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的本质:我的探索

作者:树册
2018-04-14
8 3 22

题图 


在开篇之前,我想简单说下,文章将尽量用简洁的介绍方式阐述我的观点——游戏的本质定义——因此不会是一篇渴望推翻其他游戏论的驳论文。

这篇文章同时也不是技术文,我倒是希望可以写出一篇属于“游戏”的技术文。

但在这之前,我们需要做的是——认识游戏,看看什么才是游戏的本质,游戏的“语言”。

游戏的来源

荷兰学者约翰·赫伊津哈(Johan Huizinga) 研究过游戏的本质,和许多研究者和哲学家相似地,他们都把游戏定义为“一种活动,一种规则,一种服务”,但赫伊津哈要比许多研究者或哲学家所定义的严肃得多,他并不把游戏看得那么简单——但同时也并不纯粹,没有解释不来自于人的游戏本质,因此,以下我的观点,将不受用于赫伊津哈的游戏定义,而将是一个完全纯粹的对游戏的本质认识的定义。

以上图示,从1到3分别是“现实,”“想象”,“想象结构化”的表示,回看一遍题图(动图),我们可以清楚得到这样的一个过程——从现实到想象,再从想象到想象结构化的发生过程。如果我们把这样的一个过程引用到“象棋”里,会是怎样的?

象棋引用:首先,棋局上是一盘即将结束的局,因为前方是一颗“车”,而“帅”在这回合向左右两边任选移动,则可以避免下一步被“车”冲过来吃掉,当下,我要做什么选择?直接向上走,让“车”吃掉,还是向左或右移动?我选择向左移动,回合结束,接着轮到对面的“车”,它傻傻地直接冲到“帅”旁边,然后回合轮到我,这时候我决定让“帅”向右移动将“车”反杀掉。


解释:上面那一段走棋流程,先把它定义为一段“行为”,所以这就是玩家做出游戏“行为”的过程,可能这会有点理解复杂,让我们先来拆解下这一段“行为”——首先,这一段“行为”是这样的,帅向左移动,然后车冲过来,最后帅向右移动,发生了将车反吃掉的结果:

  1.   帅向左移动,这是一种现实流程;
  2.   而为什么要向左移动,因为我要躲避车,这是一种想象;
  3.   从躲避车,到吃掉车的整段流程,经过多步想象,这是一种想象结构化。
  4.   因此,“形成想象结构化的过程总结(1 - 3)”我称之为是“行为”——行为不是游戏,行为指的是我们进行游戏的过程的来源,它并不是意义上游戏发生的来源,而游戏之所以发生,以及之所以我们认识到游戏发生,是因为“行为”在“象棋”的语言里发生了——可以这么理解,“象棋”是一套基础的游戏语言,它赋予玩家在其中进行走棋,棋子就像是这套语言的文字,因此玩家是“文字”的执行者,而想象和想象结构化,是我们利用文字对语言进行“填充”的表示,这使我们发生了文字表达,因此可以表示为我们发生了游戏,游戏因此而发生——行为不是游戏,行为里面的所谓“现实,想象,想象结构化”也不是游戏,它们只是我对游戏之所以发生的“表示”。


结论:任何一种“行为”都将可能发生游戏,包括我们时不时地进行无意义的肢体运动,只要发生了“行为”,游戏便会发生,因此,游戏是存在于大自然的,游戏会发生在一切事物身上,而它们会发生,是因为我们认识到“行为”因此认识到“游戏”,一切游戏来自我们所认识到的或所发生的“行为”。

游戏的表现观念

18世纪以前,“天文,数学”被定义为自由化艺术,“航海,医术”为机械艺术,以及“诗歌,绘画,雕塑,音乐”为美的艺术,18世纪之后,艺术又被定义为“时间艺术”和“空间艺术”,直到现在,我们定义了“八大艺术”以及最后那个“第九艺术”。以下我的观点,将简单地引入以上这些定义,以展开对游戏的本质观念的认识。


