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er Wilds 星际拓荒:孤独漂流与奇妙宇宙

作者:转载小公举
2020-04-16
4 1 1

作者:Kay Ke
来源:indienova 知乎专栏投稿

Outer Wilds

我,一个四眼外星人,追寻同族前辈的太空之路,初出茅庐探索宇宙。没想到我在练习开飞船时候,太阳炸了…… 回过神来,我竟回到了母星——我旅程的起点。时间流逝,我的太阳一次又一次爆炸、吞噬万物。而我像是困在时间循环中,无论怎样死亡,我总会醒来,回到我要登船出发的那一刻。抱着满腹的疑问与好奇,我又踏上飞船开始探索茫茫宇宙,以求心中疑惑。

刚刚结束 Outer Wilds,我仍然沉浸在游戏所展现的精巧的宇宙里。在这个游戏里,没有暴力冲突,没有任务系统,没有物品金钱,甚至缺少语言的交流。推动玩家前进的——是自己的好奇心。贯穿游戏的——是谜:为什么我的太阳爆炸了?我们要怎么做?宇宙里有什么?

有了这些谜题来推动,即使没有任务指示,玩家也能全身心投入、扮演起这个蓝皮肤的四眼外星人。玩家和扮演的角色同样渴望探索现有的宇宙,同样执着地寻求历史和真相。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类似于解谜的游戏却比一般的角色扮演还要更像角色扮演。

而这个宇宙也以精巧的设定来满足我的探险欲望。在我的小小太阳系里有五颗行星,又有彗星和卫星。游戏的一大亮点就是其赋予每个星球迥异的运行方式,并以此塑造每个星球的地貌和建筑,使得每次探索每个关卡都需要不同的方法。并且游戏巧妙的利用时间的流逝,很多关卡需要在恰当时机才能推进。而如何选择这些时机,则需要玩家观察利用星球上的环境。

星际拓荒的行星图 另外,因为主角被困在时间循环里,所以游戏不需要存档、也不惧怕死亡。飞船撞了太阳?迷路被陷在沙地?玩的太投入结果耗尽氧气?一觉醒来,就回到开始的地方。死亡在这款游戏里失去了意义——因为死亡没有任何惩罚,甚至是无法避免的。很多游戏里都有对死亡的惩罚,诸如失去金币武器等等,而这些惩罚通常意味着玩家得花费多时间来重新取得。而在星际拓荒里,时间是无限的,也没有收集系统。唯有玩家看到的、发现的才是可收集的“物品”,而这些“物品”储存在玩家和角色的脑海里,不会丢失。

无数次死去,又无数次回到开始的地方。 

虽然没有了对死亡的恐惧,但游戏中许多场景仍然让人心悸。孤独一人驾着小小飞船,一个驾驶不慎就忽地面对占据大半视野的扭曲黑洞,并惊恐发现自己失去了对飞船的操控;偶入弥漫雾霭的庞大行星内核,不详的浓绿色弥漫屏幕,甚至玩家也不知道自己在找寻什么,只伴随着飞船推进时的喷气声漂浮;在森林中漫无目的探索,偶然调转镜头便看见冲撞入视线的诡异的黑紫色巨石,一转头却又消失不见。游戏里的宇宙如蜕皮般向玩家展示其全貌,但其旖丽的地貌和不可预测性,带来超越克苏鲁的浸入式视觉恐惧。我觉得这样坦然的,没有血或阴谋的宇宙——只有纯粹的、对于未知的恐惧,反倒比血源诅咒更让我毛骨悚然。

行星介绍(非常轻微剧透)

游戏有五颗主要的行星:Hourglass Twins(沙漏双星), Timber Hearth(木炉星), Brittle Hollow(碎空星), Giant's Deep(深巨星)和 Dark Ramble(黑棘星)。另外有 Attlerock(木炉星的卫星),Quantum Moon(量子月球),White Hole Station(白洞空间站)。因为我玩的英文版所以有时用英文指代。

沙漏双星分别是 Ash Twin 灰烬星和 Ember Twin 余烬星。游戏开始后,灰烬星的沙子开始流向余烬星,灰烬星的建筑才会渐渐暴露出来,而余烬星的地下沙道则被慢慢填满。因此,探索余烬星需要趁早。但是,双星上有特殊的仙人掌阻碍宇航员行动,又只有仙人掌恰好被沙子覆盖时,才能走过某些仙人掌。

