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e Game Tide Vol.28:Draugen

作者:RED韵
2019-07-11
3 0 0

Indie Game Tide Vol.28

Draugen

【下文涉及剧透】

在故事的开始,泰迪·哈登(昵称爱德华)和莉斯乘船来到位于北欧的乡间小镇 Graavik,寻找爱德华的妹妹伊丽莎白(昵称贝蒂)。在故事的最后,爱德华和莉斯乘船离开小镇,他们并没有找到贝蒂。

因为贝蒂并不存在,早在出生后不久便已夭折。

简而言之,Draugen 只讲了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故事。

除去爱德华寻找贝蒂的徒劳之旅,故事的另一条线索,就是这座无人小镇背后的真相。镇上最大的两大家族本出同源,一对兄弟因为矿坑中发生的某起事件而分道扬镳,导致镇上的一出出惨剧,最终遭到毁弃。在时长六天的探索过程中,你将踏遍这座无人小镇的各个角落,通过书信、笔记等等散落各地的只言片语,试图发掘其背后的真相。

这里没有可供对谈的非玩家角色、没有逐渐揭开的谜底、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危险,也没有确凿无疑的真相。如何理解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如何理解爱德华的精神状态,都取决于玩家自己。

在这场旅程中,你既有莉斯相伴,又自始至终孑然一身。你们交谈、争吵、闹过别扭,又最终和好。相对沉默寡言、自我束缚,甚至冷漠无情的爱德华,年仅十七岁的莉斯几乎在各个方面都站到了他的对立面。她精力充沛,勇敢无畏,充满人情味,却又无法脱离爱德华而存在。或者说,作为爱德华反面的莉斯,必须依托爱德华而生。

她似乎只是爱德华潜意识中那个平行世界里,另一个版本的自己,与贝蒂一样,她同样并非真实存在。

有趣的是,莉斯和贝蒂是如此不同,前者仿佛爱德华的男性翻版,为了解决 Graavik 小镇上的疑云而前往调查,后者则只是受自己照顾的被监护人。爱德华对逝去妹妹的形象构建完全基于自己,而对于莉斯这个被监护人的构建,却与自己南辕北辙。或许对他而言,贝蒂是一个完美的女性形象,而莉斯只是一个虽然心中无比渴求其对自身的互补,却又不甘愿承认其存在合理性的女性形象。

当莉斯不再尊崇爱德华的意志而自行动后,故事终于开始加速。这座风景如画的小镇与爱德华之间存在一种奇特的共鸣,隐藏在美景背后的,是不可解的谜之事件,而隐藏在爱德华坚定信念背后的,则是他那早已陷入癫狂的大脑。

换言之,在这座不可貌相的小镇中冒险的,是一个不可靠的叙述者,与他臆想而出的伙伴。

随着爱德华不断找到贝蒂的衣物(与他手中贝蒂的老照片完全对应),拼凑起自己脑海中她的样貌,他与莉斯的关系也在逐渐恶化。似乎随着他内对妹妹已死的拒绝不断固化,潜意识中的反面也感到自己的存在受到威胁。莉斯究竟是在通过维持爱德华神志清醒来确保自己的存在,抑或她真的关心爱德华,不希望他在执迷不悟中彻底陷入癫狂?

上述问题,并无确凿答案可寻。

在小镇中的探索于教堂处达到高潮,莉斯终于在暴怒之后凭空消失。当然,这之前早已有过无数次隐晦的铺垫。由于有一个专门针对她的按键设定,只要按下就会进行互动,所以你常常会发现她上一刻还在楼上休息,下一刻就在你身后出现,点评其墙上某幅画来。只不过直到此刻,主角破碎的精神世界方才露出一隅。如果任由一切发展下去,恐怕不仅爱德华将彻底陷入疯狂,故事本身都会随之解体。

而正是对仅存于虚幻的莉斯进行进一步描绘,而非就此回归理性与现实,才让本作大步迈入下一个维度。

是的,莉斯是爱德华虚构出来的人格,她并不真实存在。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可以继续存在于爱德华的眼中,也不妨碍后者继续寻求她的帮助。换言之,爱德华明知莉斯只是自己的人格之一(那尊天使雕像同样如此),仍然需要她的帮助,才可能继续自己的冒险。

在抵达高潮后,疯狂仍在继续,只是当疯狂成为常态后,你又将如何理解真实?

余下的故事中,爱德华和莉斯再未就此有过任何争执以及辩论,他们心照不宣,无比默契地继续携手前行。似乎承认虚构伙伴与多重人格的存在,并不有违现实规律。恰恰相反,唯有承认这份疯狂,冒险才得以继续下去。

小镇背后的真相只取决于爱德华的理解,正如莉斯的存在与否,同样取决于爱德华的一念之差。在一个不可信的主角口中,本就不应出现确凿无疑的真相,我们能做的,唯有相信。

以及拒绝相信。

短短三个小时的主线剧情,缺乏真相与收束感的不可靠叙事,却在某种意义上引导玩家重新思考真实的质地。并非每起案件的真相都只有一个,也并非每个福尔摩斯的华生都是真实存在的。但以上种种,都不足以让我们停止冒险。

而爱德华与莉斯的冒险,仍将在下一个故事中继续。

近期点赞的会员

 分享这篇文章

RED韵 

Gamer, Writer, Reader & Listener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暂无关于此文章的评论。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