游戏是一种“时间艺术”,这也是“行为”的表现过程,它是发生在时间上的,而不是一个凝固的表现,游戏也是一种美的艺术

诗歌,绘画,雕塑,音乐,其表现特征是拥有“介质”,如诗歌源自“文字”,绘画源自“色彩”,雕塑源自“材料”,音乐源自“声音”,游戏源自什么呢?源自“行为”,“现实”行为和想象结构化的“行为”,所以游戏的介质是“行为”。

诗歌,绘画,雕塑,其表现特征是呈现于“空间”的,音乐,其表现特征是呈现于“时间”的,游戏呢?和音乐同样呈现于“时间”,因于“行为”发生在时间上而非一个凝固的展现,因此游戏是呈现于“时间”的。

诗歌,绘画,雕塑,音乐,作用于美的显现是形态化的,游戏呢?通过建立一套语言,玩家在其中发生文字表达,这样的过程也是一种形态,自然它也可以是表达美的一种。

而话又说回来,游戏既然是一种拥有形态的表现形式,那游戏的形态具体是怎样的呢?换句话说,游戏的语言及玩家所表达的文字的形态,是怎样的?我们如何认识它们?


游戏的三种形态:无边线的游戏,有边线的游戏,行为边线的游戏。

  1.   无边线的游戏:重回上述的(游戏的来源)其中提及“游戏语言”的部分,即“象棋是一套基础的游戏语言,它赋予玩家在其中进行走棋,棋子就像是这套语言的文字,因此玩家是“文字”的执行者”。我们试着引用这段话,所谓无边线游戏,也就是指“一套基础的没有目标没有结局或终点的游戏语言,它赋予玩家在其中自由进行走棋,且不会使玩家受限任何条件,游戏也没有输赢更没有吃掉哪颗棋的设定”。
  2.   有边线的游戏:与无边线的游戏相反的形态,也就是指“一套基础的有目标有结局或终点的游戏语言,它赋予玩家在其中受限于条件地进行着文字表达。”
  3.   行为边线的游戏:与无边线的游戏语言相似,不同的地方在于“一套基础的没有目标没有结局或终点的游戏语言,它赋予玩家在其中自由进行走棋,但玩家走棋的同时,游戏会随之发生目标或结局或终点,它是一种会被文字表达所改变的语言。”

错误的形态认识:有边线的游戏可以成为行为边线游戏吗?比如玩家走棋的同时,游戏会随之消失掉目标或结局或终点?这当然也是行为边线的游戏的表现之一,它仍然属于行为边线的游戏语言范畴,而不会是第4种形态。

杂揉的游戏语言呢?会是第4种形态吗?在这里,游戏所出现的三种形态是对游戏的本质认识的诠释,因此,杂揉的游戏语言也不会是第4种形态,它仍然处于三种游戏语言范畴。

游戏的语言

“行为”本是来自于大自然及一切事物的发生形式,但我们学会了创作游戏,构建不自然的游戏语言,以让“行为”也不自然化,而在这之前,我们需要考虑游戏的语言的问题是:如何构建,又通过什么工具来构建。以下我的观点,将以同样为时间艺术的音乐来试着展开我所定义的语言。

游戏的语言是作用于发生“行为”从而产生或构建的,音乐在乐器方面上则与游戏的语言存在很大的相似性,如它们都是发生“介质”的产物,并且也存在着形态的区分。但游戏语言本身却更像是一张涂满廉价或重价的曲谱,甚至是无价之谱,从这方面上看,古老的至今仍然广为流传的大部分棋游戏大概就是无价之谱,但你也或许感到奇怪,广为流传的赌博游戏,它们大部分都不高雅,难道也会是无价的吗?在此我需要澄清,低俗而没有意义的东西总是能流传,但它们一定不是高雅的艺术,甚至不可能是无价之谱——而赌博游戏的关系也引出了一个问题,即怎样的游戏语言才是好的?为什么说大部分赌博游戏不好?


