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游记」第五期:在迷茫中脚踏实地(成都篇・上)

作者:Lefland
2022-02-17
11 3 1

上一篇

成都

兜兜转转,终于要见到我心心念念的成都了。

我坐在飞往成都的飞机上,俯视着大地上连绵的山峦,在雾气笼罩下的山脉只留下了边缘的形状,无法看清的河流变成了群山中的留白,和水墨画中的山水完全一样。山的那种颜色,我想应该就是丹青,那种五颜六色的黑。那一瞬间我突然懂了中国画的意境,理解了画里的山,画里的水。我大受震憾,动弹不得。

一到成都,就被热情好客的大学同学带着品尝成都的美食。

提到成都的美食,绕不开的,就是火锅。

这里的火锅种类繁多,派系森严。每家店都有自己的特色,并从火锅的大类中延申出自己的子类别——尽管这些同样都是用锅将食物煮熟的烹饪方式。

根据底料类型,可以分为火锅和汤锅,火锅就是麻辣牛油的底料,汤锅则以清淡的食材底料为主。

根据食用方式来分类:直接捞着吃的,是正常的火锅,用竹签将食材串起来在锅中煮的,叫串串;事先煮好捞出来和汤一起放进碗里的,叫冒菜;用竹签串起来,并事先煮好后再浇调味汤的,是冷锅串串。

根据主食材的类型来分类:主要吃耗儿鱼的,就叫耗儿鱼;主要吃鱼头和牛蛙的,叫美蛙鱼头;主要吃鲫鱼的,就叫鲫鱼火锅。

在这所谓“少不入蜀”的地方,意外的聚集了非常多的独立游戏人。

他们的故事,或许也是受了成都的影响,非常的有烟火气息。

(一)玩具猫工作室

玩具猫工作室是我的一个朋友介绍给我的,朋友说是在游戏展会上遇到时加的好友。

他们工作室刚好在成都,听说他们举办过几次成都的 Game Jam,所以在交流的同时,也想着可以再认识一些成都的开发者。

我和 K 约在了 xx 西路的星巴克,这里离他的家很近,也就是他们的办公室。

玩具猫工作室只有两个人,K 和他的女友。K 负责程序和策划,他的女友负责美术。这样的神仙配置真的很令人羡慕。

K 以前在几家大型的游戏公司呆过很长的时间,后来决定自己做独立游戏,就离职了,在成都和自己的女友一起,创立了玩具猫工作室。他的女友其实并不是游戏美术出身的,只是专业方向会涉及一些绘画的部分,也还是被他拉下了水。

在成都,开销并不算很高,他们依靠自己的积蓄,还是可以支撑很长的时间。

之前他们在有余力的时候,还承办了几次成都的 Ciga Game Jam 和 Global Game Jam,就感觉他们真的蛮酷的。

然而,他们游戏开发的经历并不算一帆风顺,在经历了几次失败的项目之后,做出了《能量冲击》。令人惋惜的是,这个质量蛮不错,并且颇有创意的游戏,并没有获得期望中的成功。

在他们没再承办成都的 Game Jam 之后,成都的 Game Jam 就不再有固定的承办单位了(甚至于缺席了 2022 年的 GGJ)。

我把我关于独立游戏工作室联盟的想法和他交流了一下,他其实之前也有过类似的行动,试图把成都的独立游戏开发者连接起来,但是没有成功。人们似乎总是执着于自己的东西,不那么愿意分享。成都的开发者又总是大隐隐于市,虽然知道成都的独立游戏人很多,但是却又不知道他们在何处。

虽说如此,但是我觉得这个事情还是应该做下去。然后顺带着,多了一个承办 Game Jam 的念头。一直以来都是参加别人承办的 Game Jam,白嫖着他们的盒饭和场地。现在终于发现,本没有所谓的免费盒饭,一切都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而已。

