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者的轮舞 #4

作者:Baine
2016-08-05
1 1 2

授权声明

indienova 得到会员 Baine 授权,将开始连载反映其 TCG 作品 War of Kingship 世界观架构的小说《愚者的轮舞》。

04.无始无终(洛合)

他们从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他们也不在意自己的未来与过去。

有位贤者曾经探寻过,如果说世界上再也没有称之为人类的生物,那么究竟由谁来继续探寻人类的哲学。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人类只能探寻到他们自己的哲学,如果不是人类的话,困扰着人类几万几亿年的“我是谁,从何而来,到何处去”这种问题,也就不复存在。

就像是现在站在那里的他们,就不会在意。他们自己称自己为“泽图”,按照他们的语言翻译之后,应该是被称之为“魂”的种族,四大王权中最难以理解的种族。

这些看起来外表和人类极为相似的泽图人距离在祭坛之前,良久,才有一个人说出一句话。

“晷落。”

他们纷纷这样说出这两个字。然后他们开始离去,不再围绕着那个祭坛。似乎他们观察至今就是为了得到这个结论,否则他们就会一直观察下去。

“如果说,组成了泽图的,是一切秩序与正向的精神,那我们的思考,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在祭坛的更高处,是一个由半透明的玻璃天花板隔开的巨大厅室,天青石的石柱屹立其中,每一个石柱上都有着繁复而又庄严的纹路,那些纹路每一处的深浅都是相同的,一丝一毫差错都不存在。这个大厅的大小足以和亚萨城中的议事厅相比,但是只有三个泽图人坐在其中,他们都只是闭着眼睛,悬浮于厅堂中心的,是一个正在运转的魔力矩阵,它链接出空气中由微光组成的符号,那些符号不断地变换,不断地重新组合,漂浮在他们头顶。

A:“你今天的思考超过限度了。”

B:“我们开始讨论现在的情况吧。”

C:“至今已经有十二名族人晷落,显著表现为生命物质和灵魂都无法干预和回收。”

B:“迄今为止晷落的全部都是身居要职的族人,其中包括守卫队长,典狱官,祭祀以及机械师等。”

A:“为避免情况蔓延至整个族群,有必要回收所有晷落。”

三个泽图人就这样有序地讨论着无比严肃的问题,从始至终他们都不曾睁开过眼睛,只是开口说话而已。

A:“决定结束,即刻开始处理晷落。”

B:“决不允许任何违反了律法的生命,存在于泽图之中。”

Image01

监牢里冰冷而潮湿,整个监牢无比的安静,没有任何一个囚犯说话,没有争吵,没有斗殴,一方面是这个牢狱中还活着的人寥寥无几,另一方面是,这是“泽图”的监牢。

生理机能极为特殊的泽图,在不进行一些动作与行动的时候,体能完全不会被消耗,所以他们的身体很少需要进食,而且在这个监牢中,是没有食物配给的,所以囚犯们从不做出任何行为,因为那样只会加速他们的死亡,虽然死亡对其而言与此时此刻的一动不动没多大区别。

洛合在一个看起来像是床的平台上躺着,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没有灯的天花板,在极度的黑暗中,监牢就如同一个没有任何物质的黑箱,那种无边无际的黑暗就好像能将她身边的一切全部吞噬殆尽,就像浓稠的墨汁构成了空气一般,连呼吸都变得沉重。

她已经不想去记录时间了,她只知道很久了。由于身为泽图的身体特殊性,她的记忆基本保留在进入牢狱之前,而无比漫长的牢狱就如同一个被无限放慢的瞬间。

她是一名泽图的祭司,和大部分入狱的泽图罪犯一样,她犯了罪不至死的错误,所以被关在这里,直到死亡。

泽图的律法只有两种惩罚方式,死刑,和监禁。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出异议,因为对他们来说,讨论、交流、争辩以及拥有情感都是不可想象的。

泽图族与其他的三族不同,它们整个泽图更像是一个巨大的生命体,所有的泽图人由主神“秩序”凝聚出相应的灵魂,注入纳斯城地下的“胎盘”中,并在其中赋予相应的生物质形成胚胎。胚胎将在巨大的胚胎培育场“蜂巢”中培养至成年,然后直接向精神灌输基本的常识和理念,离开蜂巢后,每个泽图都必须按照安排好的位置,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直到肉体毁灭,精神重归主神。

他们生来便不具有自己的情感,因为他们从未被灌输过相应的信息。他们如同定制的精神构造出的生命体,他们不像人类那样精明,不像兽人固执而易怒,也不像海族那样野心勃勃。

泽图的存在,甚至只是为了告诉世界的生命一个事实:规则和定律是可以实体化的。

作为四大王权之一的泽图,和代行者极为相似,属于泽图的王权在秋季,它们不封商道,不干涉一切其他王权的事情,但与此同时,泽图会在这个时间段运用自己的王权监察所有王权的情况,上到王权持有者,下到大小官员,若出现有任何违背了王权律法的情况,都毫不留情的进行惩戒。

