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酒保故事

作者:CorsivaMonotype
2020-03-17
10 4 0

红弦俱乐部两岁啦!

这款倾注我们开发团队心血的独立游戏是在 2018 年 1 月 22 号上线的。

为了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我们将在此回顾一下这几年来的开发历程与心得

为红弦的诞生献上酒精!

“一些感想”

一切都起始于四年前我们做的一款酒保游戏原型。最初的设计理念并没有考虑赛博朋克风,它只是一个为形形色色的客人制作各类鸡尾酒的简单游戏,在这个游戏里,玩家要保证他们的鸡尾酒足够特别,才能让客人感到满意甚至迸发灵感(补充:你甚至可以在杯子上增加装饰!)。

但是很快我们就停止开发这款酒保游戏了,因为,我们有点好高骛远——游戏渐渐变成了模拟人生+科幻冒险+经营类游戏的混合体。 

开发一年以后,我们没能做出任何像样的东西,因此这个计划被取消了。我们决定做一个规模小一点的,更具有趣味性的飞机小游戏。

第二个游戏的主要玩法通过解密来操纵一个带有真空吸尘器的飞机。除此之外,玩家还需要考地形因素并合理利用他们。

几乎是在意料之中的是,这次的预算又超支了——毕竟从头到尾我们的开发团队只有三位成员。而且我们为游戏增加的互动和叙事功能也大大增加了我们的开发负担。

为什么这张图不是 GIF 格式?因为它太大了

几经折腾,团队的财务状况惨不忍睹。2016 年底,也就是《Gods Will Be Watching》游戏发行两年之后,我们一直在犯大大小小的错误。我们意识到改变是必然的,否则团队可能因为财务危机面临解散。

呐喊

我们一边尝试着改善情况,一边忙着参加 Gam Jam。其中,一些原型也收获了不错的口碑:比如关于人体植入智能的《Supercontinent Ltd.》,以及,《Zen, the Art of Transhumanism》,一个关于锻造植入体和陶艺的小游戏。

喝着小酒唱着歌,我们开始了第一次危机会议,试图找出现行的解决办法:“为什么不把之前所有的游戏混合到一起呢?没准还能成功发行。”顺着这个笑话,我们开始头脑风暴起来,试图把陶艺,酒保和打电话这三者结合起来做成一个游戏。(会议现场如图)

科罗娜科娜娜

“等等,这样做没准真的可以成。”我们在短时间内做出了雏形,准备第二天展示给来自 DD 社的 Andrew。短短两瓶啤酒以后,他同意了我们的请求——之后便是我们尽可能加班加点地把游戏做出来。 

布兰迪,你有在听吗?

布兰迪:是的我在彩排——跳楼,DD 要来了我好紧张

挺好的,来,给你整个占位符

他来了他来了他迈着整齐的步伐

考虑到我们只需要综合以往的所有小游戏和绘制六个不同场景,我们预计这次只需要五个月就能完成开发。当然,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们最后花了整整一年,哈哈哈。

要我一直笑吗.jpg

接下来是《红弦俱乐部》开发过程中的一些微小细节。(排名不分先后)

画师 Marina 通常先画出角色的裸体形态再为其添加衣物。

Jordi 开发了一个十分方便的文本工具,这种叙述引擎能帮助我们快速构建起大部分场景里的台词对白。这种做法也被我们运用到了 Game Jam 和其他项目里。

葬礼场景原本不在我们的计划之中。试玩环节之后,有一部分玩家询问我们是否能在场景切换中适当放缓剧情节奏,因此我们顺着剧情线增加了码头葬礼这一幕。让我们没想到的是,葬礼场景的效果非常棒,它不仅完善了整个剧情,就连很多玩家也被感动了。


顺便一说,码头原型来自于游戏《如龙 0》。


Jordi 补充:有时候我喜欢打开沙盒游戏并以特定角度截图,之后我会把图片发给 Marina 当做绘画参考。《红弦俱乐部》里面的码头场景是我在《如龙 0》截取的——毕竟这样比我亲自考察省事多了。

我忘记这是哪一次开发了,不过为了做出最满意的效果,我们把能想到的都做了一遍…一时间场面变得有些混乱起来(补充:应该是某次光效开发的草图)。

以及再次感谢 Pablo 为游戏绘制的主视觉图,我敢说很多玩家被这样的画风深深吸引到了。

作为游戏 Solo 宣传的一部分,朋友 Juan de la Torre 曾经询问过我们对于“爱”的定义。因此这次我们用 Game Maker 程序来回答他——这部分没有出现在游戏画面里…所以这算官方同人吗?(隔壁某新麦加武士馋哭了)。

为《红弦俱乐部》制作合适的钢琴曲也是开发一大难题。Paula 尝试了许多曲风来适应游戏的画风。在开发早期,她常常花了大把时间来找音感,结果是有些曲子构成了游戏内的一部分,有些则没有。 

 “一些心得”

说到这里,我还想感谢一下大家。《红弦俱乐部》不仅是一次极其成功的商业作品,也是改变我们人生的关键所在。这个由一次头脑风暴引发的项目也是我们想象力凝聚的结果。

噢,我的老伙计

通过这次开发,我们明白了宣讲的重要性,游戏的政治性,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联性(有那么多玩家喜欢我们的作品让我们受宠若惊)。我们很惊喜地发现,游戏这种媒介也能在世界上留下一点点积极影响。我们《红弦俱乐部》开发团队全体开发成员在此由衷地感谢每一位精神上和物质上支持我们的朋友。再次感谢 Devovler Digital,如果没有你们的信任和帮助,就没有《红弦俱乐部》,更没有我们今天的成就。


- 感谢阅读 -


来源:@Deconstructeam(已授权)

翻译:不小心食物中毒的 Corsiva
校对:拿到 Ori 还在琢磨怎么玩的文森

本文为用户投稿,不代表 indienova 观点。

近期点赞的会员

 分享这篇文章

CorsivaMonotype 

freelancing-game-translator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暂无关于此文章的评论。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