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讨论组

创建于:2016-06-18

创建人: indienova

1057 信息 3041 成员
这是一个可以畅所欲言的小组

我get不到无标题大鹅的魅力点在哪

方程 2019-12-21

观望了好久,还是忍不住说了。我无法继续忍受这种不敢说出皇帝没穿衣服的状态了。

我不明白《无标题大鹅》的魅力点(charm)在哪。

鹅为什么会让互联网狂热?它不就是一种家禽而已吗?难道它不是那种跟鸭子长得很像的脖子长长的家禽吗?在游戏里它不是一个脖子能往前伸长的建模而已吗?为什么我感觉它就像是它戳中了全体互联网网民的神经G点一样?这个意象为什么有能力成为一种梗(meme)?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文化历史背景吗?就像鸡那样,如果不认识上古卷轴5天际和塞尔达传说众神的三角力量就无法理解鸡的魅力点在哪?也许和英式的政治幽默有关?或者和牛顿或者培根的某些趣闻轶事有关?或者和育碧和B社的glitch文化有关?或者和互联网的吸猫文化有关?……

也许仅仅是我的幽默点比较偏?也许仅仅是因为我与世隔绝不用微博不用知乎时间太久了于是观念脱节丢失现代人的幽默感了?或者仅仅是因为我对家养宠物、家畜、家禽的态度比较“冷血”,不像别人对猫狗鸡鹅有着某种特殊情怀?

曾经有次我发帖谈到《宝可梦 剑盾》里的超极巨喵喵的梗图源,不知道为什么,超极巨喵喵的梗图源下面收到了10个点赞和两条回复,对比之下的其他几个——喷火龙和皮卡丘的的梗图源全部加起来,点赞数也只是零、回复数也一样只是零。

Image title

我无法预料、也无法理解结果会是这样。为什么人们对待猫的态度如此特殊?难道猫有什么特别之处?之前我在读赤川次郎的《三色猫探案》时就感觉很奇怪,后来最近在看鸟山明谈起《龙珠》的破坏神比鲁斯的设计原型时也感觉很奇怪。为什么猫和鹅在一般人眼里就那么特殊?无法理解,不可理喻。

一次接一次的“无法理解”之后,现在的我逐渐开始感到了恐惧。

现在,每当我面对着这样的一群对着猫或鹅就会失去理智、情感泛滥的人类,感觉就像是在对着一群疯子。我无法理解他们的情感与爱、无法理解他们的喜怒哀乐、无法理解他们的价值观善恶观和道德观、无法理解他们的审美、无法理解他们的习俗与传统……也即是说,我无法与他们达成任何实际意义上的沟通。

无法与人们沟通——这难道还不是世上最恐怖的一件事吗?

近期喜欢的会员

 
Colin 2019-12-21

我也get不到大鹅的点……感觉周围买的朋友很多是因为画风可爱,外加音乐,但是……没感觉到特别的地方

 
方程 2019-12-21

柯之林 之前的Gato Roboto和Baba is You也是,很多人都被主角迷得神魂颠倒,我是真的理解不了那种萌点为什么会戳中人心……

 
π 2019-12-21

方程 很多人可能只是在瞎起哄吧?"刻奇“”群体性刻奇“?也可能就像是有的人就爱在热闹得地方说点热闹的“场合话”。

类似的行为可能有在网易云音乐个别音乐下吟诗做赋谈故事的那种?(当然具体内容切入角度和“矫情"程度各有不同)

不过确实好像有很多人超级喜欢猫(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1569004),虽然不了解猫的我确实也有点理解不了XD

 
virmint 2019-12-21

因为猫可爱啊www

鹅真的超凶,还能看家护院…有人把它做成游戏了(而且质量还可以),就感到很草

不过要说鹅能拼今年的独立游戏,我觉得其实不太行∠( ᐛ 」∠)_

 
BooLean 2019-12-22

你这种跑到异性澡堂说他们没穿衣服的行为怎么就能和说皇帝没穿衣服划等号了……


 
BooLean 2019-12-22

π 刻奇指的难道不是楼主这种洋洋得意地说这种事的行为么……

 
π 2019-12-22

BooLean 感觉好像还不太一样,尤其是如果仅从记录疑惑和抒发想法的角度去看,而且楼主表达里好像也感受不到涉及自我感动啥的情绪。总之就不继续讨论了,有时候网上一些事儿是挺让旁人迷惑的,有的可能是缺少特定信息导致的,有的是本身就比较特别,也不太好讨论。

