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暴雨》到《底特律:变人》,Quantic Dream 为何钟爱创作道德困境?

作者:夜神不说话
2018-06-13
6 2 8

仿生人与《底特律》

也许你已经从社交平台听说了这款游戏的怪异名字,也许你已经从你关注的主播那里领悟到这款游戏的惊艳素养,也许你现在刚刚从主机前离开,一边回味着游戏的令人着迷与沉思的情节一边阅读这篇文章……

不管你通过什么方式了解到这款游戏,我想这款游戏对于“道德困境”场景的设计与运用一定都对你留下了深刻印象。

 “任劳任怨”卡拉、“谈崩专家”康纳、“免费斗士”马库斯。三位主角的故事线中充斥着各种各样让人煎熬的选择,每一次选择都意味着玩家与自身的一次道德博弈,都意味着对接下来的情节做出了相应的更改。

那么为什么 Quantic Dream(多元梦境)工作室如此热衷于制造选择难题,创作道德困境?

我想这要归功于多元梦境的老板,同时也是工作室创始人之一的传奇制作人,大卫凯奇。

1969年出生的大卫凯奇,参与制作了多元梦境研发的全部作品。

大卫凯奇的多元宇宙

有史可证最早于1999年制作的 Omikron: The Nomad Soul、2005年追随脑中幻想揭开杀人动机最终拯救世界的《幻象杀手》、2010年通过层层调查寻找折纸杀人魔的《暴雨》、2013年讲述能直接沟通灵体的超自然少女15年生活的《超凡双生》,以及2018年扮演被奴役压迫的仿生人争取权利的《底特律:成为人类》,大卫凯奇负责了全部作品的构思起草、情节创作,乃至整个团队的运作管理。

这些作品从古老的 PS 时代一直延续到如今的 PS4时代后期[1],成为每个时代可能并不一定最好但提及优秀游戏作品时一定不可或缺的作品之一。

毫无疑问的是,大卫代表着整个 QD 团队,在各种意义上,理解了大卫凯奇,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多元梦境试图在他们的所有游戏中,加入足够多的选择分支与道德困境场景。

“大卫凯奇是多元梦境的主事者。”

这是一句肯定句。但有趣的是,在有史可查的公开场合露面中,凯奇很少以制作人(Producer)的身份自居,更多的时候,他称自己为导演(Director),以及编剧(Screen Writer)。他称自己创作与参与创作的游戏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游戏——

他是一个注重讲故事的导演。

“我们是在讲故事,不像很多作品那样只在在一个地方打转,不管是场景还是游戏意境。我们是逐渐地摊开。业界中有些高水准的记者们了解这一点,其他的就....很难让每个人都理解……当其他每个人都只会谈论 GTA 与 FPS 时,我们考虑的是情感与故事。”[2]

“过去几年里,我的目标一直是开发出一种全新的讲故事的方式。抛弃那种电影似的2D 剧本,我尝试着创造出一个可以操控时空的,交互式3D 剧本……我的游戏不是真正的电子游戏,因为他和传统的互动不一样。我的角色不会冲着见到的每一个人开枪,他们都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做一些有道德的事情。他们有情感也有关系网。对我而言,这才是交互的真实意义——让玩家和角色之间产生代入感。当然了,游戏行业还是比较保守的,我们很难说服那些核心玩家接受这种新定义。”[3]

我们很容易从这些演说中窥见大卫凯奇的制作理念:注重情感与故事的游戏流程创作、可以操控时空的交互式3D 剧本、不同角色拥有不同道德观念的游戏设计……这样看来“选择分支爆炸”和“到处是道德拷问”的事情就说的通了。

因为真实。因为生活本就如此。

在大卫凯奇执导的游戏作品中,玩家很少因为自身做出的任何不恰当选择使游戏进入直接结束的失败结局当中——每一个选择支都对应着逻辑通顺情节合理的后续剧情,每一组后续剧情又意味着足够多的选择支,而充足的选择支又意味着充足的后续情节……如此往复,直至真正的故事终结。

这样的分支无论是在《暴雨》还是在《超凡双生》中都有成百上千个,发展到《底特律变人》时甚至演变出成千上万种——仅康纳线的序章部分,就拥有6种不同的组合分支,并且这些组合分支不同于“你的妈妈和你的老婆一起掉进水里你救哪一个”的无厘头无逻辑展开,所有的组合分支在剧情推动层面与逻辑层面都是不可或缺的,它们真实地推动着故事的发展,推动着故事朝着不同的结局发展,并展开截然不同的过程体验——批判互动电影游戏缺乏变化、所有剧情到最后都会回归唯一主线的 Mark Brown 先生这次要伤心了。[4]

“在讨论《华氏》这个游戏里的叙事时,他们说我们‘疯狂’;在讨论《暴雨》里的情感时,他们告诉我们这就是‘一切’。游戏一款又一款地出,我们永远会面对一道壁垒,它就在那,而我们就尝试去突破它,去将它推离。在《底特律》中,我们想要做的就是超越此前所得到的一切。”[5]

显然,大卫凯奇成功了,多元梦境成功了。

也许有人会问,“我知道这样会使得游戏更加真实,但这样真的好玩吗?”

的确,游戏的好玩与否是决定一个玩家能否把这个游戏玩下去的重要原因,但我们又应该如何界定好玩呢?

在生存游戏中探索荒野收集资源可以称之为好玩,在竞技游戏中协助队友击杀敌人可以称之为好玩,在模拟游戏中经营发展收获财富可以称之为好玩,在冒险游戏中打怪练级提升属性可以称之为好玩,那么在互动电影游戏中体验不同角色的不同故事,通过对于各种选择分支的推敲打出自己期望的结局,不也可以是好玩的一种定义吗?

