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者的轮舞 #3

作者:Baine
2016-07-29
3 3 3

授权声明

indienova 得到会员 Baine 授权,将开始连载反映其 TCG 作品 War of Kingship 世界观架构的小说《愚者的轮舞》。

03.长眠于海(雷娜)

“第二次见面了。”雷娜喃喃着,原本就微不了闻的声音在海洋的呼啸中消弭。她如同神明一般在海面之上悬浮着,狂风猎猎,虽能卷起她的衣角,但也不能撼动她分毫。

海面之下那个巨大的黑影游弋着,不肯离开那里,但她并不在意。

“向你悲哀的生命告别吧,怪物。”

“汪洋,听从我的号令!”雷娜举起双手,在那一瞬间,风静止了,云层像是带着颤栗一般,疯狂的退避。阳光重新铺洒在海面之上,她淡蓝色的头发在阳光之下泛起金属一般的光泽。

海面之下开始发出轰隆的沉闷响声,与此同时那个巨大的身影痛苦的悲鸣着。以她为中心的海面,水流开始变得疯狂而急促,很快便形成了巨大的涡流,而那个身影被困在其中无法逃脱。

巨大的涡流带来的压力变化即使是那样的怪物都无法承受,它强有力的躯体挣扎着,开始向水面冲来。

它冲破水面的瞬间,鳞片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芒让她几乎无法睁开双眼。暴雨般的水花落下之后出现了虹光,在那样华丽的光芒之下,青色的鳞片熠熠生辉,那种鳞片坚硬如钢铁,锋利如刀刃。它巨蛇一样的躯体,在空中盘踞,违反常理的同她一样悬浮在空中。

水花和虹光都开始扭曲,那些水花也开始停留在空中。巨蛇的鳞片开始张开,从中透出青色的不断“滋滋”作响的光。

那种生物拥有在体内生成类似电的能力,并由此生成一个可以供其悬空的磁场。

“他们还真是创造出了接近‘力’的生物啊。”雷娜冷笑了一声:“不过这种二流的悬浮,也就是你这怪物的极限吧。”她的情绪让她打心里想要嘲讽这个生物,她甚至想咒骂,想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去咒骂它。

巨蛇的鳞片发出更加强烈的光芒,它对着她发出了怒吼,空气中的电火花噼噼啪啪的弹跳着,却无法波及到她。就在他们对峙时,巨蛇张开嘴,几乎是没有任何蓄力过程的,一道带着强烈震动响声的光柱打向了她。

那种力量还不足以让海族最强的萨满动容,看上去令人恐惧的光柱被她轻描淡写的一挥手便改变了轨道,偏离了她。

“风啊!”她呼唤着,眼眸中如同燃烧一般的出现了青色的光辉,“展示你的愤怒吧!”

巨蛇身上的电流声逐渐稀薄然后停止了,随之出现的是一股凝重的气流,它如同一个奔涌着扩大的基点变成了一个狂乱而不扩散的球体,将巨蛇紧紧束缚于空中。

那是由风形成的屏障,也是风的牢笼,在那里面,所有的气都在飞速的旋转,尝试呼吸那样的气流无异于吸入刀锋,要么被狂风撕裂,要么窒息而亡。

但这位年轻的萨满不会轻易的让它这样顺利的死去。

巨蛇无法移动之后,水面再一次被击碎,几根锋利的石刺洞穿了拥有坚硬鳞片的巨蛇,狂风让它的哀嚎微不可闻,鲜红血液也被气流带走,看上去,那个由无形的牢笼变成了猩红色。

尖刺刺穿了巨蛇的部分开始生长倒刺,那些坚硬锋利的岩石从它的内部刺出,如同剥落人类的指甲一样剥落了巨蛇身上的鳞片,巨蛇颤抖着,带着它无力的哀嚎和愤怒,在它咽气之前,它都将忍受着这种被刺穿的剧痛不会停止。

如果年轻的萨满就这样被愤怒吞噬就好了,如果她仅仅是拿到了力量就能够释怀就好了。

她本以为是这样的。但却不是。

风停止了旋转,岩石停止了生长。巨蛇抽搐着,血液顺着石刺如同泉水一般流下,它已经连哀嚎的力量都没有了。

年轻的萨满缓缓落在了水面上,水温柔地如同地面一般承载住了她。她头也不回的向远处走去,失落,痛苦,无法释怀,如同失败者。她无法不回忆起五年前的一切,她也无法否认,自己和五年前一样,什么都做不到。

yamata_no_orochi_crop

海风带着咸味不断地在甲板上穿梭,在月光之下。巨大的轮渡正在被特有的力量推动着,以远超过一般船的速度驶向远方。水面被劈开一样,反射出的月光如同晶莹的切口,水面下阴翳昏暗的深海都不得不退避。