大自然的游戏语言,某些壮丽而伟大的现象,当将它们联系在一起,一场高山的滑雪,一场大海浪里的冲浪,一次极限的攀爬(没错,游戏就是来自大自然,连攀爬也是“行为”的一种,也是游戏的一种,甚至是演员在戏剧舞台上,都可能进行着一场“游戏”,如声音,如文字,如色彩,游戏无时无刻包围着我们)当将它们联系在一起,那么这些不凡的“行为”就是大自然的游戏语言所赋予的“文字表达”。因此,能造就不凡的“行为”的游戏语言,便是一种不凡艺术,而大部分赌博游戏都不可能产生这种“行为”——如果你觉得骗术的手段能让其行为变得高雅的话,那请无视这段落——大部分主流游戏也不能如此,大部分是低俗的,重复的,无意义的。试着将这一段落的游戏语言替代为“音乐”,试着理解,大自然的音乐,某些壮丽而伟大的现象,当将它们联系在一起......那么这些不凡的声音就是大自然所赋予的“音乐表达”。你还会认识不到何谓“不凡的艺术”吗?


游戏的语言如何构建?通过什么工具来构建?


对此,我并不能完整地做出观点解释,我想,这个问题或许才是目前游戏需要进步和思考的地方,而不是画面,程序,交互......

本文为用户投稿,不代表 indienova 观点。

近期点赞的会员

 分享这篇文章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ayame9joe 2018-04-14

    我了解树册君一直在追求纯粹游戏这样的概念。在 indienova 其他文章下面,他的留言单就长度本身已经足够产出若干文章。我很开心看到他将思考整理出来。不过,就我个人而言,与其讨论游戏本质究竟是什么,纯粹游戏形式是否存在,我更关心:为什么这个问题是重要的?假若游戏不够纯粹——就像树册君以为的现在几乎所有游戏——那么会有什么损失,游戏又会因为不纯粹而丢掉什么呢?
    前段时间和白露有过对于研究进行讨论。大抵上,我希望坚持的,是一种包含了对于人文学科的敬意的形而下的应用游戏学,毕竟我真正关心的还是设计。所以许多问题虽然几乎没有答案,但对我来说是 good enough 的。如果树册能够说服我,纯粹游戏比起不纯粹游戏将会在设计上有所助益,我就能更了解这个问题的意义在何处。

    • 树册 2018-04-14

      @ayame9joe:哈哈加了个君称呼,其实我个人认为,电子游戏发展的是和许多工业电影一样是不艺术的,更多是发展出了“材质”和“经验主义方法”,但是游戏是个很原始的东西,它为什么不能像音乐一样,发展出“节奏”“织体”这些纯粹音乐的东西?
      一位电影人塔可夫斯基对电影艺术是这样理解的:制作电影不应该吸取“剪辑”的方法论,因为它们表现的是对“镜头画面”以“素材”的方式呈现给观众,这不应该是纯电影的东西,电影的艺术在于时间结构可以改变,有别于现实时间的一种表现,剪辑则捣乱了改变时间结构的这种特殊意义(当然也有其他原因),而电子游戏,发展的难道不是一套接着一套素材吗?纯游戏的东西少之甚少。
      我一直在追根溯源,但我并不是想真的找到“源”,而是想从“源”出发找到“纯游戏”的东西。

    • ayame9joe 2018-04-14

      @树册:倒不是不理解会问这个问题。

      我本科是学地理的。因为处于理科鄙视链的底端,老师总是开玩笑说:隔壁化学找到了原子,生物找到了基因,我们的地位是每况愈下。但地理确实找不到所谓的最小研究单位。但也不意味着地理没什么靠谱的研究。

      当然这是个不靠谱的比喻。

      但譬如 Advanced Game Mechanics 等的分析图表,能够画出诸如《俄罗斯方块》的游戏循环,这是否足够微观呢?只是种种分析方法面对 WOW 必然无力。所以 WOW 不够纯粹?如果保持纯粹只是停留原始,那么就算找到又如何呢?所以寻找纯粹怕也不是为了回归而已。

