吊灯一次性解决两名敌人

卑鄙的异乡人...!


- I'll Take You Down Myself:用喷火器击杀劳拉

Barbecue Time!

小劳拉,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 No More Playing With Fire:破坏 Harbinger 背上的燃料罐

再玩火,武器给你夺了。

3. 制作组采访

  • 总监 John Johanas,主美 Keita Sakai 和美术中村小姐都喜欢寂静岭系列。
  • 三人 的灵感来源都包括了生化危机系列。


- John Johanas(总监)

初次登场是在一代游戏开发中,他负责关卡设计部分。(在开发视频中你能看见他拿着手柄傻乎乎地测试 Ruben 家的地图机关)

至于为何他能突然坐上总监位置,本篇暂时不做讨论。(最终解释权归三上)


- Keita Sakai (主美)

负责了大部分场景设定和 Stefano 的作品

对二代的心血让他更好地带入 Seb 的角色

喜爱的游戏:生化危机 0/1/4,寂静岭 P.T,零系列

喜爱的电影:电锯惊魂系列,《闪灵》,《心慌方》


- Ikumi Nakamura (美术)

负责了大部分二代游戏中的怪物

Harbinger 和 Obscura 是她的最爱

Harbinger 是一代开发中设计的怪物,但是因为不符合世界观所以移到了二代

最爱的游戏:生化危机系列和寂静岭系列

最爱的电影:目前最喜欢《招魂》,温子仁牛逼!


-感谢阅读-


收集和翻译:Corsi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