这艘船是从无色海北岸一直驶向海王城-赛尔塞塔的入口,常年行驶不停地轮渡,相同的船一共有七艘,被称之为海之七子,造船的工艺来自于四族高阶匠师之手,凝聚了相当的科技和魔法。

无色海几乎占据了南部地区的三分之二,想要渡海到塞尔塞塔去,几乎都要乘坐这种轮渡。

一名身穿这淡蓝色连衣裙的少女手扶着夹板边上的栅栏,她的头发是和衣服几乎一样的淡蓝色长发,此时的她正在有一只手整理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因为穿着十分简单,没有带除了项链意外其他的任何饰物,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的人类姑娘。

“雷娜公主,在这样大晚上一个人出来吹风可不是什么理智的事情。”男性温柔的声音响起在她的背后,这个被称之为雷娜公主的少女淡然一笑,然后回过头来看着这个比她高一头的男性守卫。

那名守卫身穿一身黑色的盔甲,虽然材质是无法辨认的厚重材质,但是十分贴合他的身材,看上去并不臃肿,而显得十分精干。

“柯文你听,海洋和风都在回应我的呼唤。”少女微笑着说道,淡蓝色的头发在月光之下仿佛在闪耀着淡淡的光。

“您是无色海未来的主人,这里的一切元素,都将由您掌管。在此时,它们当然会回应你。”柯文走到少女身旁,带着盔甲手套的手放在栅栏上时发出了轻轻的响声:“这次我们多在北岸住了一星期之多,王庭那边已经很着急了吧。”

“放心啦。”少女说道:“其他的守卫都不可能放任我在外面玩的,他们只会听从父王的指示,所以柯文,我一定不会让你挨训的。”

“感谢公主殿下。”柯文转过身,对着这名公主微微鞠躬以表谢意。

他是从十五岁开始就一直守在仅有十岁的雷娜·南迪斯公主身边的贴身侍卫,在外人面前,他是从不说话的“黑骑士”,唯独对于公主的种种任性要求,都会冒着被海王降罪的风险答应。对于从来都是被锁在王庭中修习元素魔法的年幼公主来说,任性和玩乐被允许,是极高程度的幸福。

0145

“这次回去,似乎就是海神祭了,我是不是要以王女的身份作为祭司之一……?”雷娜问道。

“持续三天的大型祭奠,要不断的与众元素交谈没有休息,会是个很辛苦的差事。”柯文想要稍微吓唬一下这位平常并不怎么喜欢魔法,性格反而有些懒散的公主,但是雷娜并没有回复他。

“雷娜公主?”柯文有些不解为什么她沉默了。

“海洋在试图告诉我什么,但是太微弱了……我……听不清?”雷娜突然皱起了眉,口吻也有些焦急。

海族人,是生活在“大海难”之前的南部地区的人类,发生大海难时,整合南部地区全部变成一片汪洋,这些人类近乎全部死亡,仅剩余的一部分,在一些原本是高峰而今是小岛的地方勉强躲避,但是大海难一共持续了数十年,洪水一次又一次的袭击着整个世界,并没准备给这些人类留出生存的余地。

但人类从来都不是那种容易被自然所捻灭的生物,一部分幸存者在长达数十年的过程中被海难锻炼的拥有无比优秀的水性,他们甚至可以在水下存活一个小时之久,而他们的孩子比他们更为强大,就这样一代又一代,原始的海族人获得了在水下短暂呼吸的能力,一个水性优秀的海族人,大概可以在水下存活一天左右。

而另一部分原始海族人,他们拥有者良好的魔法传承,在大海难之前就已经修习过自然魔法,在场年的灾难和死亡中,竟然觉醒了同海洋交流的能力,他们感受到了来自海洋无比的愤怒和混乱,但与此同时这种生命之源也表现出了对生命的尊重,它指引着这些人使其可以获得更多元素的信息,并告知他们,海面之上永无宁日,但海面之下可以存活。

就这样,被元素指引着的原始海族人,运用气流和水的力量,在海底开辟出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这个空间里有着源源不断的空气,海洋之下的沙泥无比肥沃适合种植,空间外各种鱼虾贝类源源不断可以供给他们生存必须的食物。

