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私的基因到电子游戏

作者:Lefland
2018-03-16
10 3 1

模因 meme

提到基因,大家一定都不陌生。它存在于我们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我们看不见,但是绝对离不开,是基因给了我们生命。基因有一位兄弟,它的名字却很少有人知道,有人就算听过他的名字也经常会误解他的意思。它就是 meme,中文的翻译是模因/觅母。经常有人用“梗”来代替他的含义,我觉得这是一种以偏概全,一种狭义的 meme。

还是从理查德·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出发吧,来看一看 meme 到底是个什么。《自私的基因》,顾名思义,它是一本讲述基因的书,他和生物教材中讲解进化论的内容截然不同,他是站在基因的角度去思考一些问题。他认为生物的繁殖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自己体内基因的复制,生物本身只是基因用来保存自己的蛋白质机器。这一观点的提出,将进化的单位缩小成了基因。并从基因的角度,探讨了一些实际问题产生的原因,为什么我们总是会对待我们的兄弟姐妹更好?为什么宽容才是一个种群更为稳定的形态?这些,你都可以在这本书中找到比较科学的答案。

但是,如果这本书中的内容只有这么多的话,它可能就不会出现在我的书单中。这本书中的第十一章,道金斯模仿"gene"(基因)的形式创造了一个新词“meme",用来表达一种文化传播单位或模仿单位的概念。

“曲调、概念、妙句、时装、制锅或建造拱廊的方式等都是 meme。正如基因通过精子和卵子从一个个体转移到另一个个体,从而在基因库中进行繁殖一样,meme 通过从广义上说可以称为模仿的过程从一个大脑转移到另一个大脑,从而在 meme 库中繁殖。一个科学家如果听到或看到一个精彩的观点,他把这一观点传达给他的同事和学生。他写文章或讲学时也提及这一观点。如果这个观点得以传播,我们就可以说这个观点正在进行繁殖,从一些人的大脑散步到另一些人的大脑。正如我的同事汉弗莱对本章一份初稿的内容进行概括时精辟地指出地那样:“meme 应该被看成是一种有生命力地结构,这不仅仅是比喻地说法,而是有其学术含义地。当你把一个有生命力地 meme 移植到我的心田上时,事实上你把我的大脑变成了这个 meme 的宿主,使之成为传播这个 meme 的工具,就像病毒寄生于一个宿主细胞的遗传机制一样。这并非凭空说说而已。”

“任何一个使用数字计算机的人都知道计算机的时间和记忆存储空间是非常宝贵的。在许多的大型计算机中心,这些时间和空间事实上是以金额来计算成本的。或者说,每个计算机使用者可以分配到一段以秒计算的时间和一部分以“字数”计算的空间。meme 存在于人的大脑里,大脑就是计算机。*时间可能是一个比存储空间更重要的限制因素,因此是激烈竞争的对象。人的大脑以及由其控制的躯体只能同时进行一件或少数几件工作。如果一个 meme 想要控制人脑的注意力,它必须为此排除其他“对手”meme 的影响。成为 meme 竞争对象的其他东西是无线电和电视时间、广告面积、报纸版面以及图书馆里的书架面积。”

尽管这一章只有短短的十几页,但是它的意义重大。或许四十年前,meme 的传播速度还受限于人类信息的传播方式,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meme 搭乘着人类的光纤,开启了它们的新时代。社交网络,推特,微博,只要一个瞬间,一个消息就可以传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坏新闻”,网络新词,表情包,梗,这些都是 meme 在互联网时代的具现。“我们拥有自觉的预见能力,能够防止自己纵容盲目的复制基因干出最坏的,过分的行为。”在这个信息时代,我们不应该盲目去相信那些来路不明的 meme,也不应该去拒绝所有的 meme,我们应该提高自己辨别的能力,多去独立思考,多去自己寻找,将那些糟糕的 meme 赶出你的大脑。

我们必须要理智的面对 meme,毕竟不是所有的 meme 都是好的,一定会有一些 meme 利用人性的弱点去做一些糟糕的事情。尽管有些 meme 的影响不会很快表现出来,但是总有些东西是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了的。

成年人的就算心智成熟也可能会因为 meme 做出违反法律,违反人道主义的事情。传销团伙,极端分子什么的我不想再多举例子,但是 meme 的力量,无论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都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很多时候,一句流传甚广的梗可能本身是一句攻击某人的言论,或者一个大 V 的一句话可能会引起粉丝的剧烈反应,在这种情况下,meme 爆炸般传播,无辜的人成为载体。“最伤人的莫过于流言蜚语”。而且很多的 meme 是真是假又很难说清。如果你是众矢之的的话,你又怎能保证不被 meme 所伤?