他们也是保证了每一个秋季忙碌的收获不会出现任何乱子,在市场处于极度活跃状态时不会出现钻空子的情况,用极为宽泛的方式保证每个种族都能自由的去按照自身习惯去发展,又以极为集权和强硬的手段来保证这个季节的一切都是万无一失的。

这样的王权,和这个种族的特点一样。

就好像他们并不是由矛盾体产生的生命。他们只允许“正确”存在。

洛合的记忆此时是她唯一可以去思考的内容,她记得那甚至只是极为普通的一天。

身为女祭司,洛合就寝之处在神殿内院,房间里地板上的天青石打磨的如同镜面一般光滑,她的房间里没有巨大的天青石柱,但在地面上,每一块天青石的拼接处依旧有着繁复的回型纹路。石桌的边缘是镂空的赤金,在每个角落山都镶嵌着昂贵的矿石,她的床铺虽是木质的,但由软银镶嵌在其表面。她并不知道她的房间无比奢华,任何一个角落都如同人类的宫殿一般,银质的器皿里盛着她永远都不会触碰的酒,花瓶中每天都会换上最为娇艳的花,而她的生活从早晨开始就是固定的,她并没有去注意其他的一切。

但她今天十分烦躁。她也是在之后才明白那种情绪被称为烦躁的。侍女在固定的时刻走到她的床边,帮她洗漱更衣,她一言不发,跟往常一样,但又跟往常不一样。

换上了她的衣服,她走到了桌前。从床边走到桌前仅需十步,每一天,这十步踩着的位置都是一样的,她开始疑惑,那十步走的极慢,但她身边的侍女只是看着,同样一言不发。桌上是她的早餐,同一直以来完全一样,甚至连蔬菜的形状、摆放的位置、方向都完全一样。她坐下拿起餐具时,侍女开口了:“祭司大人,您今天将在大图书馆审核书籍,直到晚饭时间。您的午饭……”

洛合突然伸手示意侍女不要继续说下去,而侍女就如同没有看到洛合的指示一般,她的话没有停顿:“您的午饭将由侍从送到;所有的书籍目录都需要重新审核,这项事宜必须在十二天零三个小时整之内完成。”

洛合放下了餐具,蓦地站起身,她违背了她一直以来遵从的速度结束了她的早餐,在侍女跟上来之前就离开了她的房间。事实上,她的侍女并没有跟上来,她依旧站在原地,继续说着她刚刚说的话。在她说完了那些话之后,她开始收拾桌面上的东西。

Image02

大图书馆,泽图族仅有中阶以上的学者才能进入的建筑,一共九层,螺旋楼梯一直通到顶层,从下往上看就如同一个深邃的漩涡,书卷整齐的排列在墙面上。然而大图书馆仅有两名管理者,他们除了每天早晨和夜间的巡逻之外,不做任何整理。因为每一个前来取书的泽图学者,都会在固定的时间取走相应的书,然后在准确的时间把书放回原位,连角度都完全一致。

洛合看着这些遍布她视野的书卷,没有开始她的工作,而是在那里注视了良久。在这期间,她的身边人来人往,没有人交谈,没有人注意到她,当然他们互相也没有注意到。他们就像一个设定好了的魔力矩阵,按照相应的速率转动,他们像是机械一般,那些没有灵魂的守城机械巨人。他们的生命极少会有同其他泽图人的交集,如果不是工作使然,他们甚至不会交谈。

多么可笑?

洛合的内心在悸动,她从未体会过这样的感受。全身的血液都在快速的流动着,心跳加快了速度。她笑了出来:“那就来试试吧。”

她的手轻轻地扶在墙壁上,灼热的气流如同山呼海啸一般倾泻而出,正面墙壁的书卷在一瞬间被点燃,顷刻间便被这种极高的温度燃烧殆尽。残留的火焰顺着墙壁和螺旋楼梯开始蔓延,赤色的火焰在图书馆内点燃了炫目的花朵,所有在其中的泽图人都没有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感受到了异样,却还无法理解这种异样产生的原因。

洛合在火焰中欢愉的笑着,那些由她创造的火焰灵巧的避开了她的衣角,她漫步于其中,如同舞蹈。她看到了那种从未目视过的光芒,体会到了那种从未体会过的温度,她第一次体会到了“快乐”,虽然她还不明白,但她不想让这种感觉停下来。

而这一切只持续了几分钟,无数脚步声涌入图书馆,在一声低吟后,火焰顷刻间便熄灭了。“你违背了律法。”无数身穿着盔甲的泽图守卫包围了她,打头的对洛合说道:“你的余生都将在狱中度过。”声音完全没有任何感情,也没有任何辩驳的余地,这个身为警卫的泽图人就像是一个机械。

