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和游戏的论述

作者:叶梓涛
2016-09-08
7 13 6

今天我们来对比下同题材的游戏及小说版本。

1.Galgame

galgame

先拿最为贴近小说的 galgame 来说,刚看过《沙耶之歌》举例,像这种文字完全相同,并且在游戏中加上了配音、图片,毫无疑问,游戏的体验要比单纯的文字好得多,当然这也和作品配音质量和插图的精美程度有关系:D。

很特别地,从还原作者/制作人本意的角度的角度来说,galgame 反倒呈现出与一般游戏所不同的方向,即在文本一致的基础上,配音、图片等反而压制了玩家/读者的自由想象空间,即提高了下限,但也固定了上限,并且使得角色的形象得以鲜明地呈现,而没有一般著名小说主人公的形象模糊性。

以 galgame 脚本为呈现方式的小说的文学体裁的特长实际上受到了压制,文本中插入的选项也显得略有些怪异。但这种多结局的分支设置实际上将线性的文本叙述(指的是字面上的线性,而非现代文学打破的线性)变为了一种多分支的叙述结构,从满足读者意愿的角度来看,这实际上是一种意淫w。就像不同读者对不同的角色有不同程度的偏爱,玩家可轻易地通过一系列的选择来选择自己最喜欢的一个妹纸来推倒并且得到最想得到的结局。

就这个“线性”到多分支的转变,实际上衍生出了许多新的意义。

首先表面上是将文本的走向/结局的选择权交给了玩家(也确实是交给了玩家)。实际上这样地做法直接地把玩家拉进了文本之中,玩家不再是那个可以在电影院里睡意惺忪看着电影的人,而是必须强打起精神去做出决定,有些人甚至还力图搞清楚事情发展的前因后果,上网找一些资料,以防自己的选择导致了某些不好的结果。这样的一个过程不仅是强制要求玩家进行道德判断,做出自己的选择,而且还必须自己承担起这样选择的后果。Tom Bissell 在其对《生化奇兵》(Bioshock)的游戏评论中也涉及到了这一点,即对于游戏中的选择后果的承担。

stories

但是,虽说似乎给予了玩家足够的自由,但是如果不是如 Minecraft 这样系统独特的作品或是加入了 PVP 元素的游戏,仅仅像 galgame 这样的游戏,最终实际结局的设计权还是把握在作者手中,正如你永远无法避免《仙剑98》中林月如的离去,抑或你永远推不倒《沙耶之歌》中的凉子医生一样,这类多结局的设置话语权仍然掌握在了设计者手上。————但这并不代表多线结局的设计方式不需要为其给予玩家的自由度付出代价。

这样的代价是什么呢?之前的经典文学作品之所以能成为经典,他们所需要的东西,用德国文学史家顾彬的说法:

“语言的驾驭力 形式塑造力 个体精神的穿透力”

——以 galgame 来讨论(其他的非文字游戏需要完全不同的分析角度),姑且不论文笔结构,仅但论述个体精神的穿透力这一点,将游戏作为互动形式,其文本开放性必然让渡了部分作者的个人意志,而这种变动不定的文本暧昧状态也大大地难以做出合理的判断,更别说还有技术、呈现方式等问题,作为作者个体意志的体现程度及深度都有待商榷。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样的文本方式似乎更加贴近后现代文学批评所提倡的“作者之死”(la mort de l'auteur)或接受美学,尝试消解作者所拥有的特殊地位,把文本的诠释的权力交给读者,保留文本的开放性和未完成性。而这种观点在这不仅是读者诠释、更是读者扮演、读者经历的游戏世界中,更能得到实现。

那有的人说,我能不能做一个非常非常独立的游戏呢?独立到可以完全地表现自己的观点,自己的个体精神?

可以,但是很难。

因为除了少数游戏外大多的游戏都会将玩家的地位摆在首位的,即便 USC 的教学理念也是 player-centric design(玩家为本的设计)。原因大概是 galgame 游戏不管怎样都是要面向市场的,即便是像老虚这类人物都很难写出 Happy Ending 的小天使。先不谈所谓的客观条件,游戏这一媒体的呈现随着技术的不断演化发展而不断地更变形态,而游戏这种多媒体交互的形态也决定了作者必然地需要将玩家的存在当做重大考量。但凡事都有例外,也确实有一些较为冷门,但制作极富新意与个人风格的游戏,但是我们能看出来这尚且是少数现象。

2.游戏改编小说

再接着来拿刺客信条的小说与游戏原作来做举例。(此处指《刺客信条1》,《刺客信条2》),与 galgame 不同的是,这小说是请人另外创作而成的,虽然人物对话基本与游戏内相同,但是小说大部分的内容在游戏中都不是以文字呈现的。

ac1

不同于游戏原作之中含有现代科技的背景,小说中做了改编,把所谓现代地高科技 Animus 的背景变成了阿泰尔的弟子在和另外一个刺客讲阿泰尔的故事……虽然都算二层叙事,但这明显就减少了很多引人入胜的元素。抛去这个改编不说,通读小说下来,不难发现这本小说非常之无聊。完全是线性的发展流程、对话者诸如提线木偶,连续八次还是九次的杀个人,急着去见老师说说话,再杀个人……如此反复循环。