      至于行为和时间本身,我不认为有什么问题。如果不是用以定义,而是推出的话。但我也不认为不纯粹有问题,如果它的核心结实的话。我倒愿意认为,树册君的担忧在于,现在游戏表面光怪陆离,实际剥离到本质,已经难称游戏,或者说极弱,或者说滥造。如果是这样,我当然是同意的。我进入以及还在这个行业的理由,本来就不是什么热爱,而是不满意。因为本可更好。

      最近由 ayame9joe 修改于:2018-04-14 18:07:22
    • 树册 2018-04-14

      @ayame9joe:总之很赞同你的观点了,你说的担忧大概就是我的意思。
      另外是,没人能阻止 wow 这种游戏诞生,也必然会诞生,也没人能阻止celeste诞生,你很喜欢这款游戏,但你不觉得玩这些游戏,使你所收获的并不是纯粹游戏的感觉么?它更像是个娱乐产品,或者是个“多面体”,其实可以简单地说,我确实是在追崇所谓艺术性,就是游戏的“高度”,但我并非是为了给游戏业带来什么才有这种追崇,毕竟我认为我是属于古典时代的人——在对待艺术的方向上——其实我算是为了做游戏,才在这里寻找什么“本质”和“纯游戏”,我并不认为当下能产出好游戏,本身它们已经不像游戏了,而更像是娱乐产品,我真的希望有朝一日,能玩上一款比“the witness”还更纯粹的游戏,“the witness”已经算是很接近那份纯粹的游戏的感觉了,只是带给人还是一种“现代化”的艺术表现,就是它还是娱乐的,它还是符号化的,它还是“视觉化”,而现代艺术给人的错觉就是“一切都是以视觉为主,且非古典的”,而不是真正纯粹游戏所带给人的那份“真实感”和“独一”。

      额,不管怎么说,其实我总是建议思考游戏不要先思考游戏之外的东西,否则很难看到根源方面的问题,可能我的观点(就是这篇文章),并没有一点实证,更多地是个人主观思想,我写出这篇文章也不是为了找到理解的人,更多是希望能得到讨论或大家的批判,这难道不是一件不错的事吗哈哈,所以作为讨论,请不要太在意我总这样不断地说这说那。

      最近由 树册 修改于:2018-04-14 20:36:23
    • ayame9joe 2018-04-14

      @树册:当然欢迎讨论!大概也是 indienova 存在的重要意义之一。

    • 树册 2018-04-14

      @ayame9joe:哈哈是这样了。

    • 空号 2018-04-15

      @ayame9joe:乔姐!我本科也是学地理的,亲上加亲啊(强行拉关系

    • ayame9joe 2018-04-15

      @空号:噗。请、来、面、基。

    • 树册 2018-04-18

      @ayame9joe:最后你说“纯粹游戏比起不纯粹游戏将会在设计上有所助益,我就能更了解这个问题的意义在何处。”
      当时并不理解你重视的是游戏本身还是游戏设计,现在想试着回答一下。
      我其实在想要制作游戏的那时候开始,就很崇拜“游戏设计师”,而且很讨厌成为一个“艺术家”,当时我认为艺术都是虚幻的,我不可能会接触到它,而我或许能成为一名游戏设计,但事到如今,我却十分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艺术家,而不是游戏设计,因为我觉得,我们很多人都因为电子游戏的流行而看错了一件事:游戏设计真的是在发展着游戏这项“Art”的吗?我认为不是,抛弃“设计身份”转而去让自己“空壳”地认识游戏,这会或多或少让我们更能看到游戏的“面貌”,而不再是化它的妆,我试着扭曲自己对游戏的认识——交互,情感体验,代入感等等——那些本不属于游戏“面貌”的东西都需要审视,如此一来,你就能或多或少地清楚游戏真正需要发展的是什么,音乐有“卡农”和“赋格”,为什么游戏没有?游戏只有“线性”“心流体验”“数值成长”“代入感”等等这些创意设计,如果把创意设计融入音乐,试着想一下,音乐的“卡农”和“赋格”是能通过设计而来的吗?它们难道不是通过历往技艺的提升和对技艺美感的体现而得来的吗?游戏缺少这份技艺体现,所以当许多设计师被提及游戏的“技艺”的时候,它们只能用创意思路和美术设计来应付回答。我不知道这么回答你是否能理解,如果说这个回答有驳于“维基百科”,那么我只能说,这个回答不适用那套电子游戏的概念。

