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畜眼鏡》:表里人格的界限

作者:Dino
2019-04-11
3 0 1

《鬼畜眼镜》是一款由 Spray 团队所制作、Visual Art's 所代理的女性向电子小说游戏,其内容主轴环绕在一个生活平淡无奇、处处可见的业务员,即是本小说的主人公佐藤克哉身上。故事的一开始便以佐藤工作上的失败、内向且自卑的个性,和其同事能力之强劲、开朗且正向的态度呈现明显之对比,刻意造成读者对于主角有着一事无成、懦弱等负面观感,为后期故事中主角戴上神秘人士 Mr. R 所给予的「眼镜」之后,所激发出的「第二人格」形成鲜明、迥异的反差——其本质上独立而冷酷、理性而不带情感,并追随自身那强烈快将其吞噬的,那对于事业、情感甚至于性爱的欲望。

「眼镜」因此成为故事一个非常重要之媒介,若主角无论在情感上的失意、事业上的挫折都凭借着眼镜来寻求另外一个自己来解决,则原本较为优柔寡断的「表人格」会渐渐的为「里人格」所取代,使得 Mr. R 心中所追求的「鬼畜之王」——也就是里人格永远的再现于世上,不用再以眼镜做为出现的凭依;当然也能拒绝眼镜的诱惑,持续以表人格的身分面对,逐渐将自己时常犹豫、徘徊于两难之间的个性,雕琢成胆大心细、不再妄自菲薄的实践者,并理解到原本里人格所拥有的才能便是自己「自信心」纯粹的展现,仅是被 Mr. R 封印于眼镜之中:代表着表、里人格本就为一体,为主角精神上的一部分。与其他男性角色的感情发展过程中,可能加速使主角前往鬼畜之王的道路,也可能赋与表人格勇气,并处处对 Mr.R 向主角所下的暗示与诱惑给予莫大的阻挠。而表、里人格的最终的存活,Spray 团队并无给予固定之评价,端赖读者对于表、里个性喜好而定,因此各自有拥护之爱戴者,Spray 团队也为此设计出「里人格攻略表人格」之特殊结局。

被强力的暗示而复苏的自我

故事发展中,主角时常会面临到是否要戴上眼镜的选择,而凭借着言语、行为抑或事件的触发而转换人格、激发出自身之潜能在许多作品中已早有先例。如《空之境界》作品中,苍崎橙子便也凭借着穿戴眼镜转变自身截然不同的个性1;在《命运停驻之夜》作品中,英灵则要藉由「告知自身宝具之名」 ,才可以具现化埋藏于宝具之中的「幻想」2。人在现世中的能力总是有所局限,对于以自身幻想所建构的世界有着一定的崇拜与渴望,而作品中获得特殊能力或道具,而行使超能的角色便是读者对于此种幻想的寄托,因此从过去以来此种超脱现实的作品总是令人津津乐道;但同时也会赋予这些超能主角属于凡人的特质令现实与幻想的鸿沟缩减,而令读者有幻想确实于现世中存在,仅是吾人无所察觉。而《鬼畜眼镜》的故事也是如此,告诉了读者眼镜仅仅是以一个有形的开关,将自己不想承认的无论对于性爱的欲望、事业的野心、伴侣的占有都完完全全、赤裸的显现出来。而对于读者本身,也能够思考是否像也有着深沉而混沌,强烈几近占有自身全部思考的欲望,并深深的刻印在其灵魂当中。

鬼畜化的主角,与读者。

如《鬼畜眼镜》的电子互动小说最吸引人之处,便是读者可以与作者共同架构其故事之走向与结局,而此作品又分为表、里人格,使主角个性并不仅仅局限于一种,令故事情节发展更有多元性以及剧情张力:对于自视甚高的上司是采取唯命是从的方式?抑或反而那看似不可攻破之自尊心,因此更想加以违逆与侵犯?对于自大学就一起经历无数风风雨雨的密友,是想要沉溺于他对于自身之溺爱?抑或此中溺爱反而造成有着在他如白纸般的心灵上,深深烙印自己名字的独占欲望?对于一个在自己面前摇尾乞怜的小男孩,是对他行以温柔的呵护?抑或将其心灵一点一滴地慢慢崩坏、扭曲,最终转变成仅属于自己的玩物?上司、同事、朋友,都是我们会有所交集的对象,为了使读者对于攻略角色有所共鸣,因此 Spray 团队将此些角色都各设立一个在个性上处于光谱两极的角色——例如同是上司便有较为温和的课长以及极为严厉的经理——使读者能择其所好而更能融入剧情的发展之中。对于各个角色个性上巧妙的设计,使之更能够引诱出读者心中的黑暗,笔者有着不错的评价。

Happy Ending 以外的世界

由于多数读者所希望看到的世界大多都是「自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主角与其对象互相拥有彼此、簇拥着对方的欲望、臣服于强大的占有之下……也显得在所谓的「完美结局」之外的「不完美」其剧情张力没那么凸显。尤其在现实生活之中,即使我们认为事情我们已做到了尽善尽美,但结局总是出乎于我们的意料,只因为我们语意的表达、字句的堆叠使得对方的感受有着微妙的差别。在此作品中,此种「出乎意料」所带来的惊喜便略显薄弱:角色对白分支上设计的过于两极,只须以常理判断,大多都可以走到理想之结局;没有看似模棱两可的回应,但对后期剧情发展具有重大影响之铺陈。而这点在《日在校园》(School Days)这部作品中,就看得出开发团队之匠心独运——即使在 Bad Ending,也非常细腻地描述女主角内心对于男主角一点一滴累积、隐藏的恨意,在最后结局那一刻一并迸发,令读者在心中的感叹与遗憾久久回荡于心怀而不能散去3。使我想到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的作品《安娜.卡列尼那》开场白曾经写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近的,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各的不幸。」对于笔者而言,一个完美的结局要由一个完整的不完美所衬托,毕竟在阳光的背后必定有着阴影,因此在主题为面对心中混沌的此作品上,其「完全黑暗」的那一面撰写力度与张力觉得略显不足而感到惋惜。

虽说结局铺陈部分不令笔者感到非常满意,但是在角色上的设定,以及主角直接面对自身欲望令人省思而言,还是值得一玩的——尽情地倘佯在 Spray 团队所编织而成的,那深不见底的欲望之海中。

  1. 《空之境界》中苍崎橙子戴上眼镜为平易近人、笑容可掬的大姊姊,但是一脱下眼镜之后会变得冷列、不易亲近之形象,就连语气都会有所不同。其本人表示两种形象都是同一个自我,个性上的转换仅仅是为了方便应付人群而对自己下的暗示。

  2. 《命运停驻之夜》中,英灵代表的便是过去存在于历史,为人所歌颂的英雄、抑或是反英雄,甚至是架空的虚构人物等等。一个英灵通常会有一个或多个相应的宝具,但强大的宝具通常必须高喊其名才可发挥其威力,如剑士 Saber 的宝具「誓约胜利之剑」。

  3. 《日在校园》此部作品,若男主角时常在西园寺世界与桂言葉两位女主角中徘徊不定,甚至做出欺瞒之行为来博得另一方之好感,则最终结局可能是桂言葉拿着柴刀在上学的路上将西园寺的颈动脉割断,血流如柱而死,而言葉至此精神崩溃;或者桂言葉在西园寺与男主角面前坠楼自杀,导致男主角精神失常。由于将各个 Bad Ending 剧情张力发挥到极致,因此有许多人赞其 Bad Ending 才是完美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