这是因为在《刺客信条》中,除去剧情发展以外,游戏的本质实际上是一次一次的挑战,每一次都需要你尝试更多技巧,这些挑战:隐匿行踪、召妓勾搭士兵、自身能力的成长、相关元素的搜集、爬墙跑酷,信仰之跃地点的达成,实际上也都是一次次地重复完成。而小说在书写时,不可能完美地将作为玩家独特的感受、磨炼的技巧、思路的巧妙全部融入进纯文本的叙事之中,也就自然少掉了游戏时感受到的一大半乐趣。

传统小说强调的还是叙事。小说中不可能将你的每一次的爬墙每一次的撕通缉令每一次的看路上妇女的胖次的行为全部写出来。因为小说作为固定的文本,它必须、也只能有自己固定的节奏,它不可能像拿血源诅咒最速通关的速度去讲血源的故事,也不可能像某些手残党,一只 boss 打了两百次的节奏去写。小说必然是有详有略,它的叙事节奏是全然掌握在作者手中的,它不仅要避免重复、乏味,还要有波澜,有吸引力——很明显,《刺客信条1》的小说没有做到这一点,除了最终把自己师傅杀杀掉的经典逆转外,前面的无脑过程明显地让人感到烦躁。

作者在固定时候拥有话语权,比如《巫师3》中多得不要不要的过场,《仙剑98》的剧情杀。这些玩家无法干涉的地方会让玩家产生失去控制的烦躁之感,仿佛生生地把玩家从角色中抽离出来,重新告诉玩家:“哦,你呀,其实并不是主角。”

但一旦当你把全部控制权都交给玩家,那么作为作者的控制权就被彻底破坏了:步调、节奏、流畅性等东西一概无法谈及,所有这些对于保持剧情情感冲击力至关重要的东西会开始变得乱七八糟。就像剧情任务要你赶快和 XXX 离开这里,但是实际上受限于程序设置,你可以慢悠悠地在房间里逛逛,翻翻抽屉,到处调查看看,直到真的觉得无聊了才开始慢悠悠地触发下一步剧情,这样哪里还有节奏可言?乔纳森·布洛在其演讲中就提到过这一十分难解的矛盾,在此先不展开。

这或许也就是游戏和小说或者是其他传统艺术中的矛盾之一。

当然,也有许多游戏有着小说般的叙事,比如《生化奇兵》。它那经典的开场让我印象深刻——一小段的回忆过后就直接把玩家抛到了一片燃烧着的海水之中,玩家通过找到的一座岛上的电梯进入了销魂城。这一开头颇有现代主义小说之感,即并不去完全地交代故事发生背景,按部就班地叙述,反而直接地把玩家扔进某一个情景之中,在读者在疑惑之中进行阅读(游玩)。

3.小说改编游戏

最常见的改编、也是最为聪明的改编——诸如托尔金的《魔戒》改编的网游,中国市场上多得不能再多的各类online...大致走的路子皆是将带有的剧情等叙事弱化,而是直接将其做成一个完整的世界。有着符合名字的各个地点场景,有着面前总有数不清的玩家正在接任务的“著名”小说人物NPC,有的人物在游戏里甚至就是帮忙送个菜送个信的存在...

但是这样的改编不仅给予了玩家足够的自由,并且成功地将小说的叙事、艺术性转变成了江湖般的社会性,你不再是小说的主角,你也不会有小说主角那样的经历,但是你进入了那个世界,你和主角一样去结识各种各样的人们,一同斩妖除魔,好不快活。

the_witcher_3_wild_hunt_guide_walkthrough

当然也有改编的单机游戏——《巫师》系列,但是与《刺客信条》不同,《巫师》系列有着非常好的文学底子,波兰的奇幻小说家安杰·萨普科夫斯基( Andrzej Sapkowski)的著名奇幻小说猎魔人的成功已经说明了其剧情、人物设定的成功,由此再进行游戏的改编也较能得到市场的认可,而其剧情的优秀更是让有些玩家称其为神作。

鉴于学术方向这一方面了解暂且不多,并且《巫师3》也只是开了个头,就先暂且打住不提。

4.结束语

除了以上拿几个游戏作分析简单讨论的关系外,还有这许多的问题,如小说的其他文学作品用游戏可否表达? 文学作品中的东西是否真的可以通过游戏传达等等……留着以后再说。

长篇累牍讨论了这么久,其实我想表达的意思总结下来无非是这句话:

游戏和文学的表达并非简单的包含关系。

并不是我们想当然的“游戏是第九艺术,而且是之前的所有艺术形式的总和,还加入了互动性。”

为了澄清抬高自己的价值而去大而化之地,一味夸大游戏的艺术性是不明智的,先免去游戏/电子游戏本身概念的探讨,我们可以说现代电子游戏中可以包含文字,但是不能说游戏包含文学。

它们之间的关系更倾向于一种交错的关系,并各自绽放自身的独特光彩。

近期点赞的会员

 分享这篇文章

叶梓涛 

时间匀速地流 要永远伤感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Oncle 2016-09-08

    已经拜读

  2. 倾斜的方便面 2016-09-08

    (非galgame系)视听小说也是很值得对比的题材,如《极限脱出 九人九小时九扇门》的游戏原作和改编小说版。

    • 叶默哲 2016-09-08

      @倾斜的方便面:谢谢推荐w!

    • CrapTears 2016-09-09

      @倾斜的方便面:极限脱出999的小说版没看过,但是鉴于这个游戏的视角独特性...小说版大概会不太好弄吧

  3. CrapTears 2016-09-08

    上来就拿沙耶做例子,还以为要研究邪神文化[

    • 叶默哲 2016-09-08

      @CrapTears:我也对克苏鲁这种世界观很感兴趣~但是小说都还没看完不敢乱说...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