对于海族人来说,水性好以及是可以同元素沟通使用魔法是两个不可或缺的能力,但后者仅有极少量的海族人能够办到,更是需要天赋。

雷娜从一出生开始,就已经可以和各种元素交流了,这在海族的历史上,几乎是前所未有的,加上她是王女的身份,从各种意义上,她都一定会是未来的海王。

海风越发的急促,甲板上也比之前更加不稳定。雷娜没法继续和元素交流,只能感受到不知名的焦躁和不安。

柯文扶住了雷娜:“越来越不稳定了,我们先回舱内吧。”他虽然想带着雷娜回去,但是此时仍在征求雷娜的同意。

“有什么……正在接近……要小心?”雷娜闭着眼睛,一只手捂住耳朵,将那些微弱的,来自于元素的断断续续的话语说了出来。

“接近……接近这艘船么?”雷娜蓦地睁开眼睛,她虽然感受到了那种巨大的威胁,但却来不及了。

甲板在剧烈的震动和冲撞之后,以极快的速度倾斜向前方,雷娜猝不及防的被巨大的力量甩下,她下意识的继续抓紧着栅栏,柯文大声呼喊了一声,极为艰难的一只手抓住雷娜,另一只手想要将她拉上已经几乎是倾斜到60度角的甲板上。但冲击并没有停止。雷娜的视线在最后一刻看到的是黑色巨大的影子如同刀刃一般,从水下直接击中了这艘轮渡的中部,第一次将轮渡如同木头一般折出一个角度,第二次就直接将整个轮渡一分为二。

落入海水后,雷娜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船体巨大的体积在向下沉的时候所带起的强力水流让她连控制自己的方向都办不到。柯文依旧拉着她的手,但此时的他们二人无论是哪一个都帮不上对方丝毫。

雷娜在迅速的下沉三十秒左右之后,渐渐习惯了海水,她睁开了眼睛,海族的身体在此时让她并不因为无法呼吸而感觉过分痛苦。当务之急是赶紧停止再继续下沉下去。

316

“汪洋……听我号令!”她这样在脑内呼喊着,然而回应她的洋流只有充斥着尖叫、不安、恐惧和混乱的杂乱信息,在尝试了无数次之后,以她为中心,极小的一个范围由旋转的洋流组成了一个屏障,阻止她继续下降,然而她还没能将柯文拉过来。

没有了水流的冲击,她可以清楚地看到水中发生的一切。但这一幕,她从未看到过。

一个巨大的黑影盘踞在她上方离海面极为近的地方,将轮渡一分为二之后,又用它巨大的身躯继续破坏着轮渡的残骸,就像发疯了一般。那个黑影反射着海面上的火光,让雷娜更无法看清那究竟是什么。

“难道……是一条龙么?!”

不可能,王权还没有更替,龙应该都在封印中。

那这是?

新的,生物。

这时那个巨大躯体开始移动了,鳞片是青色的,每一片都普通钢铁一样光滑坚硬,在边缘处又是锋利如同刀刃。

它整个的躯体全部伸展开之后,出乎想象的以一种优雅的姿态远远的看着他们。没有任何肢体,是巨蛇的样子,头部长着像是盔甲的厚重甲片,以及深紫色的八只眼睛,利齿交错着,样子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极度危险的美感。

那是根本不存在于世界的生物,全新的生物。

就在她惊讶的那一瞬间,那个黑影的不懈破坏冲击到了早已碎裂的船舱中的动力炉。由浓缩的魔力所构成的动力炉从束缚着它们的矩阵中被释放出的瞬间,刺耳的摩擦声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光球遮蔽了雷娜的双眼。

“柯文……”雷娜张口却只是呛了一口水,声音没有传达到任何地方,而她已经无法牢牢的抓住柯文的手,魔力矩阵爆炸所带来的巨大吸力就想要把所有海水都吸光一样,雷娜忍者就像要把手臂扯断一样的剧痛勉强的抓着柯文,就这样,连她自己都无法保证继续在水流构成的屏障中躲避。

背着强烈的光线,她看到柯文的嘴张开,像是说了一个词,随后微笑了一下。

“别……!”雷娜心里喊道

柯文另一只手拔出自己腰间的匕首,果断地将雷娜抓着的那只手斩断,血液还没来得及流出,他的身体就被剧烈的吸力吞噬了。一切都发生的极快,雷娜都来不及做出什么其他的反应和思考。魔力矩阵波及出的光球也在那之后慢慢变小然后消失。整个破碎的船体只留下了一个浑圆的大洞,而那个巨蛇似乎已经脱离水面而去了。

