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Squinky:用游戏讲述酷儿经历

作者:indienova
2018-08-14
13 1 1

我在最后一个下午猫上楼赴 Squinky 之约。实际上,我在打开 Suinky 的页面的时候就想和 Ta 聊聊。毕竟,Ta 展现出了非凡的表演才能,而 Ta 对于游戏叙事的关注也与我不谋而合。

是的,因为 Squinky 是一名跨性别者,Ta 在主页上标记着“我使用他们(they)”,而我纠结再三也没有在中文中找到适当的人称代词,只好用了作为中文洁癖患者感到丑陋不堪的 Ta。但就算丑陋不堪也好,我还是希望能够体现对于 Squinky 以及这个群体的尊重。

但在这个标签之外,Squinky 更多是一名游戏设计师,Ta 的兴趣在于自传体游戏,与此同时,Ta 也在攻读与之有关的博士学位。因为这里的每个人都很多元,所以简单的介绍可能是困难的。如果你想更多了解 Squinky 不妨去 Ta 的个人主页看看。

题图为 Squinky 作品:You used to be some.

采访


你之前提到对于在产业内工作并不太舒适,现在你来到学术圈子,感觉如何?

总的来说,虽然学术圈也有自己的限制,但相比于产业,这里有更多的包容性,可以允许我做各种尝试。 为了避免那些限制,我也选择了做跨学科研究。对于拿钱来说,跨学科研究并不容易,因为我们并不属于哪个严密的已经建立完毕的体系之中,但它给了你一种全新的视角,尤其对于游戏而言,跨学科几乎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但跨学科研究听上去很吓人?似乎你要知道所有事情?

关键之处在于,你要从看上去完全无关的地方寻找联系。并且把这种联系说清楚。我会认为说清楚可能要更难一些。比如我最近在读酷儿主题的行为艺术,我看到它们与酷儿游戏有很多联系。而行为艺术不被认为是戏剧和艺术游戏不被认为是游戏几乎是一样的。但说清楚这些联系比较困难。


你怎么看那些对于实验游戏不够好的批评?怎么才能更好地推广实验游戏?

人们对于什么是好的游戏有很多固定的想法。40 小时的时长,开放世界,做你想做的任何选择。但这些并不能保证一款游戏成为好游戏。一个好方法是在那些对于游戏没有特别概念的人群中推广。比如我把游戏放在艺术展中。那里他们会感到惊喜:游戏还可以做到这些。


这一点我很赞同。我一直在说 indienova 的受众可能不应是玩家,而是“文艺青年”。所以你现在每天的生活是怎样的?做做研究,做做游戏?

我上个月刚刚通过了博士候选人考试(Comprehensive Examination),惊魂甫定。 不过,基本上,我的生活是这样没错。除此之外,我还参与组织很多活动。 我们正在设法推动国际游戏行业工会:我们爱做游戏,但与此同时,我们需要活下去,我们不能只是花时间在做游戏,我们还需要舒适的生活。你知道待在游戏行业一直是一件饱受摧残的事情(中国绝对更糟糕!我表示强烈赞同。)没错,我相信如此。所以,这是为什么我们要做的是国际组织,否则就只是将不好的局面推到发展中国家,比如中国。我们可以将工作外包出去,但中国的情况就会更糟糕。


你们的工作现在有什么进展了吗?

我们只是刚刚起步,所以,在这个阶段,可能更多是去传播这个理念。但这个起步也很重要。


我能看到这项工作对行业意义重大,我想了解这项工作对你个人的意义在什么地方。

大概是作为少数群体之中的一员,我总想推动这个社会成为适宜自己生存的地方。无论是作为一个不想只做传统游戏的设计师,或者作为一个跨性别者。这是我从内心里感到值得去做的事情。很多人会认为我没有必要公开身份,我可以将这个标签作为隐私,我不用搞得人尽皆知,但在我看来这是一种责任,尤其对于艺术家来说,发出声音是重要的。


我很敬佩你能这样做。在中国的话,我们很少会希望通过工会的形式解决行业问题,我的意思是,我们甚至不会想到这样的方式。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我们来聊聊你的创作吧。你一直在做自传体游戏,而你博士阶段的研究题目也是这个,我想知道,你的创作与研究之间有什么相互联系呢?