游戏中的 meme

接下来我想谈一谈游戏,游戏作为第九艺术,它应当也同样是 meme 的载体。一个好的游戏不仅仅带给玩家快乐,它也应当有正确的价值观,带给玩家的也应当是正面的积极向上的心流体验。电子游戏作为一种全新的交互体验(相对漫长的历史,电子游戏还很新),它不同于以往的文化作品,它的 meme 不仅仅是靠你看到的文字进入你的大脑,广阔的荒野,激昂的音乐,队友的战死,黑暗的恐惧,不需要一个字,就可以影响到玩家的情绪,而且这种影响是很强烈的,并且在几十上百个小时的游戏时长中不断深入。甚至有玩家因为自己的角色没有得到一个好的结局而大发雷霆,人们把游戏角色看作自己的化身。在这种背景下,游戏背负了比其他艺术更为沉重的责任,在对抗自私 meme 时更为重要的责任。

游戏中不应当过分的宣扬暴力与情色,不是针对未成年人,而是说这种价值观本来就是一种不良的 meme,就算是一个心智成熟的人,也难免不受其影响。不是说暴力游戏就会导致犯罪,只是站在 meme 的角度,这个 meme 也是在自私的复制的。所以,与其放任自流,让人们增强对 meme 的抵抗能力,还不如让这种游戏的留下的 meme 少一点。

在我第一次接触到 meme 后,受到的触动很大。“做出一个有关 meme 的的游戏,让更多的人能够了解 meme”就成为了脑海中挥之不去的 meme。在我玩完塞尔达之后,我开始产生自己去制作游戏的想法,而 meme,则成为了我第一个游戏的精神内核。后来开始去学习 Unity,学习建模和动画,学习游戏设计的理论。

在游戏设计的时候,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将 meme 这一概念准确的传达下去,并且能够带给玩家心灵上的触动,而不是单纯的为了通关这个游戏。在思考的时间里,通过一些经典的游戏,我学习到了很多。

《风之旅人》通过另一个身影的陪伴和前往山峰的循环表达作者想要表达的情感,《旺达与巨像》通过亲手打败的巨像,让玩家感受游戏中故事的沉重。那么我该怎样去表达 meme 呢。《盗梦空间》中,“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给了我灵感。

我如果埋下一颗怀疑的 meme,让玩家在游戏中饱受谎言的折磨,也许它会生根发芽,星星之火就可以燎原。可是这样不行,这样的表达是片面的,没有什么事情是完全的好与坏,玩家将会怀疑身边的一切,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所以我决定创造一个亦正亦邪的作为 meme 的角色。

有关我的游戏

它是主角的伙伴,也是主角最初与最后的敌人。主角的背景是在一项研究中的实验者,实验是用来探索通过人造 meme 来改变一个人思维的可能性。在主角的思维里,meme 被具象化成了帽子,它告诉梦境中的主角她被困在自己的精神世界,只有击败神兽,拿到钥匙,才能打开回去的门。

玩家扮演的主角一路艰辛所击败的,是自己的守护神,那道门是自己的底线。打开门没有回到自己的世界,而是被 meme 侵蚀,女主觉醒,时间回溯,重新开始一个新的轮回。也许玩家最开始被背叛时对帽子的情感是厌恶的,是憎恨的,但是随着多周目不同的结局下故事的完善,慢慢会觉得帽子本身没有过错。或许会慢慢喜欢上这个会背叛你,有些话痨,但是总是对你很贴心的帽子形象。

“你好啊”

“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找我的”

“跟我说:要有光。”

在一本书中学到,一个游戏故事应该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那么这个故事就应该缩写成:“女主成长的故事”。在 meme 的影响下,主角确实改变了,变得更坚强,变得更有独立的思想。在这场漫长的旅程中,就好像是我们青春时候的叛逆,虽然我们总是干出一些傻事,但是那是我们青春中不可替代的部分,每个人都要成长,不免会走很多的弯路,但是最终的结果,应当是一个好的结局。

尽管我不是一个好的讲故事的人,也未必能够把 meme 表现的很棒,但还是希望把一个更广义的 meme 通过自己的方式复制下去。在大千世界中,找到一个自己喜欢并且愿意付出的事情/人并不简单。虽然将来未必会在游戏产业中发光发热,但是在这样的一个过程收获的东西,足以令我感到满足。

将好的 meme 传递下去,这是我埋在游戏中的 meme。或许未来的某一天,这个游戏能够进入互联网的海洋,将这份 meme 好好的传达给每一个收到这份游戏的人。

前路漫漫,愿君莫笑岁月荒唐。

本文为用户投稿,不代表 indienova 观点。

近期点赞的会员

 分享这篇文章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tnl 2018-03-17

    “前路漫漫,愿君莫笑岁月荒唐。”
    说的真好。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