      如果你还不理解,那么各种艺术都有其各自“介质”的体现,影视“镜头”介质,美术“色彩”介质,音乐“声音”介质,文学“文字”介质,那试问,游戏的介质是什么?(虽然我将其定义为“行为”介质)游戏如果连介质都认识不到,谈何游戏“卡农”和“赋格”的高度形式出现!电子游戏的流行带来的弊端就是,让我们连游戏介质是什么都不知道。摒弃所谓设计,从空壳中重新认识游戏,然后发展它,我觉得才是你所想要为游戏付出一份力的价值所在。

      最近由 树册 修改于:2018-04-18 03:21:17
  2. 叶默哲 2018-04-14

    恩有本书我还没看,
    国美博士的论文,他对游戏的定义是:“再造现成目的的逻辑方案”
    某些意义上有点像你的。

    你说你要摒弃人在定义中的参与,寻找游戏的本质。
    然后你就一下子用了“想象”这个词,
    你把游戏语言/想象结构化换成制定规则,我觉得倒是更清楚。
    文字,押韵的结构化中的行为,是不是游戏?

    时间化的游戏。——时基艺术太多啦,电影,书法,哪个不是时间性的
    你的“行为”作为玩家介入之物,你将它思为游戏的本质。
    在我看来,这只是交互性的某种另外的表述,或许更加侧重于其他的意思,但是实质依旧指的是规则内的行为。

    本质性思考的东西很容易撞到铁板上,但是未尝不是有益处的思考方式,对于结构分析很有好处。
    但是何为本质呢?真的有本质的吗?
    建议读一点哲学式的东西,能让你更有对照式的思考。

    • 树册 2018-04-14

      @叶默哲:额,可能你误会了,这里我阐述的是自己的观点,就是游戏的来源,所以用“现实,想象,想象结构化”来表达,不是说制定规则什么的,文字押韵这个,用文中的表达来代指的话就是:
      比如这里有一个游戏“语言”,然后文字作为这个“语言”的“表达方式”。
      文字实现,这是一种现实流程;
      文字为什么要实现?因为它参与在这场游戏“语言”当中,这个过程是一种想象;
      从文字实现到想象化文字,其整个过程,这是一种想象结构化。
      所以我们在某个“语言”里发生了以“文字”为实现方式的想象化结构,那么这就是发生了游戏。
      简单地说,就是当我们在某个场所中,做出场所里面的行为表达,就是发生了游戏。
      额,感觉这么比喻也不好....你可以尝试理解一下文章里面的桥段。

      最近由 树册 修改于:2018-04-14 22:51:43
  3. 叶默哲 2018-04-14

    您的具体观点分析我回头读了那书再和你交流

  4. 奥古斯都鱼丸 2018-04-15

    在欧美学者研究游戏理论以及MDA理论时,常常提到“游戏与人类几乎是同时诞生的,它是现实生活的一种模拟”。举个例子,体育运动与战斗方式的对应、传统舞蹈与耕作方式的对应等等。我认为这样的研究和讨论是回溯历史,有一条脉络且形成共识的思维方式。
    直到今天,有的电子游戏开发者认为“游戏是一系列选择”,有的认为它是一种媒介,而有的认为它是第九艺术,这些思考和讨论都是有它的正确性所在,但并不能达成大多数人们的共识。这并不一定是因为它们片面或者错误,仅仅是因为游戏在定义和分类等等理论研究迫切需要的方面,缺乏一些人投入其中并做出贡献。
    树册君您好,我很欣赏您思维和整理的动力以及目的,但我想在此做个简单的提醒,就是您的逻辑会不会陷入自己为自己划好的范围中?比如您对游戏形态的分类,对游戏行为的分析,会不会存在片面、个人化或者武断的过程?
    因为我能感受到您在这个问题上依然存在着不小的困惑,所以在此留言希望能够一起讨论。

