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nal Home Floristry:余香永存

作者:9
2019-04-12
9 6 0

叙事实验

西班牙游戏工作室 Deconstructeam 以叙事作品 Gods Will be WatchingThe Red String Club 而为人所知。在其 itch.io 页面上,他们自豪而决绝地宣布设计目标:

追寻游戏之中的新奇叙事体验。

God is Watching 本身出自于 LD 的实践,LD 也一直是 Deconstructeam 的肆意妄为的试验空间。如果此前并没有形成这一印象,但却时常关注小众游戏,你会在他们的作品列表之中发现不少熟悉面孔:具有不少 cult 要素的精神疾患小品 11.45 A Vivid Life,赛博朋克风格 Supercontinent Ltd ...

Eternal Home Floristry 是其 LD 43 的新作,通过几束鲜花的打理呈现了疗伤杀手与插花导师之间的动人情谊。这个 72 小时之内完成的小品包含太多瑕疵,若干通过插花得到的治愈瞬间多少有些牵强,但是感动不减。评论之中,不少玩家回应:结局令人潸然泪下。它也在本次 LD 之中获得了总评第三(Mood 与 Audio 小分第一)的佳绩。

形式 VS 内容

就形式而言,Eternal Home Floristry 承接了大约自 Paper Please 以来的动词演出 + 叙事的一贯传统(VA-11 Hall-ANeo Cab《空箱》以及 Deconstructeam 自己的 The Red String Club),但却达成了与以上作品不同的观感。

实际上,仅仅从这些作品来看,自 VA-11 Hall-A 开始,游戏类型划分已经成了一种僵化的镣铐:虽然同属视觉小说的分类,并且明显受到日式文化的影响,VA-11 Hall-A 早已摆脱桎梏。而 The Red String Club 尽管在形式上借用了调酒的机制,甚至采用了类似的赛博朋克设定,但却在机制上有所深化,且讨论了完全不同的问题。

如果我们认为,Paper Please 之中的动词演出仅仅出于模拟生活的目的(这一目的对于游戏来说完全足够,因为能够确切传递这份工作的无趣以及纠结),那么在 The Red String Club 与 Eternal Home Floristry 之中,调酒或者插花都被赋予了显然更多的含义。

除此之外,不同要素之间的组合相得益彰,也为本作增添了几分颇可回味的隽永。以下内容多少有些剧透,但是,我会尽量避开核心部分,即使你了解故事框架,那些细节同样令人动容。不同要素之间并无先后顺序。

鲜花

鲜花,腐败城市的唯一残余的希望之光,也是平淡生活的多余点缀。只有平淡生活才会需要点缀。而杀手从来不会需要鲜花。在他这里,死亡已被剔除了哀伤或者任何感情,它是实用主义,公平交易与一口价。使用鲜花装点杀戮,究竟是太过淡然,还是无事生非。

但在此处,鲜花显然已被赋予了某种魔法一般的力量。珍贵甚至需要限量供应(每次只能取用三朵,而这也给了游戏最后的结局留下一丝悬念以及遗憾);不同花语能够带给他人深远改变(实际上,这是游戏之中我们唯一对于分支做出的影响)。每当 Gordon 完成一束花朵的摆放,Sebastian 总会对此做出评论,读出隐藏其中的微妙意蕴。正如他说,插花远非任何一人都能完成的工作,勇气,智慧,不可或缺其一。

插花逐渐与生命相融,因为靠近本真体验,使用数量有限的花朵试图传达复杂心绪的时候,你究竟在思考什么?

老人

当 Gordon 意识到 Sebastian 对他做了一些什么的时候(他治愈了我;他为我指出新的道路),属于后者的计划实际上已经施行了一段时间。虽然也曾表达失望,他终究压抑了立刻为之做出决定的冲动,缓慢雕琢曾是杀手的灵魂,使用插花这个独特而又稍显怪异的方式。

故事因为有了导师而有所不同,但并不每个人都能意识到自己需要导师,或者能够敞开心扉接受教导。而况对面不过是 89 岁高龄的花店老板。

老人:充满过时的智慧,即将或者已经遭到世界抛弃,于是主动停留在上个时代,或是把他人也拉入主观视角。他们总是令人嫌厌,不好接触,毕竟没有人想被提醒自己终有一天也会走不动路。

不过 Sebastian 大体上举止优雅,正如其名(Sebastian 源于希腊,“尊者”之意),也像他店里的花。唯一透露衰老心境的是他的直抒胸臆:

我已经一无所有。当你老到如此地步,生命已经不再具有意义。你只是特定日期才会拜访的对象,而剩下那些经年累月的岁月,只有沉思。

这份相遇因而带给彼此意义。

杀手

杀手通常用于衬托人性,这部作品之中同样如此,路数或许的确老套。——鲜花使人融化,但是杀手并不习惯柔软,即使断臂,他仍坚持:我会是一个不错的修理工。

问题在于,杀手并不够格,而是露出诸多破绽,无论是冲动导致的伤口(这是一种特别的行事风格吗),无法收场的亲密关系(同时具有多重性质),还是不曾处理的原生家庭(弑父情结?)。

中场反思处理了并不能够完全说服的角色成长。无论结局是什么,他的生命都已悄然发生改变。

同志

同志标签在这款小品之中低调到几乎没有,但又并非如此。前辈由于同志身份而经历过的屈辱遭遇化作了一场玩笑,如今的一对怨偶少有的互动显出混沌阳刚。这样处理反而异常温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