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者的轮舞 #2

作者:Baine
2016-07-22
4 4 2

授权声明

indienova 得到会员 Baine 授权,将开始连载反映其 TCG 作品 War of Kingship 世界观架构的小说《愚者的轮舞》。

02.冬春更替(巴尔干纳)

dribbb

早春的赛格拉姆丛林,地面上的雪还没有完全融化,溪流冲破了冰层,阔叶树开始长出幼嫩的新芽。

丛林覆盖半个西部大陆,是整个西部大陆从不曾被破坏的一处净土,远离争斗与硝烟。这里是兽人的故乡。

巴尔干纳在丛林中行走着,检查着树木生长的情况,不断分辨着初春到来后空气中不断出现的新气味。

他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精壮兽人,兽人的年龄仅略长于人类,现在正是巴尔干纳年轻力壮的时候。初春对于他们兽人来说是个很重要的时节,必须谨慎地巡视整片森林,不能放过一点差错。

经过溪流时,巴尔干纳用仍然很凉的水洗了洗脸,让自己更加清醒些。他已经做了三年的守林人,除了狩猎季之外,都在与这片树林打交道。

空气中新鲜的泥土味让他感到放松,今年的树林依旧保持着它自身的生机,一丝不苟地重新展现活力。鸟类开始活跃的搭筑新巢,冬眠的动物们逐渐醒来,开始寻找食物。

对于青森兽人来说,自然即是一切。

兽人族是一个十分古老的种族,他们在大崩坏之前就已经潜伏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中按照氏族的方式生存着,但是在大崩坏之后,兽人们的生存环境几乎被全部破坏,大量的氏族惨遭毁灭,最后能活过大海难的氏族,仅剩躲藏于森林之中的青森氏族,如今,青森氏族等同于整个兽人族,他们坚信他们的生命之神帕恩为他们创造了足以庇佑他们躲避一切灾难的森林,并比以往更加重视森林。

他们只是巡视而已:在没发生什么时,他们什么都不会做的。自然有着他们自己的发展方式,动物的猎食和生存,植物的生长和衰败,那是远比兽人文明要久远的、真正意义上的文明。兽人不会去干涉,也不会改变。他们也会狩猎与采摘,那已经是自然中的一环,就像他们也会死亡,并将尸体还与丛林。

今天的巡查并没什么发现,巴尔干纳决定返程。今天也不需要捕猎,巴尔干纳只是采集了少量的植物嫩芽,带回护林者的屋子。

orcvillage2s

他的屋子搭载树林中一个山丘上,历代的护林者都住在这里,每一代兽人都会重新修缮这里,他也不例外,在院内开启了农田,搭建了岗哨。

木质的门吱呀一声被他推开。

“我回来了。”

巴尔干纳用兽人语招呼了一声,屋内一个年轻的男性声音用兽人语回复了他一句。

巴尔干纳脱下厚重的长袍,那些袋子里的嫩芽进了厨房。

一个人类男孩子正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兽人的厨具对他来说有些太大,看上去他操纵并不大方便。“这些可以用来做菜吧。”巴尔干纳把嫩芽递给那个男孩子。

“哦,我正想找点蔬菜,这样正好!”男孩子很高兴地接过了一袋的嫩芽,然后继续忙碌。

巴尔干纳没有再在厨房里碍手碍脚,回到屋里收拾了一下,然后去院子里劈柴。

要说人类跟兽人的关系可以说是剑拔弩张,在王权的统治下,两个种族只能是保证不开战而已,各种习俗和作为都格格不入。

人类总有在冬季的王权,在冬季,所有的种族可以通商,要道由人类把手,同时人类只有在这个季节可以采矿,伐木,捕鱼等。然而到了春季,王权更替,由兽人把握,采矿伐木以及捕鱼捕猎将全被禁止。

不过对于巴尔干纳这样的年轻人来说,对人类的不满远没有祖辈那样强烈,但还没达到可以同人类一同生活的地步。

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叫做卡恩的人类男孩子,是在三年前。那同样是这样的初春,他第一次当守林人的时候,在巡查时,碰到了捕猎的狼群。

dribbble_17

对于巴尔干纳这样的战士,即使是狼群也可以轻松的对付,但那一次的狼群并不一样。

它们异常地警惕和愤怒,虽然并没有发动攻击,但显然只要巴尔干纳有什么举动,它们就会以死相搏。

巴尔干纳感觉很奇怪,因为通常来讲,森林中的生物,无论哪一种,都对青森兽人有着天生的敬畏,不仅因为兽人战斗力强,是天生的猎手,而且因为青森兽人是拥有自然亲和的种族,守卫着森林内一切生命的繁衍生息。