    • 树册 2018-04-15

      @奥古斯都鱼丸:居然如此,“游戏与人类几乎是同时诞生的,它是现实生活的一种模拟”我的游戏观大概就是认为游戏是来自我们认识声音和色彩一样从出生就存在了。
      哈哈,说到存在片面,个人化和武断的过程,这个是肯定的,已经陷入了,但我觉得我总是能够清醒吧,这是实话,我一直在indienova上发言,说过很多错话了,但也吸收了很多,那样的过程总是存在的,只是作为一个游戏制作者,我更觉得这是一种“学习”,找到我认可的游戏的定义,然后去追逐,任何艺术作品都是个人化的,任何艺术都是为了填补某种空缺的,我希望能找到某一块游戏的空缺,然后去试着填补吧——这份空缺对我来说是“纯游戏”,玩跳皮筋和象棋和围棋那种带给我们的纯游戏感,但这种游戏感并非娱乐,乐趣,心理学类或其他的什么,游戏感是一种“沉浸在一套游戏语言下进行文字表达的感觉”。

      最近由 树册 修改于:2018-04-15 01:34:39
    • 奥古斯都鱼丸 2018-04-15

      @树册:如果目标是个人化的艺术作品,那我就十分欣赏并且赞同这样的探索了。希望有一天能仔细品味一下您的作品

  5. art9 2018-04-15

    写几个要点。

    1. 现实、想象、想象的结构化是否有其它资料的支撑?为什么要引入这个概念?
    在我看来,想象的结构化等同于对未来的预期。举个例子,男生向女生表白如果成功,会非常开心,这个开心源于对未来可发生行为的预期,这里的现实只有答应的这句话,后面的事情全部是想象。表白失败会郁闷沮丧同理。

    2. 我暂且把文中定义的“行为”重新表述为“对未来的预期”,带入结论,可得,游戏产生于我们的“对未来的预期”。可为什么是这样呢?这个结论是否make sense?
    文中似乎没给出解释。(如有请纠正)

    3. 对未来的预期是人生来具有的,而机械器具则不具备这一点。我们通常不会说“运行电梯的滚带正在玩绕圈的游戏”,却可以说“操场上跑步的人在玩绕圈的游戏”。故游戏的主体是人。
    或者说“能产生对未来预期的智能体”,这把动物也放进来了。如果科学研究表明植物也能预期,那么它也在游戏。如果冰山也可以,那么它也在游戏。(Everything)

    4. 按照定义,日常的生活是有行为边线(有自由度,可变规则,但受限)的游戏,只要玩家开始走棋,最终结局都是死亡,且这随时可能到来。

    • 树册 2018-04-15

      @art9:说得好。这篇文章更多是个人观点,旨在简单进行阐述,所有例子都在文中表明,但它们更多是为了简单进行观点阐述,而不是为了驳论,我所说的行为并不是对未来的期望,而是说对一系列“语言”之中的“现实,想象,想象结构化”的过程的总结。
      游戏的来源,简单地说我解释为是在“一个语言中进行行为表达”,一个语言指的是“一款游戏作品”,行为表达就是说“在这款游戏作品中进行的一系列现实(实际行为),想象,想象结构化”,也就是说,在这款游戏作品中进行行为表达,游戏作品则相当于一套“语言”,整个执行下来的“行为”便是“游戏”的体现,或者换句话说,游戏就是我们在语言中发生的行为,游戏来自行为。

      最近由 树册 修改于:2018-04-15 10:55:34
  6. ayame9joe 2018-04-15

    树册应该是欣慰了,大家真的讨论了起来。

  7. 无有时代 2018-04-15

    说实话,我没完全看懂,大概摸了点边,感觉与一开始的观点有些改变,尤其是结构一词的内涵发生了改变。
    我的理解,所谓游戏语言就是规则,棋子和规则就是游戏语言的文字,玩家的行为就是执行文字,因此行为体现或表示了游戏。这样来看,游戏是先于玩家存在的,玩家只是利用游戏语言表达它而已,感觉有点像一个预设模型,只是等待人来展开完成。不知这样的理解对不对。