木炉星是我们的母星,有大气,有树林,提供孕育文明的温床。四眼人的大本营就在这星球上,有航天博物馆可供参观,可以了解四眼族的历史和一个史前文明(三眼族,Nomai,挪麦人)。星球深处有 Nomai 留下来的矿场,底部有四通八达的地下喷泉水道。

碎空星的星核是一个黑洞,有形似冰岛地貌的地表,点缀零星几个建筑。由于碎空星的伴星时不时喷出火山岩,碎空星的地表会被击中打碎,又被吸入黑洞中。史前文明发现地表不宜居住后,借助一种特殊的重力石,在碎空星建造了规模宏伟的地下文明等待玩家探索。

深巨星是一个包裹着水的星球,水上漂浮几座小岛,水中遍布巨大的龙卷风,风力强劲甚至可以将小岛抛出太空。某些岛上有史前文明的遗迹,水中有一股洪流阻止人们下潜到深巨星的深处。

黑棘星是一个被奇异植物掏空了的星球。星球表面只有些许冰川留存,剩下的都是植物蔓延的枝干。而这种奇异植物会有一个发光核,核心是四维空间的入口。穿过后,会来到庞大的弥漫着雾的空间,空间中布满奇异植物的枝蔓,更多的植物核,和吓人的巨型鮟鱇魚。

剧情和解谜(Spoiler Alert!)

剧透警告!

剧透警告!

剧透警告!


这部分内容有剧透
请点击后再查看


游戏并没有一个固定的解谜的顺序,如果玩家不知道该去探索什么,可以随便选一颗行星开始乱跑。飞船上有飞行纪录,会将玩家的足迹和疑惑记下。通过探索不同的地方,和漫游宇宙的族人交谈,阅读史前文明的遗迹,我们能拼凑出故事的全貌。


游戏发生之前 | 历史:

史前文明三眼族对太空充满好奇,开始了飞船探索宇宙的旅程。漫漫长年后,一支由 Escall 带领的船队收到一个奇异的信号。经过分析,信号甚至比宇宙本身还要古老。他们将这个信号命名为 Eye of the Universe(宇宙之眼)。激动的 Escall 不愿意错过这种发现,没有通知其他部族就带领族人跃迁前往信号所在的星系(也就是我们的太阳系)。

三眼族(Nomai)穿着他们的宇航服

Escall 的船队降落在黑棘星中,黑棘星上的奇异植物绊住他们的船,甚至毁坏了跃迁芯。仓促间,部族发出三个逃生舱。一个被困在黑棘星,船员全灭;一个降落在余烬星;一个降落在碎空星。

游戏中的壁画:三眼族飞船被困

两支三眼族流落异乡,一无所有。但他们硬是在恶劣的条件下创造出了城市和文明。余烬星上的三眼族建立了 Sunless City,碎空星上的 Nomai 也建立了 Hanging City。在漫长的岁月里,两支部族互没有通讯,但各自建立了 Eye Shrine(宇宙之眼神庙),用以缅怀历史,并勉励大家去重拾太空航行的工具。两支各自怀抱着对宇宙的着迷,又开始了探索太空之路,并在某时重聚。

碎空星上的 Hanging City

在木炉星采矿时,三眼族发现还是青蛙宝宝?的四眼族,壁画留念。

重聚的三眼族又发起探索宇宙之眼的任务。他们进行了许多尝试。其中最关键的步骤,就是找到宇宙之眼的坐标。根据历史记录,三眼族知道宇宙之眼就在围绕我们的太阳系旋转;但宇宙之眼很可能在极其遥远的地方旋转着。为了找到它具体坐标,他们设计出了一个极其巨大的 Probe Cannon(探针大炮),如果他们能朝宇宙之眼的方向发射一枚探针,就一定能观测到宇宙之眼并回报坐标。探针大炮所需能量巨大,后坐力也巨大,甚至可能发射一枚探针后大炮就会损坏。但三眼族也不知道宇宙之眼会在哪个方向;工程建造完毕,但没有投入使用。

三眼族在碎空星上有了新发现。碎空星的星核黑洞联通着一个太阳系远处的白洞。如果物体掉落入黑洞,就会从白洞出来——这也是一种跃迁。为了方便族人,他们建立了白洞空间站。甚至能够采集黑洞和白洞的碎片来制造空间跃迁芯片。一些三眼族在进行空间跃迁的时候,发现物体从白洞出来的时间比进入黑洞的时间比要早——使用黑白洞跃迁能达到相当于回溯时间的效果。为了验证这个发现,他们在灰烬双星上做了实验,首先确认了这个现象的存在;其次,他们发现输送更多的能量能够使人回溯更多的时间。