很快,在双方对峙了将近三分钟之后,巴尔干纳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在那群狼的身后,有一个矮小的人类身影。那是个大概只有四五岁的人类男孩子。身上没有穿任何衣服,眼睛里闪烁着诡异的血色,巴尔干纳从他身上并没感觉到任何人类的气息,显而易见,这个人类,是被这群狼饲养大的。

废了不少功夫之后,巴尔干纳将这个孩子带回了自己的部落。争论了许久之后,巴尔干纳还是决定照顾这个人类的孩子,并给他起名为卡恩。

卡恩不会说话,教他学会兽人语也废了不少时间。巴尔干纳并没有照顾小孩子的经验,好在部落里的兽人们并没把对人类的不满波及到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身上。

“巴尔干纳,饭做好了。”卡恩打开窗户,对正在劈柴的巴尔干纳喊道。巴尔干纳应了一声,正准备进屋,一只猫头鹰在他头顶上盘旋着,引起了他的注意。

巴尔干纳伸出手,猫头鹰落在了他的手臂上。猫头鹰的脚上拴着一个精铁制作的小桶,巴尔干纳从中取出一个纸条,随后放走了猫头鹰。他展开纸条看了一下,上面的内容让他无比的惊讶。

写纸条的人是他的猎人导师,他说帝都商会之时,亚萨城遭遇了灭顶之灾,现在正陷入战火,大部分的兽人商人都难以生还,部落正召集所有人回部落去商议营救事宜。

巴尔干纳收起了纸条进屋吃饭,卡恩很擅长做饭,腌菜和烤肉,鱼汤以及用植物嫩芽做的蔬菜沙拉。不过巴尔干纳显得有些沉默寡言,卡恩意识到了,随口问了一句。

“发生什么事了吗?”卡恩问道,
“嗯,我们一会儿要回一下村子。”巴尔干纳说到:“出了些事情,我也不清楚细节。”

“回村子?”卡恩愣了一下,“那要赶快准备一下吧。”

“应该不需要吧,这次也只是回去商量商量事情,应该不会过夜。”巴尔干纳拿过一块烤肉,用小刀切片送到嘴里。

巴尔干纳略一思考,卡恩已经加快了吃饭的速度,他准备快些吃完去做些准备。巴尔干纳抬头看了一眼卡恩:“卡恩,你觉得,人类怎么样?”

那是个很奇怪的问题,但巴尔干纳还是问了。他是兽人,天生以守护丛林与自然为天职,而卡恩虽然从小被狼群饲养,现在又和兽人生活在一起,但他始终是一个人类。

“嗯?为什么这么问……”卡恩楞了一下,脸上露出憧憬的表情,“虽然从来没有离开过赛格拉姆,不过好想去看一次呢,传说中诸神庇佑的不灭王城。”卡恩这样说道:“应该就像赛格拉姆的四季一样,总有让人惊奇的地方,人类的城市应该也很有趣吧。”

巴尔干纳没有说话。

他确实没有必要问这个问题。对于他们兽人来说,和人类的战争都是数十年前的事情了,更不要说卡恩,所谓道德与习俗的不可互融,对于卡恩来说根本就是从来都没思考过的问题,无论他是否身为人类,还是兽人。

clearing

巴尔干纳回忆起了那时刚刚将卡恩带回部落时的事情。巴尔干纳所在的氏族是守卫在赛格拉姆外围的青森氏族,守护着赛格拉姆最外围的森林,氏族在几十年前不断的与人类征战,防止人类将势力扩散进入森林,与人类的仇怨根深蒂固。但巴尔干纳深知自己是藏不住卡恩的,他在照顾了这个被狼群饲养过的孩子一年之后,还是将其带回了部落。