水流构成的屏障将雷娜缓缓托起,原本因该阴翳的海面像是有着什么强光一样,雷娜已经不知道该怎样应对着一切,直到她被水流托到海面上时,都无法相信刚刚发生的事情。

巨大的光束照亮的整片海域,四艘战舰围绕着这片区域,然而他们并没有搜救任何生还者,而是用巨大的锁链和特质的网封锁住了刚刚脱离了海面的巨蛇。

一道灯光照向浮在水面上的雷娜,她似乎听到了远处传来的惊恐的吼叫和怒骂,随后救生艇围绕住了她。

再次拥有意识的时候,雷娜已经躺在她自己的寝宫了。她很熟悉自己的寝宫,空气潮湿而带着淡淡咸味,即使壁炉燃着熊熊烈火这里依旧无法干燥,房间内到处是冷冰冰的深灰色,巨大的石柱支撑起高高的天花板,石柱上雕刻满了繁复华丽的花纹,但是那些花纹只会让雷娜觉得无聊而且无用,明明是石柱,再怎么装饰也不会有改变的。

她很熟悉这里,此时此刻这里也像她记忆中那样令她讨厌,她人生中大部分的时间,就是思考着如何离开这里,但没人可以回应她,仅有她的侍卫会放任她的任性,即是担着掉脑袋的责任也是如此。

床旁的侍女惊喜地看着她醒来,而雷娜瞪着眼睛呼喊着柯文的名字。

所有侍女不再说话,只是安静地低着头。
  
“柯文呢?”雷娜坐起身,质问道。
  
“柯文在哪里?!”雷娜声嘶力竭地喊着。
  
“我要去见父王。”雷娜不管自己没有穿鞋,仅穿着一件睡衣便冲出了自己寝宫的门,刚刚到达走廊,便碰到了前来看望她的父亲。

那是个明显有些苍老的男人,穿着深蓝色的袍子,带着金丝单面镜,和他的年龄不相符的,那双眼睛里无比的锐利清晰,就像刺穿空气的利刃一般。穆格·南迪斯,海族现任的国王。身旁的几个侍从并不知道是否应该拦着他们的公主。
  
“你还不能下床。”那个苍老的男人开口带着一种严厉的威严。
  
“是你的实验吧!”雷娜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大声质问道:“是你的试验品吧!”
  
“无礼……”男人俯视着比他矮一头的雷娜,那眼神并不像是在看自己的女儿。

“为什么还在研究改造生物?!代行者早已经不允许了!”雷娜吼着,声音已经开始带着哭腔。

“身为海族未来的继承人,如果连一条海蛇都无法阻挡,未免也太丢人了。”穆格的言语中并不带有感情。

“死了那么多人都无所谓么!”雷娜没有后退的意思。

“你也并不在乎那些人吧,你无非在乎一个不守规矩的守卫而已。”穆格尖刻的话止住了雷娜的叫喊。

“要说我为什么要进行试验,要问问你自己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从来都不肯好好地做一名萨满!你有着元素的恩泽却只在乎自己的喜好,如今又为了一个守卫的性命跟你父王大呼小叫!”

“……”雷娜无法反驳,她也确实知道由于自己常年放弃自己身为萨满的身份,而那个重要的“首席萨满”的职位正是海族的精神领袖,永远不可或缺。

“送你们的公主回寝宫。”穆格命令道,几名侍从走上前想要扶着雷娜,“嗤”的几声,从地面上刺出了尖锐而锋利的石刺,刺穿了几名猝不及防的侍从。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鲜血从口中涌出,只留下了“支吾的含混哀鸣。

“少来碰我,我自己会走。”雷娜没有再继续呆着那里,而是头也不回的走向自己的寝宫。

她没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冷静下来,但是从刚刚那些对话她已经明白了。柯文的死,终归也只能算是自己的无能所导致的。

如果自己能够操控更强大的元素,如果自己能够清楚地和元素沟通,那么这一切都不会是现在这样。至少她现在,是这样认为的。

然而她的力量,解救不了她的痛苦。

在那一刻,她终于明白了在面对这个世界时深深地无力感,她早已失去了守护着她的人,那是无论怎样向元素祈祷都无法改变的过去。

Baine 

一颗…赛艇?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迪圣极元 2016-08-06

    剧情很生动,世界观也感觉非常宏大,非常好奇这个世界会走向怎样的未来,这几位主角会不会有一天聚集在一起或是最后针锋相对?
    顺便期待游戏

    • Baine 2016-08-06

      @迪圣极元:有的聚在一起搞基,有的只能单身,我们沿用了这世界上所有美剧都会用到的一个核心价值观,就是“即使世界毁灭了,我们还是要撕逼”

    • 迪圣极元 2016-08-06

      @Baine:2333333期待后续发展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