碎空星上的黑洞

三眼族开始部署一个长度为 22 分钟的时间轮回计划,即后来的灰烬星计划(Ash Twin Project, ATP)。他们要建造一块高级跃迁芯片,同时用非常巨大的能量去启动这块芯片。芯片会创造出一对黑洞白洞。如果物体从黑洞掉落,就会从 22 分钟前的白洞出来。三眼族开始制造特殊的传输技术——知识同步器,试图将知识传入黑洞,使其回溯时间到达过去。他们创造了 statue 雕像和 mask 面具作为知识同步器:每个雕像和面具一一对应,两两云同步。雕像和面具可以与生物配对——比如三眼族或是四眼族,游戏开始,玩家总是取得“未来”传回来的记忆,开启新的轮回;雕像和面具也可以和探针大炮配对——这样可以在每次轮回的时候记住我们“已经”探索过的方向,将探针大炮发射到一个新方向。

为了给灰烬星计划供能,三眼族会首先爆破太阳使其超新星爆发,这爆发产生的能量才足以启动灰星计划。灰星计划启动后会做两个步骤,一是将所有知识传输到 22 分钟之前——也就是太阳还没被爆破的时候,二是发射探针大炮(这个大炮发射完就毁了)。探针发射后,会将数据传回灰星数据库。22 分钟轮回的末尾,三眼族又会爆破掉太阳,这样又启动新的轮回,就又可以发射探针大炮。

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轮回里,三眼族得到更多的探针的数据。直到某一次轮回里,探针真的找到了宇宙之眼,三眼族就可以去往探索宇宙之眼的秘密了。

一切已经就绪,三眼族准备好启动灰星计划了。但糟糕的是,他们现有的科技创造出的太阳站——向太阳发射探针,试图让其变成超新星,失败了。没有太阳爆炸就没有足够的能量创造 22 分钟回环,就没办法启动灰星计划。三眼族不得不搁置计划。

就在这时,三眼族发现一个新彗星(Interloper)朝着他们的太阳系进发。很久没有新的宇宙冒险的三眼族人非常激动,结伴去新彗星上探索。没想到,新彗星的星核是极其危险的巨毒物质,并十分不稳定,随时可能爆炸。而它的爆炸,会将这种剧毒物质撒遍整个太阳系,毁灭太阳系里一切生物。正当三眼人刚刚发现这物质时,彗星爆发,一切都笼罩在死气中。

致命的彗星,漂亮的彗尾

游戏时间约 30 万年前,三眼人从我们的太阳系灭绝了。

 

游戏开始之前 | 轮回:

仍有其他三眼人散布在宇宙各处,他们意识到我们的宇宙正在死去——非常快速的死去。每天都有大量的超新星爆发,找到稳定可居住的星球越来越难……

我们的太阳系上,彗星爆发遗留下来的致死物质慢慢挥发。当年彗星爆发时,四眼人祖先是两栖动物(青蛙宝宝?),生活在水里,所以没有灭绝。这一种族逐渐发展壮大,终于有一天,他们也开始探索宇宙……

某日,我们的太阳也超新星爆发了。这爆发终于开启了尘封已久的灰烬星计划。探针发射,传输数据。22 分钟后太阳又爆发,灰烬星计划再次回溯,又一枚探针朝着新的方向发射,传输数据。再一个 22 分钟后……

 

游戏流程 | 现在 | 沉寂结局:

玩家扮演的四眼人醒来,映入眼帘的就是深巨星赤道上的探针发射,爆发一阵紫光。

它如果去了木炉星上的博物馆,就能看到族人们刚刚找到的三眼族知识传输系统——雕像,并和正在展览的雕像配对,从此成为了轮回的一部分……

传输记忆的雕像

它如果去深巨星探索,就能进入赤道探针大炮的残留炮体。断裂的大炮炮体有一部分——也是最关键的一部分,掉到了深巨星的最深处。进入那里,就能发现探针 9134 号找到了宇宙之眼的具体位置并取得坐标。

它接着登上灰烬星,通过三眼族遗留下来的跃迁塔进入灰烬星的内部,就能看到灰星计划的全部设施。还能取走高级跃迁芯片。带着这块芯片登上黑棘星里,并找到三眼族人当年乘坐的跃迁飞船,便可通过坐标+芯片用飞船跃迁到宇宙之眼的位置。