 
方程 2019-12-23

π 我感觉猫和鹅的情况不太像是“群体性刻奇”,它不像“你感到罪恶爬上了你的背脊”之类的梗文化或粉丝文化那样只在部分人之间才会有呼有应,吸猫的人和迷鹅的人都是一般意义上的一般人,并不是“少数人”或“圈子内人”。另外,其他的一些家养动物意象例如鸡狗蛇鸟鲤猪猴却不会这样特殊——单单看狗和猫的对比,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方程 2019-12-23

virmint 我在想,估计蓝蓝也和我一样很难做到直接说明自己为什么会(不)迷猫、猫为什么(不)特殊吧。

 
方程 2019-12-23

virmint 慢着,你不是蓝蓝?

 
方程 2019-12-23

BooLean 我不是得意洋洋啊,至少我自己并不觉得吧。“皇帝没穿衣服”只是个比喻而已,和英文语境里的“屋子里的大象”基本上同义,它指的是有某些事即使值得一提却鲜有被谈论,例如猫和鹅,就很少有人谈论猫和鹅为什么可爱/可爱在哪里。并不是人们觉得这不是个问题或者没发现这件事,大家实际上都知道皇帝没穿衣服和屋子里有只大象,而是没见过有人谈起这件事。

 
virmint 2019-12-23

方程 是我啊wwww 毛乎乎的东西我都挺喜欢的

 
dlgame 2019-12-23

养鹅看家仅仅是传说,有条件养鹅的家庭完全有条件养狗看家。我只见过一个拿鹅当宠物的人,他的鹅因为出壳的时候第一个看见的活物是他所以会跟随。

楼主的疑惑应该是出于信息缺乏,只看见有人吸鹅,没渠道了解他们为什么吸。

 
方程 2019-12-23

dlgame 你将话题的重点理解歪了。问题不在于鹅是什么样,而是鹅的特别之处在哪,它为什么/凭什么让人如此兴奋、让人情感泛滥,是什么使得鹅的待遇与鸡的不一样。这是社会学或文化的问题,不是生物学或人类学的问题。

 
方程 2019-12-23

dlgame 这么说吧,“无标题大鹅的魅力点在哪”这个问题就像“Undertale特殊在哪”那样,问的是互联网迷文化和梗文化的机制。

 
方程 2019-12-23

virmint 兔子、仓鼠和狗狗呢?和猫一样么?

 
virmint 2019-12-23

方程 都行啊,干干净净毛乎乎软乎乎的都还挺好的…无毛猫我是不喜欢的(有点可怕

你说的这几个里面相对来说我会更中意猫科(老虎、豹子、狮子、兔狲、薮猫、猞猁等等),当然个别品种的猫我不一定ok,还是以常见宠物猫为主噜

 
方程 2019-12-23

virmint 有点儿复杂呀,这么看来萌猫者之间也有分不同派别的啊。龙珠超里的比鲁斯的原型“科尼斯雷克斯猫”像吉娃娃那样毛短得几乎光秃秃、身形几乎皮包骨干巴巴的……而“秃”和“瘦”恰恰是这种猫的萌点的说。

 
π 2019-12-23

方程 梗文化的例子好像不属于刻奇范畴吧,毕竟它不是“我的班主任说我们校长好努力熬夜住院了说到自己哭了,班级同学也不知不觉大家都哭了,有的真哭,有的假哭” 的这种现象呐~

我之前会用那个词,就是因为我在想,那现象是不是就好像是   “最近好多人讨论大鹅啊,这样一说大家好有共同语言,他说我也说,他迷醉我也迷醉,他们笑我也跟着笑,这一刻,我们彼此都在一起,我们都是大鹅的爱人”

群体性刻奇据我观察好像就是在大众和普通人,尤其是不明情况的普通人中容易发生呢~

不过我家以前倒是养过大鹅,而且同时还养过鸡。我自己的观察是大鹅从气势上和行为上都有点战斗力比较足,干仗气质比较大的感觉。可能和它天然嘶哑的大叫和扑翅的感觉很有关系。 