游戏的类别多种多样,好玩的定义自然也千变万化。询问“这是否好玩的问题”,就如同11bits 工作室在其新作《冰汽时代》结尾画面对玩家打出的“这值得吗?”标签,食之无味。

一个游戏好不好玩,只有真正玩过之后才知道。做这样的事情值不值得,也只有真正体会过拷问的人们才明白。而当你真正知道了问题的答案,问题本身也就自然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所以,想知道多元梦境工作室作品是否好玩的朋友们,不用犹豫了,直接尝试吧。

截止写稿时间,多家评测机构给这部作品打出了8/10以上的高分,在国内的各大游戏媒体网站,这个分数甚至增长到9。而在新一期的 Fami 通每周评分中,《底特律:变人》的分数更是高达38/40,直接送入白金殿堂。

当然了,过多的选择分支过于细化的情节演变在不同的玩家看来会有不同的感受,电影化叙事与互动播片让不同的玩家群体来玩也会有截然相反的游玩体验,爱的人爱得深沉,恨的人恨得透彻。

有玩家认为,“播片不能算游戏”,有玩家认为,“这样的游戏缺乏重复可玩性,只需要视频通关就好,没有入手的必要。”还有玩家认为,“大卫凯奇写的这个剧本是一坨 shi,根本就是黑人平权套了个机器人的壳儿!”

在此我们不评价不同玩家观点的对错,因为对于一款游戏,一部电影,对于任何一个客观存在的事物,每个人的确都有他们不同的评判标准。但是不管你是否认同这种“多选择分支”“互动电影叙事”游戏,认为大卫凯奇的剧本蹩脚或者优秀,都无法否认,这是一款,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被超越的神作。

TellTale 已经没落啦,在如今的格局里面,能超越 Quantic Dream 的工作室,也就只剩 Quantic Dream 自己了。

文后注释

[1] 虽然在1999年制作 Omikron: The Nomad Soul 时 Quantic Dream 与索尼还没有眉来眼去,但是很明显,QD 与 Sony 的情缘从很早就开始,且一直延续至今。这也是我写 PS-PS4时代而不是写 XBOX 世代的原因。

[2] 语录来源于2010年《暴雨》发布后大卫凯奇接受采访时的演讲。

[3] 语录来源于2014年大卫凯奇接受 Play 杂志采访时发表的演说,大卫凯奇声称,游戏是人类有史以来创造出的最有魅力的娱乐媒介,能带给你完全不同于电影与书本的全新思维方式。

[4] 特指游戏评论家 Mark Brown 在2016年发布的《游戏工具箱:任天堂-玩法优先》中,批判所有基于故事逆推玩法机制的游戏设计思路都是走的错误路线;在《游戏工具箱:用系统叙事》中,批判所有互动叙事游戏徒有其表、玩家的选择对游戏的后续情节缺乏实质性影响,系统叙事才是未来游戏叙事的发展未来。

[5] 语录来源于2018年《底特律变人》发售后大卫凯奇接受法国网站 Le Nouvel Observateur 采访时的发言。大卫凯奇称“对于我们来说游戏是一个非常苛刻的媒介,因为我们想要做的是创造一些从未存在过的东西。”

[6]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私信联系我删除。



我是夜神,一个兴趣使然的文字工作者,也做游戏。如果你喜欢我的创作,欢迎关注我的 B 站账号@夜神不说话

对了,说到选择,最近 Steam 上也新出了一款基于 “多选择分支”与“道德困境”的 RPG 游戏短剧,《午餐13:血肉机器》。当然啦,毕竟是独立开发者制作的小品游戏,体量上和《底特律变人》肯定是没办法相比的。不过我个人对它十分感兴趣,因为这款游戏描绘了与赛博朋克不同的未来构想——生物朋克,并在生物朋克的大环境下进行了一系列有关法律、道德、人性的深刻挖掘与思考。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变成了午餐肉,你会选择走上人类的餐桌吗?”


近期点赞的会员

 分享这篇文章

夜神不说话 

《拯救大魔王》系列制作人,死说书的。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tnl 2018-06-13

    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可以有一个偏颇而简单的回答:如果人们不能在这些游戏中经历日常生活中不会出现的道德困境,整个游戏的选择将会变得缺乏意义。游戏变成纯播片、又没有其他的机制能与玩家交互,Quantic Dream 也没必要存在了。

  2. River瑞 2018-06-13

    选择困境更全面点吧 不光道德 而且整个gameplay是围绕选择展开的

    最近由 River瑞 修改于:2018-06-13 23:29:53
  3. erufu 2018-06-14

    听说夜神的公司成立了?

    • 夜神不说话 2018-06-20

      @erufu:嗯,南京市文火科技有限公司,刚批下来

  4. huangyuanyeshu 2018-06-14

    现在的游戏都是媒体吹上天,实际体验起来和读到的东西还是有很大落差的,读到的相关文章越多,再去玩游戏落差越大。最好的情况是听说了这游戏就趁早玩,玩完了再来看评测等文章。

    • ArcioYu 2018-06-17 新浪微博会员

      @huangyuanyeshu:同意呢!

  5. yamaneko 2018-07-27

    首先是选好题材,主创直觉好的,甚至不需要详细的市场数据分析就知道什么题材是大多数人喜欢,其次是这种类型的游戏只有从深刻的问题来作为选择题,才有互动的意义,如果出现“我中午吃面条还是米饭呢?”这就会很无聊。
    我认为只有《街,命运的交叉点》才是这类游戏的经典。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