但一切都太晚了,当它到达宇宙之眼时,我们的太阳已经爆炸,宇宙中的亮光逐渐熄灭,我们的宇宙寂静乃至冰冷。在一片黑暗之中,它看到了点点星光。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形似木炉星表面的树林。诡秘的宇宙之眼本身就是一团充满了不确定性的量子,在主角登上并观测它时,它开始坍塌,我们所看到的,便是各种不确定性的纠缠和坍塌。主角在宇宙之眼上寻得一个又一个族人,并共同谱写一篇乐章;音乐汇集成了一个新的黑洞,穿过那个黑洞,看到了巨大的白洞和宇宙诞生之初一样的爆发……

我们甚至能看到,140 亿年后的这个初生宇宙,有个形似太阳系的星系初具规模。其中一个行星上,树林遍布,正如当年的木炉母星。

 

游戏流程 | 现在 | 重生结局:

如果玩家在登上宇宙之眼前,造访过量子月球,便可以看到 Solanum,一个活着也死了的三眼族人。通过与她的对话, 玩家可以加深对量子月球和宇宙之眼的了解。

量子月球是一个巨大的量子云,并围绕着六个可能的位置旋转:沙漏双星,木炉,深巨,碎空,黑棘,宇宙之眼。每当量子月球围绕某处旋转时,它的地表(也就是量子云)便会观测到与旋转星地貌相似的样子。当量子月球在围绕着宇宙之眼处旋转,玩家便能看到一个可以交谈的三眼人 Solanum;而当量子月球在其他地方旋转,玩家能发现一个三眼人的遗体——大概也是 Solanum。实际上,彗星爆发将致死物质带到几乎整个太阳系,在太阳系中心区域的 Solanum 已经死去;但因为 Solanum 失去意识,她与月球陷入量子纠缠,同时宇宙之眼距离太阳系中心极其远,所以宇宙之眼附近的 Solanum 还是活着的状态。

三眼人通过研究,发现量子月球很有可能是宇宙之眼的一块碎片,因此推断宇宙之眼与量子月球有许多相似的特性。宇宙之眼周围的风暴似乎在将诸多量子云吸入中心的黑洞中。每当有人观测一个量子物质,它便会坍塌到诸多不确定性中的一个状态。Solanum 一直很着迷:如果有活人登上宇宙之眼并观测它,会造成何种结果呢?

如果登上宇宙之眼前见过 Solanum,那么在宇宙之眼上,玩家便能找到 Solanum,邀请她加入乐队演奏。我认为,这在宇宙之眼上的演奏,便是构建新的宇宙的种子。因为量子月球会反应其旋转中心的特性——宇宙之眼也会反应其上非量子物质的特性。当我们一同演奏,便是促进宇宙之眼向一个特定的方向坍塌。穿过宇宙之眼形成的巨大的黑洞,我们到达的是一个很久以前的白洞,它向外疯狂发射物质,犹如宇宙初生之时的大爆炸,而这些爆炸的物质便会顺应我们埋下的种子慢慢发展。直到 140 亿年后,太阳系已有雏形,我们能看到某个新种族,坐在星空下,围绕着树林里的篝火在烤棉花糖……

 

游戏流程 | 现在 | 诡异结局:

游戏里有两个非常奇妙的结局,都是因为玩家打破了因果时空,导致游戏结束。第一个,可以在灰烬星里的实验室里玩黑白洞。朝黑洞里扔 Scout,白洞里会蹦出来一个 Scout。如果能在 Scout 没有被黑洞吞噬,同时白洞已经产生 Scout 的时候,取下黑洞,那么我们就有了两个 Scout,但我们也打破了因果时空。因为我们说好了要扔一个 scout,结果却玩弄了黑白洞的感情……我们会看到屏幕被黑暗撕裂。

另外便是在灰烬星内部,当太阳爆发时,灰烬星计划会产生一个黑洞吞噬知识,玩家可以朝这个黑洞撞去。死去轮回之后,玩家会回到木炉星上,但能在灰烬星内部找到另一个自己(这是刚刚撞入黑洞的你)。与上面结局同理,这时候黑白洞与玩家做了一个承诺:等会我会进黑洞的。如果临近结尾玩家不进黑洞,那么又玩弄了黑白洞的感情……那么屏幕又会被黑暗撕裂。