我自己的感觉上,当说到大鹅这种特质,仿佛就有点像是网友调侃俄罗斯人战斗民族那感觉有那么的一丢丢接近...微妙的感觉

 
方程 2019-12-24

π 噢……我一直认为“刻奇”指的是类似虾米音乐评论区赞美莫扎特或者在海贼王评论区引文论证尾田荣一郎是天才或者在豆瓣社区感叹王小波先见之明或Undertale的狂热粉痴迷Megalovania的那种现象,氛围里都有浓浓的“自我陶醉”味,所以我就以为小圈子内更常有这类现象了。经你一提,确实在大众社区(非小圈子的社区)里会更常见呢。估计是我对“刻奇”的理解不太对吧。

 
方程 2019-12-24

π 跟“什么都能吃的中国人”感觉很有趣是同样的道理么?

我把鹅和猫当成了同一类情况,这也许不太对。猫比鹅要常见多了。而跟鹅有关的,就只有无标题大鹅的有关内容而已。

 
方程 2019-12-24

BooLean 我把易惹人反感的段落反白屏蔽了,现在主贴读起来应该不那么ostentatious了。

 
π 2019-12-24

方程 嗯,大概就是那个意思~(虽然可能大多数人生活中都没见过真的俄罗斯人的生活,但慢慢的就不知不觉战斗民族的概念深入人心了,然后再以后一提俄罗斯人就感觉很微妙有趣之类的.....)  以及谈大鹅似乎确实不太常见呢,我说实话都是这次看你这帖子才知道的,也可能我最近没咋关注游戏讨论的关系。总之你抛得这个讨论还是挺有意思的,带来给了我一个从大鹅的角度思考微妙的某些感觉力的这个话题的一个契机。

 
则栋 2019-12-25

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知 

 
qqlink 2019-12-25

完全不同意baba is you "很多人都被主角迷得神魂颠倒" 这个论点。。。你是从哪里听到的。。

买这游戏的有多少是看主角的,不是因为游戏机制和puzzle的吗。。。

至于鹅。。我看到这个游戏想到的就是鹅很凶这一点。。。真的怕鹅

 
Luke 2019-12-25

方程 鹅的地位估计和仓鼠之类的宠物差不多吧,白白净净的鹅看起来还是挺漂亮的,网上也有不少关于鹅的搞笑图,大部分人还是从网上了解到鹅是一种看起来很高傲、很凶、还挺好看的动物。《无标题大鹅》把这种动物作为主角,加上奇怪的任务和剧情,总体就是一种很荒诞的感觉,无厘头。算是一部很特别的作品,让人放松,也很适合网络传播,但TGA提名肯定只能是陪跑

 
阿撒 2019-12-25

●一个是, baba火不是因为主角形象. 强行分析可能是因为游戏机制和标题中 baba is什么 引导了人们去注意baba. 但是聊人的传播行为我更相信是因为游戏本身好玩人们才去传播一个可爱形象.

●另一个是, 聊分析鹅为什么会火可能是在聊要在sns上获得传播优势需要的注意点有什么, 我个人先说一句这和有人说能分析股票走势一样不靠谱. 鹅已经具备的一定的基础常识, 使用这个可以引起玩家的常识感受共鸣. 

●然后我认为社区社群有一种叫做公共认知的东西(我没啥学术知识就先拿个自造词聊了), 形容一下就是你把所有用sns的人看成一个整体, 它自己在不断迭代对事物的承受 感知 情绪. 我有不用不参与微博朋友圈等等sns的朋友. 这种情况下他会脱离公共认知, 举个例子, 什么样程度的游戏会在2019年称为神作(人们怎么就感动哭了), 什么行为会被断定为直男癌(日渐更新由公共认知传播), 怎样的行为可以被接受又或者让人觉得过分(比如什么样的瑟图是底线甚至重口味在被公共认知刷新, 比如一些上几代人的名著中一些本应是残忍的行为但在现代当代人眼里是小事情). 

我不评价公共认知好坏, 我想说这不是 谈娱乐至死美丽新世界有多么不好刻奇是多么的堕落, 而是你是否需要参与公共认知的问题.