从星巴克出来,K 带着我在成都的街头闲逛。

走过电视塔,走过白天萧条的夜店街,走到很远的河边。K 说这是他经常出来散步的路线,如果愿意的话,可以一直走到市中心的商业区。

或许这也是一种成都的巴适吧。

问起 K,之后的计划。他说,在做一个新的、大一些的项目,还是两个人创作,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创作独立游戏,固然会遇到很多的困难,但还是要保持做游戏的初心,那是始终支撑着我们的精神力量。

(二)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X,是我在成都的 Game Jam 群里加到的老哥,一个人全职在做独立游戏,

“早起侠”,是我在一个独立游戏群里遇到的,是一个从游戏公司离职后在摸索中的开发者。

他们有空闲的时间是同一天,我就干脆,把他们两个一起叫来,大家在一起聊一聊。反正都是游戏开发者,应该也没有什么好尴尬的。

我们约在了宽窄巷子附近的咖啡店。

我们坐在外面的座位上,成都的午后,恰到好处的阳光,照在街边的花草景物上,使得它们都慵懒了起来。

X 是一位土生土长的成都人。因为各种原因,他在几年前决定走上做独立游戏的道路,然后他就开始了自己的学习之旅。

X 在这几年间,一直在家,独自学习与独立游戏开发相关的方方面面的技能:从绘画,建模,再到程序和设计。在这段时间里,他独自开发了一个阶段性的测试作品,是一个 3D 的多人棋类策略游戏。他把这个游戏上架了 Steam,并且免费游玩。目前他依然在继续着自己的学习之旅,并且也在和朋友一起开发新的游戏。

早起侠之前因为工作的原因,来到了成都。他刚从游戏策划的岗位离职,目前还在成都停留。他处于一个比较迷茫的状态,离职是因为对于自己在游戏公司的工作性质不甚满意(和我的个人经历类似)。尽管有一些关于独立游戏的想法,但是他没有找到合作的伙伴以及合适的开启方式,对于自己创作游戏方面也还有很多需要探索、学习的内容。目前他在自学程序,也在做一些 Demo 创作方面的尝试。

那天下午,我们相谈甚欢。鉴于大家都很闲,晚上我们就一起去吃了火锅。

晚上,我们夜行在街头,又找了一个咖啡店,讨论些有的没的,关于游戏开发相关的东西。后来聊到如何解决美术的问题,我顺势掏出电脑和数绘板(最近在开发游戏,所以我一直背着它们)找 X 老哥讨论游戏的美术,他还指导了我关于人形绘制时的比例问题。

我们在咖啡店里,一直聊到咖啡店打烊开始赶客——刚刚过了 9 点而已。成都这种连咖啡店都会准时下班的闲适真的令人感慨。

作别了二位,我散步回住的地方。

尽管大部分商店都打烊了,但是街上依然人头攒动,小吃街灯火通明。成都仿佛是切换成了夜的模式,这只属于成都的,巴适的夜。

(三)在成都的一段开发小记

因为我当时准备参加 21 年 7 月份的 CGJ,所以决定在成都呆到七月。也就是说,我差不多要在成都呆上一个多月。除了会见一些独立游戏开发者和与朋友出去吃饭玩耍之外,剩下的时间,除了睡觉就是在开发自己的游戏。

在这段时间里,因为想更好的体验成都的生活,我也一直在更换自己住的地方 。我先后住过酒店、民宿、朋友家、青旅,在这个过程里,也是在不停的寻找价格和舒适程度的平衡。然而只有比较贵的民宿里,有足够用来办公的空间。但是孤身在外,独自宅在陌生的地方开发游戏,确实让人难以进入工作的状态。

后来索性,我就开始学习杭州遇到的那位开发者的开发习惯——把星巴克当办公室。

我一般是中午起床,背好所有东西出门吃东西,然后找一个星巴克呆到晚饭时间,吃过晚饭后再回去。基本上,住过地方附近的星巴克我都光顾过。然而比较可惜的是,成都的星巴克和杭州不同,日常人满为患。很难找到合适的,带插座的空位。而且它们都早早下班,不到 9 点就都打烊了。我只能背着电脑在街上叹,连一个可以给夜猫子坐下开发游戏的地方都没有。