是的,我的主要兴趣在于自传体游戏。我并不是唯一在使用自传体游戏进行表达的开发者。我们能看到许多自传体游戏。就研究而言,我更多关心它们之间有什么共同特点,有没有什么表达方法等等。


我明白了。我看到你也作为游戏叙事咨询顾问,这项工作通常是什么样的呢?

因为我在叙事上有一些经验,所以我能够为一些游戏的叙事设计提供建议。另外,如果一些游戏想要表达 LGBT 人群,但设计师对于如何设计这些人物有困扰,我也可以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我很好奇你对于现在逐渐在独立游戏之中兴起的叙事试验作品怎么看。你知道,就像 Her Story,Firewatch 等。

我很高兴看到这些作品。但在我看来,值得注意的一点是,Her Story 很棒,可它不是凭空出现的。Her Story 的制作人也在交互小说的领域探索了很长时间。这些探索的积累最后成为了 Her Story 这个引爆点。我们很容易看到最后的成功,可是此前的努力不应该被忽略。Her Story 能够让交互小说这个小众的类型走向大众的视野,这是一个重大突破。


我很惭愧的是,在你来表演你的游戏作品之前,我实际上没有怎么玩过这种交互小说。也许对我来说语言也是一个问题。(对于英语不是母语的人来说欣赏交互小说的确会是一个问题。)你的表演让我第一次懂得欣赏交互小说。我认为“表演”本身的加成很大。

对我来说,交互小说更像是诗歌,我喜欢当众朗读它们。我从小就在做公众演讲,这可能也是一个原因。我还是一个音乐家。表演对我来说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另外,你想一想,太多游戏都是为一个人玩而设计,我会觉得公共表演的游戏也很有趣。


那你怎么看叙事 VS 机制的讨论(笑)?

啊…(笑)其实我认为这是在浪费时间。我不认为强调游戏是一种叙事方式,或者全新媒介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就像我从来都认为所有的游戏都包含政治。


你能举个例子吗?

嗯,比如说,一个游戏的设计是解决谜题会得到分数。那么这里隐藏的概念就是分数越多越好。这实际上就是资本主义。这是个简单的例子。但我想它说明了我想表达的意思。


我没有玩过很多 LGBT 游戏。它们通常是什么样子的?你怎么看?在你心中理想的 LGBT 游戏是什么样子的?

LGBT 游戏各个不同。有一种是非常困难的平台游戏。(但这是作者故意的?)是的。这样可以表达 LGBT 群体在社会之中的一些困境。但许多人会认为这是一个设计不佳的游戏。如果你明白了它的意思,实际你会得到非常有冲击性的情感体验。现在许多 LGBT 游戏都是这个群体的设计师为了这个群体的人而做。这没有什么不好。但如果你的游戏能够辐射到更广泛的人群,这对于 LGBT 来说反而更有意义。至于理想游戏,嗯,我希望我有一天能做出一款。我可能也说不好,因为我现在没有见到非常理想的。但我希望看到更多融合。比如说密室逃脱?


你对中国有什么想知道的吗?或者你对中国读者有什么想说的话?

我想知道中国的 LGBT 群体是怎样的,会有相关的游戏吗?


嗯,环境逐渐变好,但绝非一切顺利。我想我可以说中国的 LGBT 群体越来越勇敢。比如之前的微博事件,许多人站出来出柜,最后导致了实实在在的结果。但游戏可能很难。除非你不想上架。因为中国有版号这回事。

近期点赞的会员

 分享这篇文章

indienova 

indienova - 独立精神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四常 2018-08-15

    我记得我学校有个教授专门研究Queer game,9月底还有一个QGcon在康大

    最近由 四常 修改于:2018-08-15 10:18:27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