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ious Game功能游戏

创建于:2018-04-22

创建人: 则栋

34 信息 78 成员

本来是在自问自答,但很好奇大家是如何看待这些问题的(等待被鞭挞)

shuc 2018-05-11

  1.关于功能游戏,许多人是否普遍将其作为一种符号化的游戏进行创作的?脱离了符号形式,功能游戏似乎就不容易展现那种功能了,就好像,你不把某种映照知识的功能教育物放进游戏里的话,“功能”就难以成型。不把数字放进游戏的话,功能难以成型。但在过去许多游戏之中,我们都可以看到一些例子:

  植物大战僵尸——通过锻炼,玩家也能不看阳光数量而通过直觉进行特定数次点击后就清楚自己获得了多少阳光,这并不是通过符号化的数字去让玩家记忆数字的,而更像是一种锻炼,但重点是它“脱离了现实物体的映照”。

  

  2.关于功能游戏,是否就是一种对现实的锻炼?

  

  3.许多游戏通过其表现就能让玩家将所得快速应用到生活中,这并非只有功能游戏能达成,这又是什么原因?

近期喜欢的会员

 
kkk76 2018-05-13
一个阳光图像=25阳光。多个阳光累加,产生数字的运算。在玩家没有失误的情况下,一次点击可以收集一个阳光。 所以,和”功能游戏“到底有多功能?是针对狭义的”知识“吗?植物大战僵尸是否增强了玩家的计算以及盲点能力呢?尽管似乎微不足道。当然,这也算微弱加强了人的经验总结的本能。即一个阳光图像=25阳光值。如果这算是增强能力的话,怎么会没有现实物体的映照呢?或者说,知识是不是现实物体?知识是否有实体?(这似乎有争议) 似乎3条问题都解决了。 功能游戏是教人知识的游戏,”狭义“的知识,或者说”科学“的知识。似乎,游戏可以强化人的本能,这里似乎有原始的本能和艺术的本能,也不是不能强化理性便是。所以符号形式和功能游戏,以及功能游戏本身,似乎便是个模棱两可的东西。 表达能力有限。轻喷,轻喷。(话说又遇到你了= =)自谦的作者君~
 
shuc 2018-05-13

kkk76 回答得很好呀。总结得也很好,不可能喷的。

  我最近在思考,游戏是否和文学的表现是贴近的,包括文学的教育性,而功能游戏也提倡这种教育性,所以我也对功能游戏产生了好奇。

此外,我也清楚很多人对游戏的看法有这么一条定律:游戏可以强化人的某些方面。事实上,我是反对如此理解游戏的,任何人所面向的技艺和表现物,都可能带给人学习,听音乐,看书等等都可以,和游戏没有区别,我把游戏带给人的强化,比喻为如同人们在看画或这看书籍,是属于人们自主学习的表现,而不是游戏本身的艺术特质。

 
kkk76 2018-05-13

树册 赞成。不回复感觉不好,可也没啥回复的,那就以此回复吧。

 
则栋 2018-05-13

树册 第一个帖子的问题不是很理解,不过对第二个帖子的内容有些小想法。

想一想: 文字和图片。图片和漫画。科研论文和科普漫画。


我们可以从各式各样的文字或图片中学习。不过至于能学到多少内容,全仰赖于个人。


图片:一种不同于文字的另一种媒介。漫画:同时利用图片和文字,但是以图片为主体的细分媒介。

与之相对的是:

交互:不同于文字,图片,影像等的另一种媒介。游戏:同时利用文字,图片,影像等,但是以互动为主体的细分媒介。


科普漫画,是对于文字理论的转化,是利用漫画这种媒介创作出来的一类内容——尽管我们可能从非“科普漫画”的漫画中也能学到东西,甚至是某种科学理论。


从科研论文,到理论的可视化再到科普漫画,信息传达的效果不断提高。

功能游戏与科普漫画一样,都是一个分类,是从原有媒介下衍生出来的细分内容。


也许其他游戏也能实现同样的效果,不过功能游戏似乎更有针对性。


而且,如果要传达一个比较复杂的信息,仅仅指望某个游戏能够“刚好做到”好像是很难的,这有点像等待中奖,也许某一天我们突然欣喜的发现某个游戏恰好能够传达某种信息,但也许已经过了很多年了。


其实我认同Ernest W. Adams说的一句话:“很多人玩游戏,仅仅把游戏当做一个待攻克的抽象系统”。


所以,功能游戏需要专门的设计。


像是我分析的那个功能游戏Dragonbox,为了教小朋友认识数字,几乎每一个细节,都在为那个目标做强化。


不过,要怎么设计呢?这个我也在探索.......


(不知道我理解的意思对不对)


 

加入 indienova

  • 建立个人/工作室档案
  • 建立开发中的游戏档案
  • 关注个人/工作室动态
  • 寻找合作伙伴共同开发
  • 寻求线上发行
  • 更多服务……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