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聊:我们无法停留在很丧的时代

作者:ayame9joe
2018-06-23
17 4 6

在不嗑药就和嗑药一样的下午,我揪着好久不见的某个(小)朋友聊了几个小时。在此之前,见了一些好久不见,但也不需要常常见面的朋友,因为一直都在那里。一如既往,聊天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又好像解决了许多问题。这次的瞎聊没有什么话题,比瞎还瞎,内容似乎也丧到极点,但辩证来看,我却不觉得这真的是一种丧。

这是一个很丧的时代

我就觉得一切都很无聊:每天看 Steam 真的毫无惊喜,这个市场非常无聊,商业游戏非常无聊,还有太多都非常无聊……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时代的问题或者现象。就大家都很丧。我认识的许多人,大概 90 后左右,都没有什么鸿鹄之志。那当然说,当你把所有推到人类的高度,那我们现在做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

这个现象应该是和时代有关的,消费主义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没有想象力。但实际还好,就是说,还是有不无聊的事情是可以做的,就不要去做那些无聊的事情就好了。可是大家每天在忙的一些事情,或者占据我们中心的一些事情,实际上是非常无聊的,而且你非常难从那些事中拔出来。


这个市场没有变好,事实上可能更糟,你可能看得更清楚。在圈子里有些事情可以做不是因为一个人的能力,而是关系。再加上认识了一些真正牛逼的人,就觉得应该走出去,再给自己一些改变的机会。

这么久才来确认关键节点,看到我们还有共识,其实还挺难得。继续远走可能也不会有更多变化,但停留在这什么也没有。所以不过止损。你提到牛逼的人,对我来说幸运的是榜样就在身边,虽然很差也可以向上仰望,至少知道什么是对的。

就算很小也已经笨重

虽然许多形式已经足够小,但就体制而言,它可能已经显得笨重了。因为这些体制本身是非常笨重的。Collective 的形式很好,就是大家只是一个工作室,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有没有看过这些作品(刷网页),它们就都还挺有意思的。这种线上数字游戏展览,合作创作等等。

是的,国外还是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在发生。可能这和心态有关。他们不需要变得很大,或者去面临世代延续下来,而且越来越重的生存焦虑。

所以我和某某昨天聊,我现在想要过的生活就是在拥有足够资金的条件下去做一些创作,就是不需要去总是考虑维持生计。我们想要的生活就很像,她想回家做文学创作,我想做一些别的东西。

但我觉得维持生计是必要的。其实之前我的 dream life 也是这样,或者许多人大概都是这样,但我现在认为,维持生计会让你保持一个创作的状态。之前我看一些喜欢的作者,包括我自己,会在某种双重生活之中挣扎,就是无聊的日常生活侵蚀了太多创作时间与心力,这种时候,人非常容易去梦想一种所谓的自由的创作空间。可是这件事情本身非常虚无,我会感觉如果一旦进入虚无,人实际上会丧失一种创作的动力。而且维持生计让你保持一种不断前进的活力,而不是停留在某一个点。我说不好。也许只是酸葡萄。

新媒体有趣吗

新媒体非常有趣的点在于,这就是你的日常生活。比如,你去看演出时的一些表现,但实际并没有只是这么狭窄。其实这间屋子里的一切都是媒体,就像桌子、冰箱、电灯,关键是你去理解媒体的一种方式。那么如果使用这些媒体去做一些表达就会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但实际如果我来做也不会把它叫做新媒体艺术。你也可以去做一些新媒体艺术。

可是现在我极其强烈地感觉艺术本身是有天花板的,而且这个天花板并不在于技术,而是你的格局。我内心来说是非常,怎么讲,小市民;和我的整个成长背景是有关系的。这一代的中国人本身会容易小市民,这是很难去突破的一件事情。比如,我刚才说,某校看重某种背景所以你应该做,这就非常小市民。

但你不需要去装作很大,就如果你很小,那么就去表达这种小。艺术家其实就只有两种,一种是有形成一套自己的创作理论,然后依据理论去进行创作;一种是凭感觉。——其实就和游戏设计是一样的。

近期点赞的会员

 分享这篇文章

ayame9joe 

兴趣广泛,技能拙劣,准备当一辈子的艺术系新生。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则栋 2018-06-23

    是的,很丧,但有点不甘心

  2. 无有时代 2018-06-23

    说得真好,消费社会下的小小不甘和抵抗,只是小部分人成功了,大多数还在被裹挟中前进(也许这才是时代的常态)。

    ps:“就算很小也已经笨重”的蓝色标题,是有意为之吗?

    • ayame9joe 2018-06-24

      @无有时代:是疏忽,已改。

  3. 复活的枕头 2018-06-25

    根本原因还是工资不高休假太少,明感慨时代,暗吐槽诺娃(飞快跑开不要打我

    • ayame9joe 2018-06-25

      @复活的枕头:没有诺娃要工资和休假干什么(噗

  4. Ene 2018-07-01

    我现在想期望的生活和作者写的很像,有足够时间去和资金去完成自己的创作。我在思考一个和文章里说的问题:为了维持生计是否会提高创作欲?如果真的衣食无忧我是否还有足够的欲望去创作,我们的创作欲望来源是为了生计金钱还是单纯的思想感受以及想象力;如果为了生计,我的创作是否会不得不迎合市场最后沦为被文章称为毫无新意的东西?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