因为毕竟设计游戏需要的是与玩家沟通, 是交流. 好的沟通起码能控制心流. 传播虽然不能强行分析, 但是理解传播参与传播对做游戏有一定的好处. 你如果思考个体存在的骄傲性问题思考参与的难度, 那我必须说, 没有什么比装成一个公共认知背后的普通人来说更容易的了, 你完全可以保留住骄傲, 实际上作为社交动物大部分人都在装.

●另外举几个游戏上的例子,

一个是植物大战僵尸. George Fan在想设计一款塔防游戏的时候, 他无法接受当时大部分游戏设定是士兵在防卫, 而士兵竟然部署后就不能再移动了, 这还是士兵么? 所以他用了不能移动的"植物"做防卫单位, 然后用"僵尸"来比喻会大量簇拥过来侵犯家园的敌人, 这些"元素"很容易让人理解游戏内容是什么. 他是有意做的, 而不是随便拿了些可爱形象拼凑的.

也就是说用鹅, 能启动人们的常识和共鸣, 理解游戏内容.

另一个是万智牌中有一张牌叫totally lost, 这张牌效果并不出彩, 但是这张牌上面的插图描画的是一个独眼小怪物(fblthp)迷茫又害怕的在人类脚下穿梭. 这个 "弱小迷茫又无助" 的小怪物形象细节却被玩家们爱上了. 把它P到了各种领域( #fblthp). 这一部分是sns社区发动的, 不是制作方能控制的. 你顶多只能分析成功案例留下种子, 不代表能一定启动社区传播.

而大鹅应该是一种村中小恶霸, 要搞坏事恶作剧, 游戏又把它设计的很萌. 操纵它去搞搞坏事是很愉快的. 玩家能喜欢上是可以理解的.

 
dancingjuste 2019-12-25

"我面对着这样的一群对着猫或鹅就会失去理智、情感泛滥的人类" 其实我感觉关键可能在这里,你是觉得人类应该对着什么东西可以失去理智、情感泛滥有一个自己划下的界限,假如有人的失理情泛标准在这个界限之外也就是与你不同,你会觉得无法理解无法忍受,那么会不会有人也会对你的失理情泛标准感到无法忍受,无法理解呢(当然要是你觉得任何东西人类都不应该失理情泛那就totally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dlgame 2019-12-26

阿撒 我觉得你说的最到位,无论是对这个游戏,还是人,都有深刻的认识。

 
方程 2019-12-26

阿撒 太棒了!之前我已经开始有点后悔发了这贴子,因为本意是抱怨贴却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回复让我渐渐感到了心烦。不过回复慢慢越来越多,让我看到了很多很有趣的想法,尤其是你的回复解释的语言很清晰也分了段落,为我带来了很多我不知道的认识,简直太棒了!现在我不后悔挑起这个话题了!

 
方程 2019-12-26

已经有那么多人参与讨论了,我想我也应该介绍一下自己,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误会了。毕竟这贴子的讨论中心是“我感受不到大鹅的魅力点”,不是“大鹅的魅力在哪”,是那种很是个人中心的话题,如果对话题对象(“贴子作者”)有某些重大误会就会不太好。

我可能和在indienova的大多数用户在个性上有两点很大的不同:

  • 我厌恶互联网社交。不是不喜欢,也不是憎恨,而是厌烦和嫌弃。目前而言,indienova是我唯一有在使用的网络社交群。即使如此,我依然很厌恶表达。因为表达本身就意味着被阅读,就意味着打开了收到回馈的窗口。那些一句来一句去的隔空对话让人感到心烦,像这次的贴子这样能收到这么多预料之外的有趣而有意义的回复是极少见的情况——除非困惑、烦扰与及表达的冲动实在强到不能自制,我不会发贴。也即是说,我并不是单纯的“不参与SNS”,而是“跟SNS有仇所以断交了”的那种人。
  • 我发过誓绝不做创作,包括写小说、做游戏、画漫画等等,只要是有价值的“内容”,我都会尽我所能让它死在诞生之前。之前有过几次差点就发布或者已经发布了一些RM或VN的自制作品,幸好我都及时收回了。站内像我这样“发誓绝不成为游戏作者”的用户估计不多。因为大部分人都是因为想创作游戏才会在这儿,我因此也常常被误认是他们中的一员。了解这一点,对于了解我所有发言的背后的动机来讲,也是很重要的。