年仅六岁的卡恩站在部落神庙前的广场,紧紧地抓着巴尔干纳的手,整个部落的人如同审判一般围成一圈。

“你可知道你身边站着的,是人类的孩子吗?巴尔干纳?”年迈的族长是一位老德鲁伊,相传在战争年代,他曾请求整片丛林的协助,包括百兽和植物,甚至连流水与土壤都与他共同抵御人类。

“我深知我所做的一切,帕恩(兽人所信奉的丛林之神)不曾背弃任何生命。”巴尔干纳毫无惧色地看着族长,当他说出这一句话时,在场的所有兽人都开始窃窃私语。

“帕恩在上,人类与兽人之间永远只有血与火的仇恨,而你却将人类的孩子带了回来!”一个年轻的男性兽人大喊道,那是一个部落里优秀的战士,他不曾参与过战争,但是他的父母均死于与人类的战乱中。

“帕恩自然不会背弃任何生命,但人类亵渎万物生灵,定不会被原谅。”一位年轻的女德鲁伊低声说道。

嘈杂的声音越发的刺耳,咒骂和议论充斥着卡恩的周身,然而他并没有表现出正常孩子应有的惧怕。

“如果他要在森林里存活,那就应该接受所有兽人都接受的试练吧。”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那正是一个年纪稍比卡恩大的小兽人,他只是随口和他的父辈说道,不过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大家把目光投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族长。族长微眯着眼,手中的拐杖用力的抵着地面,他稍微换了一个姿势,略微有一点摇晃。他已经老得快要走不动了,却并没让别人来搀扶。

“没错,既然你也遵从帕恩的教诲,那么这个孩子理应接受试练才能在部族里生存。”族长平静地说出这句话,巴尔干纳惊讶地看着这位老人。

“开什么玩笑!这只是一个什么教育都没受过的孤儿,在我遇到他之前他几乎快饿死在树林里了!”巴尔干纳喊道。

“在丛林中的生老病死全部都是自然的抉择,我们遵从自然而生,也遵从自然而死。”族长说道,挥了挥手,身后的守卫明白了他的意思,牵过一只健硕的短尾猎犬。

demondogdribbble

那只猎犬个头几乎比卡恩还要高,受过兽人的训练,十分健硕。兽人的猎犬是他们平常狩猎必备的伙伴,驯服猎犬也是每一位兽人必经的试练。

“不可以!你们这是……”巴尔干纳想要挡在卡恩前面,然而卡恩却松开了巴尔干纳的手,露出往前走的意愿。

“一切交与帕恩来定夺吧,没有你的事了,巴尔干纳。”族长微微抬了抬头,没有看巴尔干纳,但那句话是带有不可置疑的命令的,巴尔干纳只能握着拳后退一步。

猎犬的绳索被松开,它摇晃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低呼了一声,缓缓地踱步向前。当他嗅到了人类的气息时,警惕地看着卡恩,然后不断地发出威胁的低吼。此时的猎犬已露出它满口的尖牙,正在向卡恩靠近。

而卡恩没有动,也没有颤抖,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缓缓向他靠近的巨大生物,那个随时可能要了他的命的生物正在准备对他发起攻击,而他并不准备逃跑,也不准备战斗。

猎犬的眼神犀利而警惕,如临大敌一般地看着卡恩,停下来脚步,后足蓄力,正是一个准备向前扑的姿势。

这时卡恩动了,他开始向着猎犬的方向迈出了一步,猎犬龇牙,再次发出可怖的低吼,巴尔干纳的手心已经全是冷汗。而卡恩似乎没有感受到威胁,他微微歪着头,充满好奇地看着这个庞然大物,随后他伸出了自己的手。
猎犬浑身震颤了一下,似乎是并没想到这个幼小的人类会这样做。而卡恩温柔地将手伸到了猎犬的面前,看着它。

猎犬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熟悉的气息,眼神逐渐变得温顺,缓缓收起了自己的獠牙,然后放松了身体,不过仍然警惕地向前挪动着自己身体,离卡恩的手越来越近。

那几乎是一种肉眼无看到的交流,这个人类的孩子一言不发地让一只猎犬丧失了对他攻击的欲望,甚至开始相互示好表示信任。

在场的所有兽人全部愣住了,他们不敢相信这种情况,就连巴尔干纳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早就做好了如果猎犬对卡恩攻击,自己就动手救卡恩的准备。

