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小说 FAQ

创建于:2016-10-18

创建人: 方程

18 信息 143 成员
编程零基础视觉小说创作话题讨论
方程@视觉小说 FAQ 的内容(查看所有内容
没玩过gal的我如果要去做视觉小说
方程 2021-02-27

我因为很不喜欢gal这个类别,所以就一直没玩过。

这样的情况下做出来的视觉小说,会不一样吗?会有什么影响呢?


不对,问题错了……

摘抄:(剧本写作)要不要事先安排好情节
方程 2017-08-25

本文是对帖子《有什么好的写作建议?》里自己的回复的回复。

本帖正文摘抄自于尔根·沃尔夫《创意写作大师课》第十四章《要不要事先安排好情节?》

write

【正文】

关于是否要安排好故事情节,有两种极端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付诸笔端之前你应该对故事情节了然于胸;另外一种观点认为,事先计划故事情节会让整个创作过程损失很多惊喜和乐趣。

---

事先安排好故事情节的人

爱伦·坡极力宣扬要事先安排好故事情节。他说过:

在没有比这更清楚的了:在每个故事动笔之前,作家必须按照故事的结局精心构思每一个称得上情节的情节。只有经常想着故事的结局,我们才能使故事中的事件,尤其是所有关键点的基调,符合作家的意图,从而使得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因果相承。

伍德豪斯描述了他的切身体会:

……这有点像字谜,你填出竖行的,然后必须猜出横行的,只有两个刚刚好你才可以继续做下去……

(转载者省略)

即兴创作者

和爱伦坡与伍德豪斯完全相反,谢莉·杰克逊说自己在写作之前对情节一无所知,并补充:

如果提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我就没有兴趣写下去了。

著名侦探小说家乔治·佩勒卡诺斯没那么极端。写作前他只知道一点点,但内心已经有一个场景,而且对结局已经有了一点点模糊的想法。

另一个指望人物指引写作的时剧作家爱德华·阿尔比:

坐在书桌前,我不知道这个剧本的第一行台词是什么。我知道结局是什么,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抵达那里。我让人物自己决定方向。他们的行为决定着故事何去何从。

斯蒂芬·金也说他对故事的发展“一无所知”。

……

(转载者省略)

两者之间的人

很多作家处于两种极端的中间地带。

保罗·奥斯特就是其中之一。他说:

对于故事的轮廓有个总体的概念,对开头、中间和结局怎么写都有种感觉,但一旦开始创作,情况就会改变,最终写成的书常常和开始时的构思大相径庭。

迈克尔·查帮则会列提纲:

……通常(我)是在写到五分之三的时候开始偏离原计划,而且再也回不到原计划中。……

……

(转载者省略)

马尔克斯表示,开始写作时这是行之有效的策略,从长远来讲可能不是最好的方法:

……我早年得到的最好的建议是:年轻的时候这样做完全可以,因为那时候有很多灵感。但是有人告诉我如果不学习写作技巧,等到以后灵感枯竭的时候,就会遇到麻烦……

(转载者省略)

---

在写作待售剧本时,你不必提前作任何计划,也就是说,你完全是为自己而写。如果你受人委托,他们很可能会希望看到一个完整的故事大纲,才会付钱给你。这个大纲常常以摘要的形式写出,可以分成三幕。

无论你是事先想好情节,还是边写边想,你的人物都必须与你的故事珠联璧合。

---

想探究小说章节篇幅的意义,却在意外的地方卡住了
方程 2017-07-27

这几天突然心生好奇,关心起了长篇小说的章节划分篇幅在小说的叙事过程中的作用。简单地说,我想知道章节的结构会不会对小说的叙事效果造成显著影响。

于是,我对万物生长》《深夜小狗神秘事件》《银河系搭车客指南这三本小说按章节做了一些统计

(为求方便,以字数这一具体指标代表篇幅这一抽象概念)

chart

然后,三组数据对应的散点图

diag-1

diag-2

diag-3

凭直觉看,三部小说的章节划分方式都挺有特征挺有意义的。

例如,第一部与第三部各章节的篇幅分配看似随心所欲、忽长忽短,而第二部的各章节篇幅似有呈指数增长的倾向。

但是我不可以不管三七二十一硬套回归分析啊。

这种情况下,应该用什么方法检验这些数据是否有规律?——或者说,应该如何检验直觉感受到的规律是否合理(有理)?