由于本贴最初只是抱怨贴,就是,那种在贴吧里随手写的抱怨“世道不公”的贴子。竟然有人愿意回复,这是我的预料之外。因此,之前我也有考虑过是否应该补注澄清一下自己的个性背景。但最后我决定还是算了,“我是什么样的人”的答案不应该由我本人亲自陈述,我就直接说实话说真心话按我自己的措辞习惯讲话让读贴的人自己判断我的个性这样下来“沟通”的效果其实会更好。

 
Nbrige 2019-12-26

楼上对贴主内容的分析已经很出色了,下面是一堆与主题不相干的废话,算是自我满足的补充。

如果抱怨贴纯粹是为了表达一种情绪,而不是带动不良节奏,作为第二者不随意回复其实是一种对贴主情绪本身的尊重。从文字的情绪中也不难看出贴主有很强的独立人格,以社交来讲是可以求同存异的。

网络上的回复者一般分两者:无法尊重或过度共情某种观点的人(这种类型往往对发表言论的本体带有过多建立在自我价值观的病态?揣测)和根据情绪本体进行分析和交流拓展的类型(就像楼上),前者也只是单纯的想要自己的情绪被更多有感知的生物共鸣,后者则是进行更有建设性的讨论,能够带动更多观者的思考和学习。

贴主应该是没想到这个小破站有很多热爱思考和交流的人,想必看到那些让人兴奋的发言也很是感动。我个人对互联网社交也持弊大于利的态度,也有段时间深感厌恶,但我想人一旦能够半开放式的对待自己持疑惑态度的事物,也会慢慢借潜意识看到一个现象的更多位面,不管是大鹅涉及到的情感形象建模问题,还是互联网社交、创作反馈的两极问题,都会有更多的透镜去理解和反思,我擅自认为这是具有思维的生命体活着的有趣之处。

可能上诉赘言早是你通悟之道,我也带了少许臆断和伪善发表了这些观点,如有冒犯,还望包涵。

 
浔阳不归 2019-12-26

你大概没有接触过那些乡下家养的鹅?对于多数人来说,鹅就是他们的童年噩梦——乡下最凶悍的家禽。或许你的语文教材里面也没有丰子恺的《白鹅》这篇文章?又或者你从没在网络上看到有关于鹅的娱乐视频?在社交平台中,猫是食物链顶端,狗、国宝其次,而鹅、熊这一类动物也具有相当多的笑点,前者来源于鹅本身,后者来源于俄罗斯大兄弟。

但鹅只是游戏的基准点,游戏能够活跃于互联网难道不是出色的游戏底子+迎合了恶作剧、沙雕游戏越容易传播的特性,游戏的定位更适合于网友造梗、主播营造笑料。而从游戏本身来说,鹅的动作多样化,开发者在gamasutra的文章里面说过鹅的设计参照了宫本茂对马力欧的设计,即便是在一个空无一物的房间里,玩家也能通过操控角色玩出花来——而大多数游戏都做不到这一点,他们忽略了游戏那些基本的走、跑、跳的细节。游戏也并不乏味,在恶作剧的表象下是开放性的解谜玩法。

 
Eiman 2019-12-27

额,这个问题有点简单。。。你只不过不属于这个游戏的用户群而已。。。

(电影Maudie里有一句话说得好
Lewis “我不喜欢有一些人”

Maudie “他们也不喜欢你”)

 
Tonberry 2019-12-27

Eiman 简单到位

 
方程 2019-12-28

Eiman 问题问的就是“为什么我没有对它来电”啊,这个“因为我不属于喜欢它的人中的一员”只是将问题重述了一遍而已。然而,有些问题若要认真打破砂锅问到底也就只能这样去回答,譬如“为什么它患上了抑郁症,因为它患上了抑郁症”。即使如此,有些回答也会试图去归结因果,譬如,“为什么它患上了抑郁症,因为它的内啡肽分泌水平不正常”,“为什么它患上了抑郁症,因为它社交习惯不良”,之类的。孰优孰劣,就取决于提问的人原先想获得的和回答的人试图想获得的是什么东西了。针对主贴的问题,我感觉“因为不喜欢大鹅,所以不喜欢大鹅”就不是一个很好的回答,因为那相当于在劝告自己不要去玩无标题大鹅、封闭了尝试未知新事物的可能性。