    游戏的表现观念那里,没有必要提及美的艺术,因为时间艺术与美的艺术没有必然联系,混在一起说不容易理解。完全可以讨论完时间艺术,再来讨论美。而且,你这是本体论上的讨论,没有必要牵涉到美这类带价值或伦理判断的字眼。

    同理,游戏的语言也没有必要提及高雅、无价之谱等,在游戏语言概念尚不清晰时,讨论好不好是不太适宜的举动。个人认为,第三段的标题应改为好的游戏语言。这样条理会更清晰。

    最近由 无有时代 修改于:2018-04-15 19:15:26
    • 树册 2018-04-15

      @无有时代:可能我可以试着再梳理这个概念:
      游戏来自大自然,但我们认识游戏的方式,是通过“与大自然产生行为”的方式所认识。这是前提。
      1.为什么说来自大自然?2.为什么有行为?

      首先这两个问题需要先解答2才能说明1。
      因此2先回答:为什么有行为?我的定义是这样的——
      ①我们在某个场所中,或某种语境下,所发生其中的一系列现实,比如在一个100米跑道上,这就是一个场所;
      ②我们进行了100米奔跑,这就是“现实”的动作发生;
      ③而为什么我们要奔跑100米?可能是为了跑到目的地,或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但不管是什么,我们一定是为了在这个场所进行表达,才会如此思考,人不可能毫无意义地进行100米奔跑,只有建立在想象之后,才能认识这就是100米奔跑,这样的过程是“想象”;
      ④当以①为基础,有了一个跑道场所以后,我们在其中所进行的②③+②③+②③的过程,是一种想象结构化;
      ⑤“行为”,就是“想象结构化”,行为也是一系列“想象结构化”的总结,以及,行为是场所里发生的“②③”,行为发生了,游戏便发生了。

      接下来回答1:为什么游戏来自大自然?
      ①我认为,游戏是先于人类发生的,存在于各种大自然的“场所”之中,在各种大自然场所里时时刻刻发生着“行为”,只不过区别在于,只有人类诞生之后,我们才知道那是游戏的发生,也就是说我们感知到了“②③”,因此它们成为我们所认识的游戏,就像“只有人类诞生之后,我们才知道声音和色彩,而即便人类从未诞生,声音和色彩也存在”,所以,游戏来自大自然。在这里也相当于我把上述定义的“行为”解释为一种类似“声音”和“色彩”一样的“介质”,我们通过“行为介质”认识了游戏。
      ②所谓“场所”,并不是指一个“地盘区域”,而是指一个“语境”,或者说“一种语言”,在这种“语言”下我们能客观认识到其中的“文字”,并以“文字”为表达方式进行“语言”下的“行为”。
      ③语言和文字的关系,共同构建了游戏的发生,我的定义下的“游戏”不是赫伊津哈所定义的“游戏”,至于为什么开头已经说明。

  8. 慢好多拍 20 小时前 11:45 微信会员

    “游戏是行为”这种想法是我第一次看到,不得不说个人觉得是比较正确的,但是什么样的行为才能作为游戏?能够带来体验的行为是游戏吗?那么古人类时期的捕猎行为带来的“刺激”、“危险”的体验是一种游戏吗?是的话,既然这种会影响到生命的行为都是,那还有什么行为不会带来体验、不是游戏呢?这样将行为和游戏完全等价起来真的可以么?如果这种捕猎行为不是游戏,那么游戏与行为的界限在哪里?哇!不行了,我要越陷越深、陷入怪圈了...

    • 树册 20 小时前 11:58

      @慢好多拍:我在这里将“行为”形容为一种“介质”的比喻,就像你若要诞生美术,那么一定要要有“色彩”的介质,若要诞生音乐,则一定要有“声音”的介质,而若要诞生游戏,我认为就需要“行为”。所以捕猎活动的那种“行为”从某种性质上来说,相当于发生了介质。

      最近由 树册 修改于:2018-04-20 11:59:41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