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 Ctrl. Gaming : 真实的接线员体验 Hello, Operator

作者:Humble Ray
2016-09-10
2 3 2

Alt. Ctrl. Gaming

除了游戏本身,我们还发现了很多非常有趣的游戏控制器,Alt. Ctrl. Gaming 将会是一个专门用于介绍这些特殊游戏控制器的栏目,名字来自 GDC 已经举行了3年的 Alt. Ctrl. GDC。

Alt. Ctrl. Gaming

Hello, Operator!

电话是个神奇的东西,特别是在手机发明之后,我们通过指间的轻触就可以和另一个人进行实时的语音交流,这是通过信号站实现的。如果我们把时光回溯至数十年或一百多年前,没有手机,没有现代的通讯技术,只有一个听筒和一个拨号键盘,你是否想过两个人的通话时如何实现的?这里就得提及一个相当古老的东西——电话交换机。通俗地讲,我们所有的电话都会汇集到电话局,然后电话局会根据你的需求,通过电话交换机将你的电话线路与你的目标线路相连,从而达成一条电话的通路。本次介绍的 Hello Operator 就是在模拟这个过程,同时也在探索一种有趣的叙事方式。

operators

Hello Operator 再现了过去电话局中接线员的场景,你带上一个专用的耳机,看着眼前一排又一排的显示灯,一个又一个的插孔,不断地连接着一条又条的线路。这看似是个清闲的差事,但如果你亲自上手去做就会发现并非那么容易。面对一个两个电话或许很轻松,但当你面对十几个电话,你一定会希望自己有三头六臂。这本质上是一个模拟时间管理的系统,如何利用有限的几根线解决无数通话者的需求是一门学问。当然除了接线的工作,Hello Operator 还有一点对人窃听欲的满足。作为接线员,你实际上是可以听到每条线路的对话内容的,那么你是否要去窃听用户们的对话呢?你也许会听到一段政治阴谋的实施,也可能会听到一场谋杀的计划,你所处的特殊位置,给予了你非同寻常的权力。

由于没有实际亲手试玩过,所以我也无法给出更多的玩法上的介绍,大家可以通过上面的视频感受一二,但可以说说 Hello Operator 在叙事上进行的有趣尝试。Hello Operator 中由于电话交换机的特殊性,允许玩家可以听到每个用户的通话,那么如果想要通过这些对话来给玩家呈现一个故事,并且不把故事讲得很无趣的话,将会尝试一种多线和碎片化的叙事方式。在 Hello Operator 之前,2013年 iOS 上有一款与之非常类似的作品——FreeQ。在 FreeQ 中,你是来自未来的窃听者,玩家将可以对任何一条你搜索到的广播频段进行窃听,并借此来监视着这个社会,同时你也可以凭你获取的消息来改变事态的走向,从而改变未来。FreeQ 中就采用了多线的叙事方式,在开始玩家只可以寻找到一个可以窃听的频段,到了后面你的选择就会越来越多,你可以与更多的角色进行对话。面对如此多的信息,为了达成较流畅的游戏体验,一个是需要玩家能够全神贯注地听每一段对话,另一个更重要的就是游戏在剧情上如何在零散的声音中做到连贯地叙述一个故事。同是碎片化的片段,Her Story 中玩家有着完全的主动权,玩家作为一个侦探可以按着自己的思路和发现的线索在系统中寻找有价值的信息。玩家在 Hello Operator 和 FreeQ 里则处于相对被动的位置,谁在打电话,哪几条线路可以选择,故事的先后顺序起着更重要的作用,也就更考验开发者的设计能力。但话说回来,Hello Operator 和 FreeQ 的这种叙事方式也谈不上多新奇,因为有一些话剧也会这样运用,所以这两个作品更像是打造了一个电波上的话剧,又没有广播剧那样的旁白衔接,或许会是让你觉得新鲜的一点。

FreeQ

FreeQ

再来说说制作 Hello, Operator 的背后的一些故事。所有的设计、程序全部由 Mike Lazer-Walker 一人操办,而 Mike 来自 MIT Media Lab 的 Playful Systems,他之前曾参与过一些游戏的制作,包括 Zynga 出品的填字游戏 Words With Friends。Hello, Operator 的最初原型来自两年前的一场 Game Jam 上,再后来为了将这个项目付诸实体化,曾专门做了两个版本的硬件设备,第一个是用木头的钢手工打造的,再后来也就是现在展出的这个版本是一台货真价实的 1927 年的 Western Electric 551-A 型电话交换机,曾在 1966 年在俄亥俄州的一家造纸厂中服役。除了一些电路老化和灯泡问题,其他的硬件零件都可以正常使用,甚至电线都可以。之所以说这么详细,就是想强调这个东西是个真家伙。

“就像如果《吉他英雄》没有给我一个塑料吉他让我弹,我就不会感觉自己像一个摇滚明星。”

Mike 自己也解释道,而这也是 Mike 为什么专门用个真家伙来当控制器。之前提到的 FreeQ,Mike 是玩过的,但他仍愿意以实体化的形式呈现这一戏剧化的场景,这样可以让玩家更关注故事本身,而不是控制器与游戏操作上的一些违和。同样地,2015 年的 Alt. Ctrl. GDC 上 Mike 带来的是和 Hello, Operator 有些类似的东西 —— Hath God Wrought,是一个模拟发送电报的另类控制器,玩家需要通过这个控制器敲出莫尔斯码来发送消息。正是另类控制器的这一优势,让 Mike 一直致力于将另类的控制器带给更多的人。

vintage

对更多的人来说,玩家们所熟知的控制器是陌生的,他们会很难理解为什么很多游戏的前进后退向左向右是 W、A、S、D,这也成为了他们对游戏敬而远之的原因之一。另类的控制器首先在奇特和有趣的外表上能够吸引一些普通的人群,而当他们上手的时候也会发现一切是那么的自然,另类控制器游戏所模拟的东西在这些普通人群的大脑中不会产生排异反应,同时也就帮助他们迈出了之前对游戏望而却步的第一步。

我很赞同 Mike 的这种坚持,令人高兴的是 IGF 也开始重视起了另类控制器,在今年 IGF 主席致大家的一封信中就有提到以后会特地设置 Alt. Ctrl. GDC 奖,作为一个还算新鲜的方向,能够看到非常多的可能,也希望国内的开发者能够进行一些有趣的尝试。

Mike Lazer-Walker

博客 去看看

近期点赞的会员

 分享这篇文章

Humble Ray 

We are all in simulations.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Oncle 2016-09-10

    作者,你敢在视频上加上字幕吗?我觉得你不敢!

    • Humble Ray 2016-09-10

      @Oncle:视频里说的我文字基本涵盖了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