对洛合来说,所有的泽图人都是机械。

“呵,我何罪之有。”洛合穿着的还是她身为祭司的衣服,款式带有一种古老而庄重的美感,是从有泽图这个定义的时候就有了的款式,但洛合此时感觉这种服装的纹路无比的陈旧无趣,火焰从她胸口燃起,蔓延至她的全身,服装的长摆被燃成灰烬,宽大的袖口也被烧光,而那些火焰灵活的在衣服上游走,它们在服装表面划出旋转的焦痕,却不将衣料烧尽,洛合的笑容在火焰中更加灿烂:“回答我,我何罪之有?”

latenightx

警卫愣了一下,他并无法接受其他人向他提问,这种事对于泽图人来说是难以想象的,不可能存在的事。

“你被判定有罪!”警卫再次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拿出了枪,威胁性地指着洛合。

“还在自欺欺人,你明明会思考,却要觉得思考是一件不存在的事情。”洛合冷笑着。“如果说焚烧掉那些全是虚假的书籍就已经算是犯罪了,那么……”

“我要杀一个人呢?”

洛合抬手的瞬间,警卫也扣动了枪的扳机。弹药爆破的瞬间,枪口冲出了一道蓝色的光,不过它在洛合的面前戛然而止。

“你们以为,神殿的祭祀工作,真的只是做做样子么?”洛合抬起手,她甚至没有调动多少魔力,因为她很清楚,稍微一用力,这个警卫就会如同脆弱的昆虫一般被碾死。

“那些书籍,那些魔法,都是货真价实的东西,真不敢相信你们竟然在如此的情况下,没有任何意外发生。”洛合仅仅只是阻止着不断打向她的子弹,还想多和这个并不会回答她什么问题的人废话几句:“为什么从来都没有人想要看看如此美丽的火焰?”

她自出生就被确定为神殿的预备祭司,脱离“蜂巢”之后,在巨大的神殿图书馆中学习着数量庞大的知识,包括魔法。然后在固定的时间,被安排成为一名祭司。

她本应该像其他泽图人一样,不假思索地过着自己的一生,然后等着自身的生命耗尽,化作精神一样的存在重新回归世界。

不巧的是,她在阅读过所有的书籍,学会了晦涩难懂的各种魔法之后,意识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自己可以思考。

洛合还准备继续对这名守卫发问,但是守卫却停止了射击,单膝下跪。在洛合没有察觉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自己全身的魔法和体力全部消失了一般,火焰无声的熄灭,她从未体会过这样的感受,只是任凭身体倒下,随之她看到了一个人从她身边走过,那人没有看她,也没看守卫,身穿一身高阶官职才会穿着的服装,如同一个幽灵一般走了过去。

“这?!”洛合在那个人走远之后还没有恢复,反而是又出现了很多的守卫,他们将洛合拖起,然后再一次大声的宣判:“你,有罪。”

洛合躺在床上回忆着这些事,仍然能够理解的不多。不过她心中似乎有某种冲动想要让她去做某种事情,她不曾了解过这种感觉是什么。

“就是你吗?”一个年轻的男性声音说道,在这样的监牢中出现声音,不异于一次晴天霹雳,但是洛合并没有“惊讶”这种经历,所以只是呆呆地看向声音的方向。

那里一片漆黑。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还在想你到底是为何有罪的。”那个声音继续说道,洛合默默点点头。

“对于一个被称之为泽图人的单位来说,你的意义就是完成你一生的工作,然后去死,那么有思想这种事情,显然是有罪的。”那个声音继续说着。

“我也知道你心中现在在渴望着什么。”那个声音带着奇怪的力量,洛合还不了解那种力量的称谓,但她已经站了起来,看着她面前的黑暗。

“我来告诉你那个东西是什么。”

“它是什么?”

“它可以给你你从未有过的追求,可以给你你从没有过的自我,给你生死的实感,给你一切。”那个声音中出现了微笑的感觉。

“它是自由。”

那四个字带着刺眼的光照向洛合,她不得不闭上眼睛去避免那种灼烧一样的痛感。

但在那一刻,她感受到了,伴随着痛苦一起出现的,名为自由的无比耀眼的光。

光芒中站着的正是那个说话的人,同样是一名泽图人。他隔着栅栏冲着洛合微笑道:“初次见面,我叫罗曼,你的同伴。”

“同伴?”洛合问道。

“以后会慢慢解释这个词给你的,不过首先我想你可以先出来。”罗曼后退了两步。

洛合想了一下,伸手碰了一下栅栏,栅栏在一瞬间变得火红,然后溶化,在一瞬间便不复存在了。

“厉害!”罗曼感叹着:“如果你知道自己可以离开,应该早就走了吧。”

“那么,带路吧。”洛合说道。

Baine 

一颗…赛艇?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Baine 2016-08-05

    这篇的配图真是萌到我了……我能自己修改么?

  2. 迪圣极元 2016-08-06

    这个配图(笑)
    洛合真是搞了个大新闻,所以说知识改变命运嘛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