那段时间,我差不多同时间在做两个项目,一个是对我以前做的一个叫《乌合之众》的游戏的重制;另一个,是在做关于两根钩索飞行的动作游戏的 demo 尝试。我原本计划是,在年内把这两个游戏开发完成,作为自己空档期的产出目标。当然,后来遇到了很多意料之外的变化,以及对计划的变更,那就是之后的事情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我搬进一个青旅。

去那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主要是因为确实很便宜,而且我也想体验一下和陌生人共享房间的所谓青年旅舍。

青旅的住客非常沉默寡言,即使住在同一个房间里,却几乎不会有任何的交流。唯一有交集的,还是一位来自东北的自来熟大哥。我实在是没敢透露出自己也是东北人这一事实,生怕下一秒就被大哥拉过去喝一瓶酒。就还是装作文静的南方人好了。

虽然没有故事里那种天南海北齐聚一堂交朋友的体验,但是好在落得一个清净。我起床的时候,房间基本上没有人,我回来的时候,他们都熄灯睡觉了。五人间的感觉,似乎和自己一个人住没差。

青旅的楼下是一个大厅,有很多休闲的桌椅区域,网速也很快,晚上的时候几乎没什么人,非常适合开发游戏,也永远不会打烊。于是这里便成了我夜间开发游戏的秘密基地。

青旅的外面是一个创意园区,里面有很多的咖啡店,可能是因为旅游淡季,咖啡店里冷冷清清,但是环境很好,咖啡好喝不贵。

点一杯咖啡,坐在里面开发游戏,让开发的过程也变得文艺了起来。那种不同于星巴克的,氛围的格调。 

于是那段时间,我的日常生活就多了晚上的开发时光。在奶茶店打烊前买上一杯奶茶,在秘密基地呆到凌晨,再回去睡觉。在夏夜的公共空间里自由的开发或是娱乐的时光,是很令人愉悦的。

于是在我离开成都之前,我便一直住在这里。

那段时间,钩索动作游戏 Demo 的开发渐入佳境,完成了第一个可玩的版本。这个 Demo,也就是《极简地牢》的前身。

《乌合之众》的重制工程依然在搁浅,但是我想,距离它完成的时间,应该也不会太遥远了。

我觉得成都恰好就是那个与我灵魂共鸣的创作之地。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也渐渐融入成都的日常生活之中。如果能够在这里开发独立游戏,应该也是一件幸事吧。

(上篇完)


ps. 

后续会不定期进行「戏游记」的更新。目前「戏游记」已经完成了四个城市(厦门,深圳,杭州,成都)的旅行,拜访了近 20 个独立游戏人或工作室。尽管这次旅行已经结束了,但是这一路上的所见所感,让我获益匪浅。「戏游记」的旅途里,也有足够多的有趣事情和故事值得写下来,分享给每一个走在游戏制作路上的人们。我觉得「戏游记」不应该就这样结束,它应该和游戏领域的学习一样,贯穿我整个创作的生涯。「戏游记」将会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旅程,与无数的取经人一起,寻找未来的方向。

「戏游记」新增两个城市的 DLC:重庆和上海。我分别参加了重庆站帕西亚举办的 CGJ 和上海「益游未尽」48 小时 GJ。在这两个城市,又结识了新的独立游戏人,又有了新的故事可以讲。步履不停,「戏游」不止。

本文为用户投稿,不代表 indienova 观点。

近期点赞的会员

 分享这篇文章

Lefland 

文艺青年, 独立游戏人,「戏游记」主理人, 入蜀布道师, 独立游戏工作室共享联盟发起者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黑小糖 2022-03-16

    很棒啊,加油加油!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