 
Eiman 2019-12-28

方程 quote“现在,每当我面对着这样的一群对着猫或鹅就会失去理智、情感泛滥的人类,感觉就像是在对着一群疯子。我无法理解他们的情感与爱、无法理解他们的喜怒哀乐、无法理解他们的价值观善恶观和道德观、无法理解他们的审美、无法理解他们的习俗与传统

我的上一个回答是回答的这句,至于为什么不喜欢我觉得大多数人不会试图去理解也不会关心,而你的问题私以为也只是在这个热门话题(untitled goose game)没有找到归属感而宣泄一下,回答者也多为捍卫自己的归属感,所以这部分没什么讨论的价值。

不过针对这个游戏的话还是可以简单聊几句:

1.这个游戏是2016年8月的一天晚上,团队成员Stuart Gillespie-Cook在他们的聊天群组里随手发了一张大白鹅的照片,说:”让我们做个关于鹅的游戏吧”。次日早晨8点,不知道是因为咖啡因还没起作用还是因为作用太强,群里面开始了“激烈”的讨论。

2.鹅在西方一些国家属于保护动物,他们经常捣乱但市民也拿他们没有办法(所以你喜欢吃烧鹅么?我挺喜欢广东烧鹅),所以当人和鹅两者身份交换后会有一些讽刺的喜剧感和新奇感(对于吃烧鹅的人也一样)。

3.至于猫鹅这些小动物,人们喜欢他也是因为可以借助他们获得一些情感(关怀,被需要,责任感),你发这个问题也是为了某种情感的宣泄,为啥和你不一样就是疯子哦,还上升到了价值观善恶观道德观,有点孩子气了呢

4.谁不喜欢恶作剧呢?你不喜欢?哦好吧~那我先去别的地方玩了~

 
方程 2019-12-28

Eiman 嗯,“无标题大鹅走红”现象背后涉及到的因素比我原以为的繁杂太多了,鹅作为生物本身的习性,社会对鹅的态度,东西方社会文化差异,语言与信息的传递,幽默感,好奇心,meme文化,公共关系,社会习俗,普遍道德观,粉丝社群生态,沙盘游戏设计理念,独立游戏精神……现在我觉得,光靠“言传”的解释是应该不能很好地理解答案的了。

 
BooLean 2019-12-28

方程 你自己应该也很清楚,皇帝的衣服的比喻会带来指出来的人比没指出的人优越的感觉吧

 
Lo5t 2019-12-29

因为观赏性很强吧。

大鹅游戏我自己玩过,觉得这种A to B做任务的游戏提不起我的兴趣,但是里面大鹅跟NPC互动的反馈很明显。同样的例子有底特律变人和Undertale,这些游戏实际玩起来真的没什么特色,但唯独有观赏性,出得了画面(指视频节目效果)。吸引不了游戏玩家,但是吸引得了云玩家和一般观众。

比如你提到的那个超极巨喵喵的梗,没有了解背景知识估计get不了梗,但普通的猫可以。

还有一个原因我想是因为够通俗

 
coldshake 2019-12-29

看了一下这个游戏,让我玩的话,我可能会玩到基础教程结束

 
Eiman 2019-12-30

Lo5t 不过事实是。。。他冲上了switch销量榜第一。不知道你指的“游戏玩家”是不是核心玩家的含义,不过从以往做游戏市场调查时的数据参考看,这类游戏对核心玩家和泛用户吸引力都很足够,当然话题性也很强,玩家留存率也是不错的,因为他的游戏驱动力设计的要出色一些(包括“取巧”的to do list任务系统)

 
sdj大傻 2019-12-30

控制大鹅好快乐!谁不希望自己是一只鹅呢(大雾

 
Rusty 2020-01-02

Image title

Image title

Image title


"Some men just want to watch the world burn."

 

加入 indienova

  • 建立个人/工作室档案
  • 建立开发中的游戏档案
  • 关注个人/工作室动态
  • 寻找合作伙伴共同开发
  • 寻求线上发行
  • 更多服务……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