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拔条毛》作者 Jacky:目标是十年后回看仍有价值

作者:indienova
2018-09-12
18 3 3

最近移动端的一款免费游戏《拔条毛》引起了不小的关注。

这是款初见大概会觉得有些奇奇怪怪的作品。主要内容正如标题所言,玩家需要利用触屏交互拔毛。然而,本作中脑洞大开的奇趣交互和细腻真挚的情感表达,却在并不漫长的游戏流程中,一次又一次带给玩家惊喜。

我们很荣幸邀请《拔条毛》开发者 Jacky 来到 indienova 位于北京的办公室,进行了一场面对面的交流。

采访


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我是澳门人,目前在香港从事游戏开发。我在美国本科念的是计算机科学专业,后来在香港念研究生,毕业前在当地参加了一个 Game Jam,在获奖后,就被邀请去一家游戏公司就职,也就自然而然去了。就这样做了一年多。生活确实很稳定,公司给员工提供的经济条件和福利待遇也很不错,但是久而久之,就觉得有点没有意思。因为当时我入职的时候,他们的游戏就已经运营了好多年了,平时就是做一些日常维护以及加入一些小的新功能,而我却比较希望做一些创造空间更多的东西。其实,我之前也没有什么经验,所以在各方面我都很保守,完成这款游戏的过程中,我也做过一些和游戏没有太多关系的其他工作,比如交互设计、网页设计,都尝试过。这个游戏实际上算是我的第一款游戏,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的人会来玩。




《拔条毛》的游戏体验十分独特,在当下游戏市场上难得一见,请问灵感来源是来自哪里呢?


灵感的话,其实有两点吧。 

其中一点来源比较直接,我之前就一直有在构想,把用手拔毛的这个动作做成触控屏幕的交互,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那时我主要是做了一个这方面的原型。 

而情感体验方面,我则深受两位开发者的影响,一位陈星汉,另一位是乔纳森·布洛。陈星汉认为,在这个年头,游戏可以往很多领域可以去拓展。人类是一种有情感需求的生物,而游戏可以在某种意义上满足这一点。另外尤其受到启发的是,原来游戏除了好玩之外,还可以带给人某种启发,以及更多的意义。而乔纳森·布洛也说过,所谓的好游戏,就是一个人玩过之后,相隔十年再回头看,会觉得玩这款游戏的时间不算虚度。我是认同这些观点的。


实际上,这款作品中,我也没有什么特别厉害或者独到的想法,我就是简单把拔毛的交互方式和情感表达结合了起来,在每一关,争取为玩家都带来一种全新的情感体验。在制作过程中,我把各种情感都整理成了一张表,并且在完善的过程中,发现有越来越多现实生活中的感触可以融入到游戏内容当中,没想到最后的效果还不坏。我在社交媒体上读到有玩家的反馈,说玩这款游戏的时候想起了自己的亲人,深受触动。我是完全没有想到这款作品居然会拥有这种魔力,我实际上做到的,也只是把自己的真实感受尽可能融入到游戏的交互之中罢了。


游戏中的配音是由 Jacky 自己亲自完成的。为什么会想到用这种方式来做配音呢?



其实,如果我有更多时间和资源,肯定会坚持把游戏做成一种比较认真的风格。(笑)配音这方面,最早也想找一些普通话比较好的朋友做尝试,但因为种种原因,最后决定自己配了。这种令人捧腹的效果并不是刻意计划好的,但能得到大家的喜爱,还是挺高兴的。


这款游戏的开发过程中是否有特别想分享的心得经验?



我认为,作为开发者,应该尽早地拿游戏原型给朋友和身边的人试玩。在游戏制作过程中,保持开放的态度,积极地去吸取周围的反馈,在各种方面一旦遇到问题,就及时地询问朋友的意见,很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有的朋友告诉我,玩这款游戏的时候,其实有点看交互绘本的感觉。拔毛的过程就像翻开新的一页,十分期待会出现什么惊喜。这也是我们最开始并没有刻意设计,但在吸收了大家反馈后尽量保留下来的好的方面。 

这款游戏的某个细节我很想再提一句,如果让屏幕保持静止的话,目前的游戏会有一点墨水动画的感觉。而这个细节,实际上,是我临发布最后一周才做出来的。因为有个朋友每次玩都会吐槽我这款游戏的美工不行,得想办法加点独特的视觉效果进去。于是才加了这么一个效果,意外感觉非常不错。另外,这款游戏是免费下载的,除了玩家可以出于自愿地捐赠以外,也并没有任何广告信息。综合来看,我们在这款游戏也没有花上特别多的时间,成本也比较低。所以我在做这款游戏的时候抱着这样一种想法,那就是,单纯凭着玩家的支持,去开发一款商业性的游戏,是否有可能够维持开发者的生活。这款游戏获得如此多的关注出乎我的意料,我也很希望,今后能够真正做到这一点。


作为玩家,你平时喜欢玩什么样的游戏?



我对游戏的喜好变化很大的,总的来说我是什么都玩。初中时十分沉迷 RTS 游戏,《红警》、《帝国时代》之类的,《魔兽》玩得很疯狂,Dota 也有接触过。后来玩了很久《炉石》,其他桌游卡牌类游戏也有玩。大三、大四的时候则十分喜欢 Roguelike 类的游戏, Rogue Legacy 和 Risk of Rain 这两款玩了许多,到现在也很喜欢玩《死亡细胞》,还有一款 Our Darker Purpose 我也挺喜欢玩的。现在对游戏的看法就比较多元化一点,各种各样的类型,哪怕比较小众的作品也愿意去主动尝试。如果说到接触游戏的渠道,很多都是来自周围朋友的推荐,另外我也会留意网上一些关注的推送,比如 indienova 推荐的游戏也会尽量玩一下。


有没有一个觉得特别厉害的游戏想要推荐给别人?



最近的话有一款,叫做 One Hour One Life。 


能否以作者的角度简单向没有了解过的朋友介绍下《拔条毛》这款游戏吗?



就是一款一边拔毛,一边体验情感的游戏……


今后会尝试做什么样的题材和风格呢?



我现在做了好多不同的原型。和不同的朋友合作进行不同的项目,大部分正在磨合的阶段,还没有太多能实际展示的内容。我个人觉得任何游戏都好,最重要的是要做自己认可和喜欢的游戏,要自己和团队觉得好玩,第二点就是做得开心,大家能享受这个过程,第三点我觉得要确保自己、家人和团队能在经济上保持一个安全的状态,最后一点,往比较宏大一点来说,就是想给整个文明上做出一点小小的贡献,努力做一些“十年后回看还有价值在”的作品。


indienova 

indienova - 独立精神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四常 2018-09-12

    的确,吹哥有一个演讲就讲到好游戏是10年甚至更久之后回头去玩仍然会带给玩家启发,感受的。到时举了美国80年代的电视剧为例。 个人觉得braid是这样的游戏。

    最近由 四常 修改于:2018-09-12 12:47:45
  2. zxcasdqwe9 2018-09-12

    google play 怎么下架了?

    • Jacky 2018-09-12

      @zxcasdqwe9:你好,谢谢你的关注。安卓版本将会与本月(9月)份上架。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