不过似乎试练没有结束,就像是帕恩亲自凝视着这一切,不肯让这件事如此简单。

“不可思议!”一个女性兽人低呼道,原本端在手里的碗因为分神,掉了下去。“啪”的一声尖锐的响声刺破了原本安静的广场,猎犬被这样的声音刺激到了,在一瞬间眼神变得无比凶狠,身子一缩,后足用力一跃而起,向卡恩扑去。

“什……?!”巴尔干纳的反应速度无法跟上变故的速度,眼看着猎犬就要扑倒卡恩,他却来不及冲上去。

红色的光如同闪电一般的划过空中,没人看到卡恩是如何后退的,他们看到的只是猎犬扑了个空,而卡恩早已不在原地。

那个仅有猎犬身高的身影此时在十步之外的地方,四肢撑地,摆出了一个野兽才会有的姿势,凝视着猎犬。

卡恩的双眼如同燃烧一般的变成了鲜艳的血红色,他发出了野兽般的低呼,看着眼前随时会再次向他发动攻击的猎犬。

猎犬和卡恩在对峙了十秒左右的时候,卡恩突然抬起头,保持着四肢撑地的姿势,发出了一声绝非他这样的儿童能够发出的长啸。

那个声音兽人们太过熟悉,在森林中,那是一个信号,一个代表着力量的声音,狼啸。

猎犬楞了一下,它似乎是看到了强敌,不可战胜的强敌,一声呜咽之后后退了两步,然后警惕地想要退出人群。

卡恩看到自己的威胁被解除了,缓缓地站起身,他眼中的红色在一瞬间淡去了,不过他也在那一刻如同失去了支撑一样向前倒下。巴尔干纳冲上去一把扶住了卡恩,然而他已经昏睡了过去。

大家都十分得安静,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那样的姿势和那样血色的双眼,在场的兽人们也大多是听说过得多,见到过得少。就连族长也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那是“兽化”。

4

对于德鲁伊来说,在信奉自然之时,如果得到了帕恩的启示,将有可能把自己的灵魂与肉体更进一步地与自然融合,到那个时候,德鲁伊们就有机会接受兽化,获得像野兽般的敏锐、坚韧、与力量。

不过即使是在战争中,能够兽化的兽人也寥寥无几,他们多数是天资超群的德鲁伊,被帕恩眷顾的兽人们,他们的存在就像是对兽人和森林无比重要的支柱。

而卡恩是一个人类的孩子,却拥有兽化的能力,无论是哪一个兽人,都无法如此迅速地接受这件事情。

“巴尔干纳,你之前就知道这个孩子拥有这样的天赋么?”族长打破了安静,质问着巴尔干纳。

“不知道……这一年来他都很安静听话,从来都不曾表现过这些……”巴尔干纳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刚才看到的一切。

“帕恩在上,您赐福于所有生命……”族长感叹道。他虽然对这件事感到无比惊讶和惊奇,但他明白那是他所信奉的神有意而为之。

族长示意守卫将仪式所用的容器取来,那是一个古木所制的容器,并没有规规矩矩地被做成一个形状,而只是在那块古木中间挖空,里面盛着的是一种淡青色的粉末。

巴尔干纳抱起卡恩,走到了族长面前,单膝跪下。周围的兽人们在经过了刚才的事情也不再纷扰,一同单膝跪下。

族长用右手的食指沾了一点那种青色的粉末,在卡恩的额头上画出了一道痕迹:“森林将永远庇护你。”

“森林将永远庇护你。”兽人们一同说道。

“她将赐予你甘露,赐予你生命与死亡。她的慈爱将永远伴随着你,她的力量将是你的力量,
使你远离恐惧与迷惘。”
snp-3
巴尔干纳回忆到这里时微微笑了一下,他看着狼吞虎咽的卡恩,心中的疑虑一扫而空。

人类与兽人,战争与掠夺,血与火,这些事,究竟该由谁来定夺,他并不需要知道。他需要知道的只是,他们一生都在守护着的森林与自然,他们所来之处与所去之处,都将由帕恩庇佑着,万物都与他们的意志一样永存。

Baine 

一颗…赛艇?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至尊小夜猫 2016-07-23

    剧情10086个赞,已收藏。

    • Baine 2016-07-23

      @至尊小夜猫:感谢~难得碰见喜欢的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