另一个我,一样帅气

从这些诡异结局里,反而可以帮助解读宇宙之眼上的结局。宇宙之眼便形如一个巨大的黑洞,吸纳量子不确定云。带着 Solanum 一起构建新的宇宙,便能促进重生宇宙走上现在承诺的路,继续演化出热爱太空的生命。反过来没有 Solanum 所代表的三眼族,那我们与新宇宙的因果便断了,于是新生的宇宙里没有生命的篝火……

 

解谜(游戏要点)

灰烬星上的跃迁塔可以帮助主角前往不同星球。其中太阳塔可以到达太阳站,只是太阳塔的入口长了仙人掌,需要选取恰当时间,在沙子覆盖仙人掌时冲进去。通往灰烬星内部的跃迁塔天花板碎了,流沙经过时会将主角抛到空中;为了到达灰烬星内部,主角需要在余烬星和流沙正好驶过头顶时踩上跃迁塔。只有通过这里的跃迁塔前往碎空星,才能探索碎空星上的黑洞锻造处(Black Hole Forge)。

余烬星的地下城市四通八达,但比较难进。玩家可以在重力大炮附近的山上找到一个入口。它的通道看似被 ghost matter 污染,但其实可以从侧面飞过去。通道连接着地下城市的中心,可以遵循路标轻松去往其他区域。地下城市的中心是唯一前往 High Energy Lab 的道路。余烬星里还有一个 Anglerfish 标本室,进去后可以了解到,这种鱼是盲的,靠听声捕捉食物(划重点)。余烬星的北部有一个干涸的湖泊连着一个洞穴,进入洞穴便能发现量子石块。

碎空星的北部白雪覆盖,但也有蓝色河流,河流中有石块。某处石块下有个小通道可以前往地下的十字路口探索。想要进入碎空星的量子知识塔,得耐心等到碎空星表面被全部破坏,塔被吸入黑洞,玩家可在太空中轻松入塔。

深巨星要潜入海底登上探针模块,一是需要借助反向龙卷风,二是利用水母。一般的龙卷风是顺时针会将物体抛出太空;逆时针的龙卷风可带玩家下潜入深巨星深处。深巨星深处有一层电光保护,需要玩家从水母触须处上浮,躲在水母的伞状头部里才能通过。

要想进入彗星地下,需要站在彗星向阳面,等待彗星通过太阳时冰川融化,地面会暴露出一条通道。顺着冰滑入通道,四处遍布致死的 ghost matter,但通道最终可带领玩家来到彗星中心看到致死物质的来源。

黑棘星里迷雾重重,需要依靠声音来探索。这里可以找到一个族中前辈(他会教你用水母进入深巨星),也可以找到三眼族的逃生舱和跃迁飞船。为了找到三眼族的跃迁飞船,必须要先去救生舱,朝飞船地图扔出 scout;再通过琵琶鱼的老巢,老巢中心是发着红光的鱼卵,老巢地图入口有三条琵琶鱼把守,虽然鱼看上去很可怕,但如果不操纵飞船也不发出任何声音,安静漂流就能漂过这段。

如果在深巨星里闯入了最大的龙卷风,就能发现一个量子知识塔。塔教会我们,1)量子物体是一堆不确定性,他们同时存在(也不存在)于多个地点。但人观测了量子物体后,量子的不确定性就会坍塌到一个地点。2)如果拍一张量子物体的照片,就等同于观测量子物体。如果在余烬星探索了量子石块的洞穴,就会了解到,如果人站在量子物体上并且不观测它(比如全黑),那么人就可以和量子物体一起旅行。要登上量子月球,首先需要找到它并拍张照片,再驶向月球。月球表面着陆后,下船并开始找三眼族神社。进入神社并关灯后便可以让量子月球旅行去不同的星球。当月球在不同星球时会有不同地貌。每次出门都尝试去往月球北极。我在碎空星附近成功登陆北极。在北极重新进入神社,使月球到达宇宙之眼,再出门便能在南极遇到 Solanum。

 

彩蛋

游戏中还有很多谜团。比如,黑棘星上的植物是怎么来的?黑棘星上的植物有一个核是进不去的,但扔 scout 进去能看到非常诡异的像是人类家庭里的一幕,只是场景里一片寂静,只有倒在地上的尸体……

经 Reddit 网友考证,认为这个场景致敬一款游戏“Elsinore”

其他有意思的彩蛋:

碎空星的伴星全是喷发的火山,但其中有个火山岩里埋了一具三眼族的完整尸体……

近期点赞的会员

 分享这篇文章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mirrorside 2020-06-23

    感谢,这个游戏 确实很棒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