(本想是想讨论小说的章节结构在叙事中的意义;很意外,居然被统计学上的问题给卡住了)

一些在视觉小说中不方便明文表现的内容
方程 2017-05-11

齐肩短发的女性抬起一只手,将一侧的头发拨开,露出该侧的鬓角与耳朵。

Image title

Image title

Image title

拨发见鬓,暂时就这样称呼这个动作吧。

这个动作本身是女性表现成熟魅力的一种表现。通常影视作品中,形象纯真的女性角色人格剧变(或即将剧变)的一瞬,就常常以这个动作传达“人格转变”这一信息。

同是表现女性成熟魅力,“拨发见鬓”与“小舔上唇”、“侧脸斜视”等动作的功能是不一样的。这些动作都不属于社交手势(gesture)的范畴,因为它们表现的信息是晦涩的、边界模糊的,或者说,这些动作的实际含义是与情景高度相关的。但它们也跟社交手势一样,在一个稳定的文化环境中,它们有着相对固定的含义(说得哲学一点:它们的外延相对地较明确)。我们可以明文划定它们的使用角色与使用方法。遗憾的是,我不知道这类动作在编剧理论、社会学或心理学中的确切叫法。

我既没有学过编剧,也没有学过社会学或社会心理学。如果哪位同学对这个领域有较深的了解,很期待你能加入这个话题。望赐教。


现在我想说的是,文字似乎还真无法取代这类动作在叙事中的功能。

小说与影视,本来就是不同的叙事形式,各自特有的手法无法在二者间自由变换,那是理所当然的。倒是到了哪一天真遇上了能自由互换的特例,我们才应该打起注意。

而“拨发见鬓”这个例子,有点难办。

当我试图以文字形式——而不借助图像或影像——去表现它原本可以表现的内容(“女性角色人格剧变”)的时候,我发现,似乎真的做不到将这个动作还原为纯粹的文字,而同时不丢失原有的叙事功能。


例如,当我们将灰原哀向柯南表露身份的一幕写成小说,但却固执地要写出这一动作:

女孩没有将她的背影转过来面对着他。她只是轻轻调头,举手拨开挡住侧脸的头发,背后露出的,是那个鬼魅的微笑。

“我叫雪莉,这是我的代号。”

她的回答狂妄、冰冷。面对着她的笑容,男孩唯一可以做的只是伫立在原地。

如果真这样写了,这个动作就失去了含蓄与隐晦。它变成了叙事者(作者)明文列出“要求”读者注意的一个重点。我的意思是,它也就不再是情绪上的暗示了。


也许确实有方法可以以文字原汁原味表现出这个(这类)动作的韵味吧。但我是做不到了……

总之,在视觉小说中,我们不需要(也不可能)将叙事完全托付给文字;图像与音乐并不是可有可无的陪衬,而是无可取代的构件。为视觉小说撰写剧本初稿时,应该就要将图像与音乐放入创作想象,而不是当成普通的小说来写。

用Microsoft Excel制作剧情树?
方程 2017-05-09

在某处听说Excel也是文字游戏剧情树管理的好工具。

……具体是怎么做的呢?很好奇

对话树可视化用什么工具比较好呢?
方程 2016-10-28

几乎没法回避会用到对话树……想到要在编辑器里以层式结构整理对话树,心就好累,不如用树型思维导图写对话树大纲。

但是思维导图中的格子是用来填概要(outline)的,对话树分支的信息有时会很多很杂,需要配插图、短文、人物摘要等,这些拉拉杂杂的信息塞进小小格子里,感觉很丑很乱。如果思维导图的格子能有鼠标悬停浮动栏就很理想啦。

文字编辑工具哪种比较好?
方程 2016-10-19

若说满足对话文本写作的需要即可,文稿排版软件、代码编辑器,甚至Windows自带的txt编辑器都可以。

但会不会有更好的选择呢?视觉小说写对话时,往往需要写一小节就载入游戏看效果;若用MS Word写初稿,之后的文字特效代码都要浏览一遍全稿然后手动一个个敲,好麻烦的说,应该不用那么不科学吧。

---10.28.2016---

若能在文本编辑器内自定义高亮标记语法就更好了。例如实现这种效果

[N] 我们今天准备做点啥呀?[1]
[W] [2]
 吓?你今天有计划么……怎么不早点说……
[C] ……[3]
[N] 喂喂……[3]

这样,写稿时易标注易查找,也方便完稿后做批处理。Siphonink不支持自定义高亮标记。Sublime似乎可以用插件做到这种事情。我还是去试试Sublime吧?

我有好多关于视觉小说的问题啦啦
方程 2016-10-18

最近想做一份视觉小说,发现indienova没有专题小组,干脆自己建一个啦。本帖先跟大家问个好。以后我会将一些写作过程中的主要问题放上来,大部分都是不会有正确答案的开放性问题,所以,称为『议题』似乎更准确?

加入 indienova

  • 建立个人/工作室档案
  • 建立开发中的游戏档案
  • 关注个人/工作室动态
  • 寻找合作伙伴共同开发
  • 寻求线上发行
  • 更多服务……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